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11章 拦路,折了便是

第311章 拦路,折了便是

        一边走甄甜便又塞了一角银子到身边的衙役手里“不知道这位官爷可见过那位得宠的姨娘,她是不是也是蔚县人呢?”

        这衙役得了好处,而且也不怎么喜欢新来的县令,以前楚怀源在的时候,县令吃肉,他们这些跟班总是能喝点汤的。

        结果现在这个什么于大人来了,什么好处也不给他们,都自己贪了,现在还让个自己的宠爱的婢女出来埋汰他们。

        他们自然愿意出卖一下那侮辱了他们的丫头,便七嘴八舌的说起来“晏娘子真是厉害,怎么知道她是蔚县人呢!”

        甄甜看了这些人一眼“我不仅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她怕是也恨你的不行,是吧!”

        这些人听到甄甜这么说,脸上不免露出讪讪的表情“晏娘子这话说的,哈哈……”

        见到他们这样的表情,甄甜也就看出来了,因为今天甄甜一见到这几个衙役就奇怪了,蔚县这地方虽然穷,地方也不大,可是衙门里面总也有个八九个衙役的。

        没道理这每一次出勤的都是那几个吧,偏偏甄甜就发现了,今天这几个衙役,全都是她的熟脸。

        甄甜这人一般都不大对外面的人事物上心,前世就有这样的习惯,基本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她什么智商,如果她想记得,便没有记不得的。

        多巧合吧,这几个衙役居然都是甄甜见过的,而且,甄甜更记得,这几个都是她在一个事情中见到的。

        说起来甄甜之前和衙门也算是接触了不少次,每一次她都有印象,再联系那个什么受宠婢女的身份,哪里还有可能会猜错呢!

        “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们是懂的,当初虽然是我找的你们,你们抓的人,她可是把咱们都恨上了,只要她还在一天,你们都知道,她可不是个心胸宽大的!”

        甄甜看着他们几个人,老神在在的说道,如果这只是魏淑芬或者是这个婢女在后面搞事,甄甜只要解决这两个人就好了,不算多难,两个小女子而已。

        但现在显然没有那么简单,于欢这两口子算计的是甄甜的产业,是甄甜口袋里的钱,想要从她的口袋里掏钱出来,甄甜也只能不好意思的,折了他们的官途了。

        毕竟,有些人特别喜欢自己找死。

        那老油条就是不一般,见甄甜说这个,脸上也闪过一丝狠辣,别看他们这些人只是衙门里面的小喽啰,可是每个月那么点粮食的俸禄,他们怎么养活一家人?

        之前他们都能收到一点好处,可是自从这个于大人来了,连本来属于他们的好处也不给他们漏一点,还有个婢女一直针对他们。

        他们靠着这份工作吃饭活命,不敢反抗,可是这两个月的苦逼日子过得,他们心里面也是搓着火的。

        别以为这些人甘心这样,楚怀源在这里当了五年的县令,他们早就习惯有钱花的日子了,现在于欢断了他们的财路,又拿着身边的婢女羞辱他们。

        他们能没有一点心思么,真以为县太爷就真的是大老爷了么,惹了他们这些地头蛇,真发了狠心,县太爷也没用。

        现在听着甄甜说起这些,便正好是戳中了他们的心思,没有银子就不能好好养大小老婆,养孩子,更喝不起花酒,这才两个月的时间,家里人都已经埋怨了。

        只是他们现在没有人敢领头而已,甄甜这时候便在最恰好的时间,说了最恰好的话。

        “晏娘子到底想说什么,咱们都是小人物,遇到了,也不敢说什么,只能认命而已!”这人倒是灵活的很,一句准话也不给甄甜透露。

        不过甄甜也不介意这点事情,因为她也不需要他们做太多,对这些衙役来说,就算是县太爷挂了,也轮不到他们当县太爷,他们所求的,不过就是和之前一样能有回扣吃而已。

        不得不说,甄甜只是这么看着,也觉得大康的官场绝对是腐败透了,难怪晏辰每每提起的时候,就各种着急担心。

        连个衙役都这样,可见都坏到根儿上了,不过会这样也是经济不好,国家给官员的俸禄也是低的要命,从上到下,连皇子都是穷的。

        对于这些,甄甜只感觉到自己任重而道远,而且说实话,甄甜其实也不知道这个要怎么改善,政治方面,她是真的不擅长,好在还有个晏辰在。

        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甄甜要处理的是眼前的事情,见到这衙役一副想要得到好处,又不想付出的态度,甄甜也只是笑了笑“你们的心思,我自然是懂的,听说你们和县丞大人相处的极好?”

        一句话而已,这些衙役便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哈哈,晏娘子真是消息灵通!”

        说到这里,一群人居然都不说话了,冯氏在后面也听到甄甜和这些衙役说了什么,但是因为甄甜说话的声音很低,所以听得并不是多么的真切。

        有些好奇的拉着身边的周大郎,想问一句,却见到周大郎的眼底都是惊骇,他耳朵灵敏一点,虽然也不至于完全听的仔细,可是也大概能猜测出来不少东西出来。

        那可是蔚县的县令,不是什么里正,之前李长贵看不惯晏先生,还给晏先生找麻烦,然后李长贵这个里正就当不上了。

        那时候大家都觉得是因为李德华得罪了刘家,可是现在周大郎听着甄甜这样和衙役说话,只觉得从骨子里都是冷的,那根本不是他们这样普通的人家能接触到的世界。

        冷的可怕,算计的手段更狠,周福认真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甄甜,这个他们青山村出来的甜姐儿,真的是之前那个唯唯诺诺被欺负的么?

        才几个月而已,已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周福想到这里,打了个哆嗦,告诉自己不要再想,更不要再问,糊里糊涂的比较好。

        甄甜并不知道自己这样和衙役说话就让周福联想到她的身份问题,不过就算知道甄甜也并不会在意。

        虽然甄甜和这些衙役似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说了那个婢女的事情,但其实已经有了默契,甄甜脸上愈发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