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83章 做个交易

第283章 做个交易

        “好!”朱玲也不知道甄甜要做什么,不过她也不去想那么多,甄甜让她干啥,她就干啥,想那么多做什么。

        只是,朱玲看着晕倒了以后也没有任何表情的,张燕的脸,狠狠的上手捏了一把,有温度,是人脸呀,所以是怎么做到这样面无表情的呢,神奇!

        朱玲扛着人离开,甄甜继续淡定的回去,到芙瓷的身边“娘子,小玲不大舒服,先回去了!”

        芙瓷听到了以后,看了甄甜的眼睛一眼,然后挥手“事儿倒是不少,你到一边等着,别打扰我的兴致!”

        戏依旧很足,甄甜果断乖乖到一边,看着芙瓷主演戏精的诞生。

        芙瓷一直吃过午饭之后才出来,那一群女人热情如火,亲自送芙瓷到门口,上了马车,如果不是芙瓷是住在驿站,她们说不定都能直接跟着住到驿站去。

        一直到上了马车,距离的比较远了,芙瓷才问甄甜“主子,朱小姐怎么离开了,可是遇到了什么意外?”

        甄甜今天站的时间有点久,芙瓷给她按腿,便说了那个张燕的事情。

        芙瓷听到那个张燕奇怪的表现,也是不解“主子是觉得那个张燕有可能会拆穿咱们的身份吗?”

        甄甜摇头“怎么可能,晏颀府上的长史也多了去了,何况她老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干了,难道晏颀正经八百的皇子,皇帝亲自封的亲王,府上的官员还能没有一点变动吗?”

        所以朱玲在一边瞎紧张的时候,甄甜一点都不担心,掉马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了,真以为是现代信息社会,人肉搜一搜,一切就清清楚楚呀。

        就大康这个缓慢的信息流通速度,甄甜怀疑就算等着晏辰处理好了东都府的事情,再来中州的时候,这些商户估计也就是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所以为了避免这些人太迟钝,甄甜还特意布置了一下,早点让这些人知道真相,要不哪里轮得着晏辰收买人心呀。

        芙瓷听到甄甜如此说,脸上就更疑惑了“所以,主子留下那个张燕,是?”

        如果不是担心被拆穿,好好的为什么要留下这样一个奇怪的人?

        显然芙瓷并不知道,她的主子有着非同一般的恶趣味,当然,日子还长,未来她是会知道的。

        她问完之后,甄甜摸着自己的下巴“你不觉得,她挺好玩的吗?”

        芙瓷满脸问号,所以,面无表情又欠揍,有什么好玩的呢,芙瓷觉得,她可能无法理解自己的主子。

        甄甜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就不说了,芙瓷也不敢多问,等他们到了驿站,木梁他们也都还没有回来,甄甜直接换了一件衣服,悄悄的出了门。

        “甜甜,你可算来了,我不行了,我再和她在一个房间里,我会想要杀了她,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没有成亲了,没有男人能受得了她,没有,连女人都受不了!”

        甄甜到客栈的时候,朱玲正捂着脑袋觉得自己要疯,见到甄甜简直和见到救星一样,总算结束了她的惩罚。

        甄甜见朱玲这么夸张的样子,也忍不住的笑“至于吗,我去和她聊聊!”

        朱玲觉得大概也就甄甜这样的变态才能的治得了张燕这样的变态了“你和她接触之后就知道了,她真的特别让人想疯,真的,我再也不说自己不正常了,比起她,我真是个好女子呀!”

        张燕被朱玲送到客栈不久就醒了,按理说,好好的被人抓了,张燕总要有点反应,至少也尖叫一声之类的。

        好歹也满足一下朱玲这个二当家的梦想,可是张燕没有,她睁开眼之后,看着朱玲,就一句话“你打晕我,要做什么,我要去见齐娘子!”

        既然人家都问了,朱玲虽然看着五大三粗的,但是从小爹娘都教她要懂礼貌,所以她回答了“有人想要问你几句话!”

        “有人是什么人,几句话的是几句,现在问了,我要去见齐娘子!”张燕继续面无表情的说着。

        其实这时候也都还好,至少听起来是蛮正常的对话的,但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张燕用现实证明了,她不仅仅是脸欠揍,她整个人哪里都很欠揍。

        “有人是……我要去见齐娘子!”如果朱玲不回复她,张燕就会重复一样的话,一直等到朱玲回复。

        如果朱玲回复了,就会发现,这是另一种的悲剧,因为张燕无论说什么,最后一定要重复的一句话是,她要去见齐娘子。

        整整快两个时辰的时间里,朱玲就一直在被张燕听起来一点起伏和情绪没有的声音语调,不断的重复一样的话。

        朱玲差点被念叨疯了,然后虽然努力克制,还是敲晕了张燕两次。

        甄甜听到朱玲一脸苦逼的诉说自己这两个时辰的悲剧,笑得没心没肺“哈哈,看来她是真的很好玩!”

        朱玲一脸惊悚“甜甜,你不要告诉我,你是真的觉得她好!”

        甄甜认真的点头,拍拍朱玲的肩膀“不用怀疑,我是认真的!”

        眼看着甄甜进了房间里去和张燕见面,朱玲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怎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甄甜进门就见到张燕的嘴被堵着,安静的坐在床上,见到甄甜进门了,也只是看过来,一句话也没有。

        伸手把张燕嘴里的纱布拿下来,张燕看着甄甜,不说话。

        “朱玲说你很聒噪,怎么见了我不说话了?”甄甜笑着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张燕盯着甄甜“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见我?”

        “我是什么人显然不重要,可是你想见齐娘子要做得事情,找我也一样可以做到,所以,你要不要和我做个交易?”

        甄甜的脸上都是浅浅的笑意,看着张燕面无表情的脸,她可不认为张燕是真的不知道疼,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很欠揍。

        也许张燕没有表情这件事是天生的,可是不代表张燕完全没有脑子,相反,张燕很执着,且她非要见芙瓷,也定然是有一定原因的。

        当然了,甄甜也觉得张燕这个人有点意思,她想留下来,以后说不定有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