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08章 好好招待

第308章 好好招待

        原来她现在这样的嚣张,依靠的不过是个县令宠爱的姨娘而已。

        这几个衙役听到魏淑芬说这样的话,心里面也很看不起她,新的县令都快六十岁了,来了蔚县买了个丫头伺候,就这么一个丫头,现在倒是把自己当回事,连他们都敢这样大声呼呵。

        而且,又不是正经过了明路,哪有什么妾室,不过一个爬上主子床的丫头而已。

        只是当前于县令很是宠爱那个婢女,他们若是对着干,还真的不一定会被穿小鞋,这么一想,他们便又动了动。

        周达心里面也是着急,也不知道江华到底是做什么去了,怎么到现在也没有一点动静。

        殊不知江华也郁闷,他们本来就没有甄甜的本事,秦力对他们虽然满意,但是人家出了银子,他们做得好也是应该的。

        秦力那样的人,哪能指望得上,他等好久都没有见到秦力本人,急的热锅上蚂蚁一样。

        “周达!”韩启斓也看到周达一直在保护流霜胭脂的动作,他们都是甄甜买下来的人。

        这两个月以来,染布坊,瓷器厂,建筑队还有流霜胭脂,所有甄甜的产业就好像是一部巨大的机器,在整个蔚县收敛着巨大的财富,甚至影响到外面很远的地方。

        这样的赚钱,韩启斓当然知道会引起人的注意,之前因为她离开刘家对她冷嘲热讽的张夫人又改变了态度,但是又不像是之前那样的尊敬客气。

        想也知道了,那时候张家和刘家的合作虽然刘家是占了上风,可是到底张家也不算太弱,结果现在韩启斓一个人身后就是四个赚钱的产业,连不被看好的建筑队,他们都能盖一个房子要上百两的银子。

        韩启斓这个名字,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便已经代替了刘夫人的名字,让附近的商人都震惊,反而对于许久不出现的那位晏娘子,没有那么注意了。

        这样能赚钱,眼红的人太多了,韩启斓一直都很小心,但是就算能提防正当的商场竞争,却不能防备恶心的构陷。

        这一次他们不好逃掉,韩启斓也没有办法,周家这些人一听说是要去县衙,基本就完全慌了,她必须出来做主。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是流霜真的牺牲了,韩启斓也绝对不能连累其他的产业,周达如果继续这么拦着衙役,那可就麻烦了。

        周达听到韩启斓叫自己,也抬头看着韩启斓。

        “我不在的时候,流霜交给帛衣还有绣言一起做主,想办法找到主子,把这些告诉她!”韩启斓交代下去,现在他们该做的是及时止损!

        周达听到韩启斓这么说,已经懂得她的意思,即使心里面不忿,让人躲开,只是心里面又憋屈,又郁闷。

        那些衙役见到他们躲开了,便要进门,哪知道才抬脚,便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有什么事情现在告诉我就是了,不用找!”

        这生意是熟悉的清甜软糯,语气里又带着一丝不能躲避的凛然,才听到这声音,韩启斓和周达一起看过去。

        果然见到了那熟悉的眉眼“主子,您回来了!”

        “这么没出息,才几日不见呀?”甄甜笑话他们,唇角微微翘起,露出熟悉的梨涡。

        也是巧合了,甄甜他们从东都府离开之后就赶回蔚县,这才进城就听到人们都在议论流霜胭脂的事情,于是甄甜也干脆的直接到铺子里来。

        自然,柳云还有朱玲他们也赶不及回家,也跟着甄甜一起来的,几人都是骑马过来,只有芙瓷是在马车上。

        只见到甄甜说完这话之后,直接从马上跳下来,芙瓷也下了马车,和朱玲一起站在甄甜的身后,好似护着她一样。

        那几个衙役之前是见过甄甜的,毕竟甄甜之前上过衙门,楚怀源虽然离开了,他们这些衙役可是还在的。

        “这可好,正主儿来了!”魏淑芬也看到甄甜来了,心里面难掩慌乱,却故意装作不怕。

        甄甜抬头看着楼上的魏淑芬“我当是哪位,原来是魏东家,既然是来我流霜做客,启斓,可好好招待了?”

        韩启斓也不知道自己这心理是怎么回事,才见到甄甜回来,那心里面之前的所有慌乱都消失了一样,现在听着甄甜这么说,韩启斓也道“主子教训的是,以后奴婢一定注意!”

        “看看,这是我教的不好了,怎么这样招待客人的!”甄甜的脸上都是笑,但是这些日子跟在甄甜身边的朱玲和芙瓷他们都知道,这已经是甄甜怒急了的模样。

        魏淑芬也不懂甄甜这是个什么套路,刚想说话,便见到甄甜的手上突然出现了红色的鞭子。

        之后那些衙役还有周达都睁大眼睛,看着甄甜脚下一点,人已经是跃起,那红色的鞭子也被她打开,直接缠上魏淑芬的脖子。

        随着她的落下,站在窗户边上的魏淑芬便被甄甜一下子带的从楼上摔下来。

        “既然来者是客,我就好好招待一下魏东家!”魏淑芬的脖子被甄甜的鞭子狠狠的勒住,一点点的拉着收紧。

        魏淑芬已经顾不得上自己摔下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和痛苦,使劲抓住鞭子,张大口想要呼吸。

        不说别人,便是周大郎和冯氏他们之前见过甄甜发怒打人时候是个什么模样的,此时见到甄甜的样子,也更觉得感叹,不过两个月不见而已,这甜姐儿比起之前,更见彪悍了!

        那些衙役也是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甄甜已经把魏淑芬快给勒死了,关键是,他们亲自看着,即使那魏淑芬已经被她勒的脸红,马上死了,甄甜的脸上居然都是讽刺的笑。

        “晏娘子你做什么,你想杀人吗?”这些衙役尸位素餐的也习惯了,可是甄甜这样当着他们的面行凶,也太不给他们面子了。

        这几个人围着过来要攻击甄甜,见到他们如此,朱玲啪的一声打开自己的鞭子“谁敢上前!”

        不仅仅是朱玲,连柳云他们这几个从前这些衙役最瞧不起的,也都跟着围过来,把甄甜护的好好的。

        甄甜看着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魏淑芬,冷冷的笑“魏东家,不知道对我的招待可还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