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80章 一网打尽

第280章 一网打尽

        听到朱玲这般好奇的问自己,甄甜眨眨眼“因为这样的话,叫做一网打尽!”

        朱玲表示自己没有听懂,什么叫一网打尽,是说一个不留吗,那为什么没有人来请就不是一网打尽呀。

        她还要问,甄甜却不想解释了,这个其实也没有太多解释的必要,其实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坑的范围的问题。

        实际上为了给二皇子拉到足够的仇恨,甄甜真的算是用心了,她手里就这么一个草台班子,当然,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包括柳云这些人,看似很鸡鸣狗盗的,但是每一个都被她用到了实处。

        唯一正经有官职的柳青没有露面,做得是买粮食的事情,都是一个姓的,柳云身上可没有柳青身上那份正气。

        毕竟是要走官道的人,柳青的身上是有很明显的读书人的正义之气的,柳云以前就是在城里到处闹事的混混,还收保护费那种。

        这样的人便是多聪明,其实身上是有一股子邪气的,这是好听的说法,也可以说是流氓习气。

        柳青身上是绝对没有的,其实柳青办事是很好的,也值得信任可靠,但是有些比较灰色的事情,柳青就算真的愿意做,也总是做不好。

        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甄甜用的人和晏辰用的人,跟两人身上的气质也是有类似的,晏辰是那种从小就在锦衣玉食中养大的,他会的叫做阴谋,算计的是天下。

        晏辰是要当皇帝的人,所以晏辰虽然有阴沉狠厉的一面,但是他做事其实是带着正义之气的,当皇帝也是有救国救民的理想,比起来,晏颀为了钱就祸害百姓,晏辰正派多了。

        但是甄甜不同,前世,或者是刚来这个时代的时候,她其实还蛮压抑自己的本性的,毕竟她还没有适应自己早已经不是诈骗犯的女儿这件事。

        前世为了怕自己这个背景被挖出来,甄甜本人是非常封闭,并且压抑的,但是她毕竟是孤儿,一步一步从底层混上来的。

        所以甄甜在做事的时候,更诡异,甚至是充满了晏辰根本想不到的想象力,这和她前世见过的父母诈骗的经历有关系,也和她本来就是底层出来的有关系。

        甄甜做事的时候,是以目的至上的,现代社会的舆论和价值导向,也是这样的。

        再加上甄甜本人是现代的人,所以思想和大康的人不同,她做事风格带着一股与众不同的邪,所以她和晏辰才是相似又不同的。

        这一次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其实柳青看似都听了甄甜的话,实际上也只是理解,让他去做,他还是做不到。

        因为甄甜这次基本上是坑了中州一个城的商人,木梁和朱栋以王府的官职出现,敲诈的是中州商会所有的大商人。

        柳云这些混混因为是内官,所以他们负责的是外面的一些中小的商户,这已经算是把中州的商户快都囊括了。

        之后芙瓷这个所谓的妾的存在,也给了另一些接触不到柳云的人,一些女子,一个巴结上二皇子的机会。

        商人经商一向都是消息灵通,甄甜他们昨日才到中州,一夜的时间而已,整个中州的商户就闻风而动,而且,这一次的邀请,怕还不仅仅是商户。

        徐桥自己想要稳坐钓鱼台,可是他下面的那些官员可不见得也是同样的心思,多讨好一点,说不定就是天大的机会。

        就在芙瓷这边接到帖子的时候,甄甜才会说不出意料,整个中州一个城,都钻进了甄甜设计的套子里。

        在现代的时候,甄甜的老爸老妈就曾经做到过这一点,而这一次,在完全陌生的一个时空,他们的女儿再一次复制了他们的路子。

        一整个城的商人,这二十万两银子就容易多了,当然了,基本上甄甜这么一搞,到时候只要操作得到,二皇子绝对要被这一整个城的人恨得不行。

        到时候二皇子就只能和上次争取不到晋州商会的支持一样,眼睁睁的看着中州商会变成晏辰的囊中之物,甄甜只要是想想,就觉得很愉快呢。

        甄甜给芙瓷化妆,她自己也特意修饰了一下,之后她和朱玲跟在芙瓷的后面,一起上马车去赴约。

        “这位就是齐娘子吧,我昨日便听说这一次齐大人家的女眷是个顶漂亮的,今日一见才知道这传闻真是一点也不夸张呀!”

        芙瓷才下车,便见到大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几岁的妇人,穿金戴银的,见到芙瓷之后眼神里闪过意外,之后夸张的说道。

        今天芙瓷的妆容很好看,但是即使如此,说芙瓷是个多么厉害的美人这样的话,还真是闭着眼睛才做到。

        芙瓷的相貌并不是那种非常出色的,反而非常平庸,没有太多的记忆点,甄甜会喜欢用芙瓷,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做这种坑人的事情,太有特色是很吃亏的,不小心就要被记住了。

        像朱玲这样身材很高的,就很容易被人记住,甄甜皮肤白瓷一样的,加上她的梨涡,这样明显的特点也是很容易被人记得。

        但实际上来说,即使是甄甜自己,也并不是那种让人一看便会惊艳的女子,顶多是可爱甜美而已,和晏辰本人的冷厉对比最鲜明。

        芙瓷被夸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但脸上没有一点表现,她听到以后伸手扶了一把自己鬓上的簪子,故意把手上的戒指给众人看“可真是谬赞了,我们家大人就是看我总在家里闷着,才带着我出来见识一下的!”

        朱玲见芙瓷这完全不同于私下的表现,简直不能再意外,她发现貌似只有她自己不是演技派,现在芙瓷这种恃宠而骄的嚣张妾室的表现,简直不能更形象了。

        如果不是知道芙瓷之前是正妻,因为被男人停妻再娶,又休了她的经历,知道芙瓷怕是心里面对妾室最是恨极了的,根本就会觉得芙瓷就是个得意便张狂的妾了。

        那妇人本来就是知道了芙瓷的身份,所以故意这样吹捧的,本想着这样夸张的话,一般人总要谦虚几句,哪里想到面前这个脸皮如此之厚,居然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面不改色的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