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75章 死要钱行动

第275章 死要钱行动

        “我把这一次咱们的行动叫做要钱不要命行动,顾名思义,我们的目的就是要钱,要足够的钱,柳青你负责联系粮商还有镖局,这边的所有银子到手之后,都要换成粮食!”

        柳青还以为自己真的只能赶车了,在听到甄甜说弄到钱都换成粮食之后,他也马上明白了甄甜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说到底,其实也是围魏救赵,帮的是困在东都府的晏辰。

        晏辰自己没有钱,想也知道,一年才一万五千两银子,就是都买了粮食,有不够灾区那么多人煮粥吃几天的。

        何况晏辰就是想要用这一年的利润,想也知道,根本做不到一下子就拿出来,往年的进项他做事的时候都花的差不多了。

        而且,晏辰就是真的有钱,也不敢真的买粮食,皇子为什么没钱,都是皇帝怕皇子有了钱就能养军队,死士,等等,自己的皇位会不保。

        晏辰如果真的拿出来钱了,到时候就算真的解决了目前东都府的问题,他也在皇帝老爹那里挂了个差印象,要扭转更麻烦。

        反正大康的皇帝,晏辰老爹就是不给钱,还要晏辰能解决问题,甄甜觉得大康皇帝的黑心程度,绝对超过了自己,对比之下她真的是善良的小绵羊呀!

        “木梁和朱栋你们记得,你们明面上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节奏,你们是要好处的,但是你们出来是为了二皇子办事的,要懂得暗示,表面上不是为了要钱,你们只是过来关心中州发展的,私访,懂吗?”

        其实简单来说,就是要把伪君子扮演的真实一点,这也是为什么甄甜让他们两个来的,因为这两个为了查找自己父亲是冤枉的这件事,见过不少虚伪的官僚。

        所以让他们复制粘贴那些官员的风格,两人绝对会做得非常形象。

        木梁和朱栋也知道甄甜的意思,点头答应,本来他们也看不出甄甜是谁的人,但是至少现在看出来,甄甜绝对不是二皇子的人,就这个形象出来,那绝对是败坏形象,坑人的。

        之后甄甜看着柳云几个人“你们记得,你们不是小混混,不过也不用太装模作样,如果有人给你们银子,你们记得,至少要他们给的三倍以上,具体的数额你们自己看着办,讹人这样的事情我相信你们的专业!”

        最后看着芙瓷“金银,首饰,玉佩和宝石,这些你都很喜欢,而且你是一个对男人非常有影响力的妾室,懂吗?”

        芙瓷点头,看了木梁和朱栋一眼“明白,主子,我选择木梁!”

        虽然只是扮演,但是木梁还是有一种自己胜利的感觉,脸上笑得开心,朱栋莫名觉得自己膝盖中箭,看着芙瓷“那个,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芙瓷抿嘴笑了笑“因为之前主子说过,我和木梁有最萌身高差!”

        这个理由很好很强大,朱栋看了一下自己比木梁少了半个头的高度,哀怨的看了甄甜一眼。

        甄甜嘿嘿笑笑,她就是随便说说的,谁知道这么多人当真,她也很苦恼的好吧!

        “好了,现在都明白了吧,记住我们的口号,我们只要钱,死要钱,死了也要钱!”甄甜最后振臂一呼,还真的挺鸡血的,就是死要钱这样的话题,就是怎么鸡血,也真是有种不够高大上的感觉。

        确认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之后,一行人继续往中州城而去,到澧县的时候他们便住进了驿站。

        澧县本来就受到中州辖制,他们的到来,也会第一时间被送到中州知州那里,他们才住下来,柳青就去见了甄甜。

        “王妃殿下是想要用二皇子的名义敛财,然后买了粮食送到东都府吗?”柳青问甄甜。

        甄甜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距离晏辰去东都府,也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吧,你觉得东都府的百姓,能撑得住多少时间呢,晏颀既然不想让他完成这个事情,怕是一开始东都府的人都已经洗干净了!”

        柳青听到了以后也沉默了片刻“可是王妃殿下千金之躯,不该自己去冒险的!”

        “千金之躯,这话听起来好听,可惜我知道自己是谁,柳青,你要清楚,我和晏辰现在看似高高在上,我即使没有去过京城,也从来知道站的高的地方,也被人盯着,摔下来也会更惨!”

        甄甜的脸上一片冷冽的严肃“知道吗,只能向前,不给自己留下一点点的退路,没有这样一往无前的勇气,就不要谈什么追求,所谓千金之躯,得要我们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时候,才不是一个笑话!”

        什么千金之躯不能有危险这样的话来,那是真的当了皇帝之后,坐不到那个位置,哪怕是太子也还差得远呢。

        甄甜也是读了大百科全书的,那历史一类上写的分明,古往今来,但凡是当了太子的,都没有好下场,不是挂在了太子的位置上,就是被废了。

        连太子这个储君之位都是如此,更不用说别的,说句最现实的话来,现在晏辰和甄甜能完全的没有一点怀疑的可以相信的人,其实就他们自己。

        至于其他的人,但凡人就是有私心的,有私心就有可能被人利用,晏辰即使那样懂得看人,现在还不是也查不到那个背叛他的人是谁。

        “没有什么千金之躯,只要能打击到敌人,这点事情根本不算什么!”这是甄甜最后的话。

        柳青最后沉默,他没有办法否定这样的话,因为这是正确的,真实的。

        “章施文背后是晋州商会,这位权相一直都不偏不倚,没有站队是吗?”甄甜问柳青,转移了话题。

        “是的,中州这里一直没有非常受到重视,晋州盛产矿石,晋州的商人也擅长做生意,算是多年下来的老商会了。

        中州商会也不过才不到十年的时间,年轻但是发展的很快,不过因为中州这里不怎么受到京城的重视,所以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甄甜笑了笑“是不受到京城的重视,还是有人不想被人知道中州这边的巨大利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