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00章 什么殿下

第300章 什么殿下

        而且因为这些人是在蔚县找的,基本知根知底,也可以避免被收买的可能。

        “干嘛,嫌弃我自作主张了,有话就说,干嘛这样一直盯着人呀!”自顾自的说了好一会儿的话,结果看着晏辰一直看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甄甜我他。

        晏辰伸手整理了甄甜耳边的碎发“我哪里舍得!”

        怎么可能会嫌弃她,只是觉得心疼,居然要做这么多的事情,当他的妻子真的太辛苦了!

        甄甜哼了一声“知道就好!”

        她这样努力又费心,晏辰要是敢不理解,她就要生气了。

        晏辰见她这样傲娇,继续笑着摇头,认真的看着甄甜“甜甜,我保证,等到那一天,我绝对让你只去做你喜欢的事情,不会再这样的操心辛苦!”

        “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就相信吧!”甄甜根本不相信,她敢保证,就晏辰这样的,绝对是个劳模。

        甄甜自己可是个相对的享乐主义,以后当了皇后,只是想一想,甄甜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还是别想了,太可怕。

        “甜甜!”晏辰的笑容里有无奈,也有宠溺。

        “嘿嘿,好啦,反正人都挂了,你找人狠狠的查一下这一桩谋杀朝廷命官的案子,多找点证据,再好好的给晏颀点教训,而且这可是晏颀亲自下达的命令,你觉得其他的人会怎么样,继续对他忠心吗?”

        所以甄甜坑人的时候,招儿新鲜不说,这小狐狸的样子,简直是一肚子坏水的典型代表。

        之前晏辰还总是担心自己的小媳妇人太直白,到时候回府之后怕她对付不了他那些个人精一样的亲戚。

        结果自从两人谈过之后,互相都不遮遮掩掩的,晏辰还真是不断发现媳妇的潜质呀!

        所以都是黑的,他们都黑在一块儿去了。

        晏辰抓住甄甜的手,亲了一口“多谢王妃指点,我知道怎么做了!”

        甄甜嘿嘿的点头,所以不要得罪女人嘛,如果得罪了小心眼又记仇的女人,那就更糟糕了!

        看甄甜就知道了,这才多会儿功夫,她一个人就给还没有见过面的晏颀挖了几个坑吧,而且每一个都是深坑。

        “你先休息,我出去安排一下事情,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吩咐下人去做就好了!”甄甜才来,之前一直都是胶着的事情,便好似一泻千里,完全都通了。

        现在晏辰可是要抓紧时间,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好,不能错过一点点机会才可以。

        甄甜把晏辰给送去出,见他没有吃什么,还给他装了两盒饼干,让他饿的时候吃,自己倒是直接躺在晏辰的床上睡觉去了,躺下的时候甄甜还觉得有点奇怪呢。

        好像她忘记了什么事情,然后,甄甜就沉入了黑甜的梦乡。

        而被甄甜同学遗忘的一群人看着进来抬粮食的都是一身铠甲的军人之后,也都傻眼了,一直等到柳青带着郑言回来。

        “柳青,你可回来了,他们……”木梁和朱栋见柳青来了,急忙过来说话。

        只有朱玲看到郑言之后有些惊讶“郑大夫怎么在这里?”

        郑言见到朱玲以后,也客气的笑了笑“朱小姐!”

        朱玲见他如此,怎么能不知道他也是晏辰的人了,只能摇头,还是她太单纯,根本没想到。

        柳青看着他们“放心,这是三殿下的人,你们让他们把粮食运走就可以了!”

        “你说的事情等晚点我和三殿下说说,到底给你什么惩罚,这个得看三殿下的意思了,我现在把粮食运走,你在这里等着三殿下的召唤吧!”

        郑言交代了柳青几句,过去忙着安排这些粮食去了。

        留下柳云这一群人眼巴巴的看着柳青,都到这个时候了,总该告诉他们了吧。

        结果柳青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让他们也休息,之后就回去自己房间待着了。

        没有办法,这些人只好看着朱玲,朱玲见到他们这样,瞪了柳云六个一眼,她对他们积威很重,一眼就吓得他们都不敢说话了。

        至于芙瓷他们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了,一直看着朱玲,等着她的回复,朱玲无奈“不是我不说,是我不能说,你们不是也听到了吗,三殿下的人!”

        朱玲也不敢自己说呀,毕竟甄甜没有让她告诉别人,她自然也就不能说。

        “我听说,晏娘子和晏先生成亲的时候,是正经去衙门办的婚书,是吧?”王奇问身边的张友。

        张友点了点头,不过脸上的表情却不见轻松,朱玲也不想继续被逼问,也回房间了。

        留下他们自己去猜测,猜到什么就不是她能想到的了。

        “如果晏先生就是三殿下,那么在衙门的婚书,也不会是三殿下自己的户籍!”衙门里面也不是傻得,皇家人的户籍都不认识。

        何况,皇子都是入皇家宗谱的,是没有户籍的,所以这个婚书便做不得数的。

        “主子不过农女出身呀!”芙瓷说了一句,论起来,他们这些人里面,最懂得齐大非偶这个词的含义的,怕也就是她了。

        甄甜的出身是很低的,就甄甜那个出身,他们都知道,即使是稍微高一点的大户,类似于刘家那样的,也不见得能接受。

        看韩启斓就知道了,在家其实和甄甜也差不多,韩启斓还是正经的叔叔婶婶养大的呢,甄甜是给人当童养媳的,还不如韩启斓呢。

        韩启斓都只能给刘家当妾,后来能当了填房都觉得是命好了,填房虽然比不上正经嫡妻,可怎么也是正室。

        晏辰对比刘家,甄甜对比韩启斓,哪怕现在知道晏辰是皇子,他们也觉得甄甜不会是正经进王府的人。

        当然了,也许对很多女人来说,哪怕是给王爷当个妾,都已经是祖上冒青烟了。

        道理是这个道理,柳云还有芙瓷几个人互相看着对方,没有说话,可是如果把他们那个佩服的,那样优秀的女子和妾放在一起,便总觉得,好像有点违和。

        “都别猜测了,别忘记柳青之前是怎么称呼主子的,心里面明白就好了,主子说了在东都府只停留两天,都好好休息,到时候也好能精神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