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09章 走一趟

第309章 走一趟

        把人拉近到自己身边,甄甜凑近魏淑芬的耳边“你真的当我不敢弄死你么?”

        魏淑芬使劲的摇头,她是真的怕了,这个什么晏娘子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商人,她是魔鬼,她是真的不在乎杀人,她怕了,她想活着。

        甄甜说完这一句话,脸上泛起更灿烂的笑容,一脚踹在魏淑芬的身上,把人整个给踹飞摔倒在地上。

        正如周大郎和冯氏看到的那样,两个月的时间而已,甄甜的武力值的确又飙升了,甄甜本来在现代就有练习拳击还有咏春。

        后来晏辰担心甄甜这样的功夫不足以自保,怕她有什么危险,身上有好的功夫,这样也能自己脱身,所以教给甄甜一套内家功夫。

        甄甜从来都是个狠人,她很聪明,却从来不懈怠,即使多么忙碌辛苦,她每天都又练武,自然比起之前更进步,若是之前,她刚才的跃起是绝对做不到的,现在却做得轻松。

        “咳咳,咳咳……”摔倒地上的魏淑芬大口的呼吸的,看着甄甜的眼神里面也都是恐惧。

        “不知道魏东家对我的招待可还满意?”甄甜继续甜甜的笑着,看着魏淑芬。

        面对一个刚才几乎马上就要了她命的人,魏淑芬一边咳嗽一边点头,哪敢说别的。

        甄甜也笑着点头“所以说么,各位不要这样剑拔弩张的,看看,我这是欢迎魏东家的待客之道,不用那么紧张,不知道你们来我们流霜铺子是有什么事情吗?”

        甄甜说招待两个字的时候,语调轻轻的,却含着别有的深意一样,这些衙役见甄甜居然如此嚣张,互相交换了眼神,没有继续上前。

        他们也不是傻的,就甄甜这个武力值,他们上去不死也得受伤,县老爷可不会给他们报销医药费,他们上有老下有小,惜命的很。

        而且眼前这些人他们都认识,光是甄甜一个厉害的也罢了,还有一个朱玲,朱家这位小姐的背后可是整个朱家武馆,好好说话,大家都好!

        果然,甄甜说完以后,便见这些衙役里面年纪最大的人站出来,拱手道“误会,误会,晏娘子见谅,咱们也是奉命做事,有人到县衙击鼓,说是流霜胭脂毒死人了,所以请流霜的人跟咱们走一趟吧!”

        这活的岁数大了,果然脸皮也厚了许多,这人语气真诚,好似之前真的只是个误会一样。

        韩启斓见这些人与甄甜如此解释,也是着急的道“主子,根本没有,是有人陷害咱们的!

        偏偏这样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时间把事情解释清楚,陷害不陷害的,甄甜只见到魏淑芬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衙门这边居然这么向着魏淑芬。

        毕竟论起来,目前甄甜的产业才是最赚钱的,韩启斓不会不明白要和衙门这边打好关系的重要性。

        “启斓你不是流霜的管理人,不用你说!”甄甜迅速的做出决定,看着周大郎和冯氏“你们与我一起去一趟衙门!”

        “主子!”听说甄甜居然真的要跟着去衙门,朱栋还有芙瓷他们都很惊讶,明显衙门那边没有什么善意,这样直接过去,万一受伤什么的,怎么办。

        甄甜可是王妃,这样尊贵的身份,便是现在不能说出口,但是尊贵就是尊贵呀。

        甄甜对着他们摇头,不管她到底是什么身份,现在她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不能曝光身份,她就不能直接和衙门的人对抗。

        否则她今天又不是打不过这些衙役,怎么只找了魏淑芬当靶子呢!

        能动手绝对不动脑的是甄甜,现在这样,躲避也不是问题,她倒是想看看,这个晏辰口中年纪一把,不受到待见,就快退休的新县令,这一次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我跟你一起去!”朱玲对甄甜说道。

        甄甜点头,暴力虽然有时候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是基本上可以解决大部分的问题,带着朱玲还是很方便的。

        芙瓷他们被留下,最后甄甜只带着朱玲还有周大郎以及冯氏跟着衙役去衙门。

        路上,冯氏仔细的和甄甜解释了今日为何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东家,咱们流霜自从那次之后生意更好了,那个魏淑芬心里面嫉妒,加上她自己的生意做不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现在县令的一个什么姨娘混在一起,这一次故意陷害咱们的!”

        其实说起来也没有多复杂的,就是有人去衙门击鼓,说是流霜的胭脂毒死了自己的女儿,魏淑芬还过来威胁,说这一次衙门不会放过流霜胭脂这样的话来。

        反正就是反派的嚣张,韩启斓对流霜胭脂的成分也不知道,但是她相信流霜的东西不可能毒死人,对魏淑芬的威胁也不惧。

        本来是打算她自己去应付的,毕竟甄甜不在,她就是明面上的负责人,其他人都没有她应付这些事情的经验,好歹她以前在刘家的时候和县令也打过交道的。

        甄甜听到什么姨娘的时候心里面微微一动“姨娘,县令的?新县令不是都快六十岁了吗?”

        周大郎和冯氏根本没有意外,为什么甄甜会知道新县令有多大岁数了,听到甄甜这么问,他们也点头“是!”

        一般来说,县令是地方官最低品级的,倒不是说就没有更低的,毕竟县衙里面还有县丞这样的官职,只是只有县令才是正经的两榜进士出身。

        也就是至少得考中了进士,才有机会当个县令,但当个县令也只是个开始而已,若是年轻有潜力的,基本上在任上也不会超过六年,就会升迁。

        所以一般县令年纪都不会太大,楚怀源那样的都算是比较老的了,但实际上楚怀源也不过才三十多,正是男人最好的年纪。

        所以到四五十岁还做县令的,基本上这辈子的官途就这么固定了的,这位于县令就是这样的,要说他也是个有点本事的,他一直做县令,基本都是到时间了就换个地方当县令。

        反正也没有说他被空下来,当不成官的时候,也算是有意思,因为一般官员到了年限,都是要进京之后,重新授官的。

        有人这样一走,可能等到死,都不会有官当了,这个于欢倒是有趣,虽然都是一些不咋样的县,可是他一直能当县令,也算是一种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