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07章 构陷罪名

第307章 构陷罪名

        “殿下怎么不去送送王妃?”郑言本来以为晏辰回去送,结果回来只见到他们的三殿下就站在院子里,看着城门的方向发呆。

        听到郑言的话,晏辰回头看了他一眼“她说,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所以,不必送了!”

        郑言笑了“这的确是王妃能说的话,三殿下,余启斌他们被杀的事情的确引起了他们的内部怀疑,消息已经被送往京城。

        臣已经按照殿下的吩咐截止了信件,不过那边一直没有得到消息的话,也会怀疑!”

        听到郑言这么说甄甜,晏辰也跟着浅浅的一笑,那的确不是这个世界的女子,所以哪怕是随意的一句话,都是那么的特别,也有道理。

        “不要紧,如果是以前,他们当然要再确定,你暂时留下,这封信拿好了,在合适的时候给他们!

        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就必然会开花结果,咱们只需要好好的浇水施肥就足够!”

        晏辰递给郑言一封信,郑言在得到晏辰的同意之后,马上打开,里面是一封二皇子的亲笔信,郑言满脸惊讶“这是?”

        晏辰笑了“谁说只有联姻才能辅助我呢,有她,便是整个世界,吩咐人准备下去,明日我要暂时离开,隐瞒好王妃的身份!”

        “是,人已经都安排好了,和王妃是一天离开的,到时候不会有人知道是王妃,只是一个来自外面的好心商人而已!”

        要保护甄甜,不能让她被人发现,这一次甄甜过来送粮食,晏辰马上就安排了人代替她的身份。

        这个还是之前甄甜吩咐郑言准备的,这一次她弄来了粮食,正好就用上了。

        “好,去吧!”

        半个月之后,他的折子就可以给他的父皇看到,到时候一定也是那个什么宝藏的说法最沸腾的时候,再加上这几个官员被杀的事情,不说别的,仅仅是柳州的怀玉斋不在,对他的好二哥也是不小的打击。

        便是联姻齐家又能如何,整个世界,也没有比他媳妇更好的人!

        “主子,咱们现在要哪里?”从东都府出来,柳云几个人还有种做梦的感觉,不过对甄甜的态度比起之前更尊敬。

        不仅仅在能力上碾压他们,还在身份上也这么高贵,他们哪敢有半点别的心思呢。

        “回去蔚县,安排一下,之后我们去柳州!”甄甜说了自己的安排。

        一个多月之前甄甜离开蔚县的非常紧急,之后也只知道流霜遇到过为难,她也没有空回去,只是写信送过去,一直在忙活这些事情。

        现在回去再安排一下,就继续去柳州,晏辰手底下这些人,她也得好好的撸个明白,等到时候再加上中州商会,她能做得事情就更多了。

        “是!”知道了甄甜的安排,一群人跟着甄甜,二话不说的继续赶路。

        这一次,他们所有的人都没有了以前的不安和怀疑,而是内心充满了希望!

        “韩娘子若是这样不识时务,最后可不要怪我也救不了你呀!”流霜胭脂的二楼,韩启斓坐在椅子上,周家的人跟在她的身后,对着来人怒目而视。

        听到对方说的话,韩启斓好似听到什么笑话一样“现在真是什么狗都能到处乱叫了!”

        魏淑芬本来得意的脸上瞬间变黑,若不是他们流霜故意的打压,她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

        这来到流霜胭脂找茬的,赫然就是清风斋的魏淑芬,之前她就曾经故意找流霜胭脂的麻烦,也让流霜面临危机,后来在甄甜的授意还有韩启斓的执行之下,流霜进行了非常好的危机公关。

        在那之后,流霜所有的胭脂都会标明含有什么材料,由此给魏淑芬的铺子造成了更大的冲击,她本来维持的逼格也全都消失。

        铺子几乎不能运转下去,魏淑芬便把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流霜胭脂这个铺子上,眼看着甄甜不知道忙什么,这都两个月不曾出现了,魏淑芬得了有人的支持,故意过来找茬。

        “好,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流霜售卖的胭脂毒死了人,现在查封店铺,铺子里的所有人都抓走!”

        魏淑芬底气十足,才说完便见到有衙役过来要抓人,周达带着人也守着铺子,不让这些衙役过来。

        “谁敢妨碍公务!”这些衙役以前也得到不少好处,可今日照旧做出一副铁面孔出来。

        周达狠狠的看着这些衙役,一边着急的看着远方,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这魏淑芬自己的生意做不好了,本来流霜也从来没有打压的意思,一开始她不想着过来修好,两人一起合作,实现双赢,却暗自嫉妒算计。

        后来甄甜出手,她没有翻身的可能,便更恨了,从不想是自己的问题。

        本来魏淑芬也不过个小铺子的老板而已,当不得什么,韩启斓也没有太把她当回事,只是不知道怎么的,这魏淑芬居然不知道怎么巴上了新任县令。

        还构陷了这么一个毒死人的借口出来,他们这段时间给那个秦力把房子盖得七七八八的,就差最后内部的装饰了,秦力也都很满意。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能指望的,就是这一次秦力愿意说一句话了,秦力的背后是陈家,即使是县令也不能不给面子。

        周达现在带着人拦着人不让人被抓走,江华则是去找人了。

        只是那个之前和甄甜各种称兄道弟的家伙,这个时候到底会不不会出头,他们也不知道。

        “各位大哥,咱们也不是想妨碍你们做事,不如就等一会儿,如何?”

        周达和这些衙役说话,然后有人送给他们银子,不带走是不可能的,但是多耽误一会儿就能有好处,这件事他们倒是不介意。

        收了钱,果然不着急了,倒是楼上的魏淑芬见到这些衙役居然不做事,心里面暗自恨的不行,她为了报仇,都舍得颜面给那个贱丫头使唤了,居然还是这样。

        “你们还不赶紧抓人,不怕到时候姨娘到你们县令老爷身边说你们做事不用心吗?”魏淑芬对着这些衙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