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10章 真是好算计

第310章 真是好算计

        关于于欢这个新的县令,甄甜之前也没有太多的注意,倒是晏辰担心甄甜以后做生意要和这个县令打交道,所以才特意和她说过这个于欢到底是怎么回事。

        甄甜自己也想不到,她这才发展了几个月,就真的要和于欢打交道了。

        “魏淑芬和于欢的一个妾联合了为难流霜胭脂,妾?”甄甜听着冯氏说起魏淑芬是和人联合,皱眉问了一句。

        对于妾这样的生物,甄甜从穿越来了就没有怎么解除过,蔚县是个多穷的地方呢,所谓的大户人家也不过就是刘家这样有几千两银子的了。

        顶多就是有个陈家,不过就陈家那个水平,也就是在这地方当个土霸王的,就这个经济水平,能纳妾的人家真的是屈指可数。

        连刘老爷之前也没有正经的妾呢,毕竟现在是男权社会,不正经纳妾,男人想睡家里的丫鬟,那也是容易的很的,没必要非要正经走纳妾的步骤。

        除非是类似于一开始韩启斓进刘家门那种,为了冲喜。

        所以甄甜听着冯氏说起这个于欢的妾的时候,就立即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于欢那么大的岁数了,居然还能有个宠妾吗?

        冯氏没想到甄甜居然这么直呼县令大人的名字,吓了一跳,看了甄甜一眼,才道“这个我打探过了,好像是路上收的一个婢女,并不是正经的妾,不过于县令的确很宠爱!”

        “宠爱,他就是有那个胆子,也得有那个命才可以!”甄甜冷笑。

        大康当然不禁纳妾,官员喜欢怎么都可以,可是绝对不能乱了嫡庶,不说一般人家,就是皇家也是从来重视嫡庶的。

        就好像晏颀和晏辰都算得上是有才能的,他们的大哥根本就很废柴,但是因为是嫡子,又是长子,就完全没有意外的成为太子。

        即使这个太子其实根本就不合格,什么都做不好,晏颀和晏辰也不能干的过他。

        两兄弟一起把这个大哥弄死了,两人才又争夺皇位,可是太子死了都五年了,因为没有嫡子,晏颀和晏辰都是妃子所出,所以这个立储的事情到现在都悬而未决。

        为什么呢,因为两人的资格都不够坚定,坚定到不会受到一点点的质疑和攻讦,于是就变成了这样的胶着。

        反正目前的大康皇帝活的还算健康,但是年纪毕竟不小了,所以这几年也算是比较关键的时候。

        晏颀和晏辰也该庆幸,因为当前的皇后年纪已经很大了,生不出孩子来,要不再来一个嫡子,他们兄弟更难争夺。

        连皇家尚且如此,这国家的法度怎么容得大臣宠妾灭妻,不想要自己的前途才这么干呢。

        所以听到冯氏说的于欢宠爱这个什么连个妾都不是的女子,甄甜才会冷笑“真当于欢的正妻是死的不成,我倒是没有想到,活到这个岁数了,还没有活明白,这样的贪心!”

        朱玲一直在旁边跟着甄甜,听了半天也不懂甄甜说的是什么意思,只心里面决定,如果有人想对甄甜动手,她就绝对打回去,一定不能让甄甜受到伤害。

        冯氏不懂甄甜说的是什么意思,加上身边有这些衙役盯着,也不敢多问,只能等着甄甜说话,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倒是周大郎听到甄甜的话之后,有些领悟,他到底是见识的更多一点,之前也不是没有听过有些个大人们会这样来谋好处。

        于欢没有妾,这一点晏辰给甄甜的报告里面写的非常清楚,他不仅没有妾,而且还是一个有些惧内的男人。

        因为这么多年来于欢之所以能一直在县令这个官职上兜圈子,其实依靠的是妻子的一点能力,当然也有他自己的钻营。

        这点能力虽然不大,也不足以致命,可是也绝对足以让一个男人不敢对妻子轻忽,这样一个惧内的男人,路上随便捡着个婢女就宠爱有加。

        然后之前一直强势的正妻这回倒是一句话也不说了,冯氏他们都不知道,甄甜还能不知道么?

        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所以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只有一个可能,从头至尾,想要算计她流霜的就不是什么所谓的妾,就是于欢他们两口子。

        他们流霜现在在蔚县也是树大招风,刚才冯氏也简单的和甄甜说过了,这不过两个月的时间,所有的产业加起来,每个月纯利润就接近六十两银子。

        因为甄甜现在的产业几乎用的都是自己买下来的人,建筑队那边的盈利甚至还没有算进来。

        这意味着染布坊一个月有接近二十两银子的收入,流霜胭脂经历过上一次的危机公关之后,每个月利润也涨了五六两银子,刘家的瓷器一直都是稳定的。

        韩启斓对瓷器这边的生意非常熟悉,一个月的出货量利润就已经有三四十两的样子了,这还没有到刘家瓷器利润的最高峰。

        在甄甜的指导之下,韩启斓已经请来了有经验的工匠,研究甄甜之前提出的青花瓷,还有粉彩和珐琅彩之类的。

        如果他们能够再烧制出来新品类的瓷器,这个才改名为流霜瓷器的品牌,将会是一个巨大的金钱吸纳口。

        加上甄甜已经计划把瓷器卖到海外去,一年又岂止是上千上万两的银子,那可能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两银子的利润。

        这于欢夫妻自然不至于有那个眼力看到未来这样高的利润,但仅仅是一个月六七十两,甚至再过两三个月就有一百两的利润,这两人绝对是动心了。

        至于什么中毒的事情,也不过是他们拿着当借口而已。

        一切早就看透,甄甜不由得冷笑,想要从她这里撕掉一块肉,就看他们有没有本事吞下,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县令么,她还奈何不了他吗?

        “玲玲你过来!”甄甜想到了什么,直接让朱玲凑过来,在她耳边交代了什么。

        朱玲迅速的点头,也不理会别人,干脆的离开,那些衙役也不敢拦着,毕竟朱玲也不是流霜的人,她想离开就可以离开的。

        而甄甜的表情也又恢复了淡定,既然这些人自己找麻烦,她自然也不会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