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69章 贫穷贵公子

第269章 贫穷贵公子

        剩下的好些下面人送上来的铺子,或者都租出去了,或者留下来作为联络的地点,然后生意做得也是五花八门的。

        什么书坊,什么杂货铺,什么首饰铺子,还有参观什么的都有,甄甜个人觉得晏辰同学在阴谋方面的确非常有天赋。

        这些看起来就乱七八糟的铺子,估计连晏辰自己都稀里糊涂的,外人就更不知道这些铺子内里其实是联系在一起的。

        但是这么多年来,一个皇子,每年所有产业的收入,加起来也才总共一万多两,加上宫里面每年给的五千两,一年总共就这么多银子。

        也就是晏辰不在甄甜身边,否则甄甜都想问问他了,这皇子混成这样,之前是怎么好意思说以后养媳妇的?

        不是甄甜夸张,就晏辰这个赚钱能力,和养得起甄甜这件事,基本是没有什么缘分了。

        甄甜前世也清苦过,可是她也不是亏待自己的人呀,反正是孤儿,没有什么亲戚朋友的,赚钱不花了,不享受,难道留着上交国家吗?

        她可是一个买了保险都没办法写受益人的存在,所以不谦虚的说,她花钱的本事,和赚钱的本事一样厉害。

        结果接手了晏辰的产业之后,居然就这点东西,好像说王府的库房里还是有一些好东西的,不过大多都是御赐的,不能贩卖,不能折现。

        在甄甜看来,不能变卖成钱的,那就等于没有,所以,晏辰小哥哥是真的贫穷贵公子,不是假的穷,是真的穷!

        虽然也许在普通百姓的眼睛里,一年一万五千两已经是非常可怕的数字了,是一辈子都见不到钱了。

        但是晏辰是皇子呀,手底下那么多跟着过日子的,靠什么让这些人支持他,梦想吗,还是未来可能的富贵,当然也可以,但是跟着他有肉吃,才更能吸引人吧。

        难怪之前郑言见到她能赚钱都一脸的佩服,她还以为是郑言没有见识呢,结果真相这么残酷。

        甄甜觉得,她任重而道远,要努力让这些产业赚钱才可以。

        而甄甜现在问柳青的,就是距离涿州只有一天路程的柳州定县的一家铺子,因为现在晏辰就在东都府,而目前还能够接到消息送到东都府的,最近的就是这个定县了。

        之前甄甜也收到过这个铺子的账本,看完之后也只有无语,柳州定县附近都是深山,特产就是皮草,按理说,皮草这东西就应该是贵的。

        可是经营这样的产业,一年盈利只有五百两,这铺子的掌柜是得多厚的脸皮,还没有觉得自己一点都没有不尽责的?

        甄甜也很想问这件事,柳青这一次跟着过来,本来想着自己必须作为他们三殿下的人,一直跟在王妃的身边,保护王妃。

        他却忘记了自己根本不会习武,从智商上来说只有被王妃碾压的份儿,从武力上来说,他也根本打不过王妃。

        等到了涿州之后,柳青才终于搞明白了自己的角色,他不是来保护王妃的,他就是一个随身的资料库呀,有不知道的,提问柳青就可以得到答案的呢!

        “王妃殿下有所不知,这个铺子之所以会盈利少,是因为每年三殿下送人的皮草都是从这个铺子出来的,销售的少了,利润也就少了!”

        柳青说道,三殿下在京城里面也需要一些走动,这些皮草送人也像样,所以每年都要上进一些的。

        甄甜把玩着手里的透明球“你们京城里面的人是吃皮草过日子的吗,每年进上需要多少,一百,两百,还是三百五百?”

        柳青汗都出来了“那倒是没有那么多,没有!”

        “所以呀,定州特产就是皮草,不说别的,旺季的时候,一个月总要有个几十条皮草出来吧,那些贵重的狐狸皮,貂皮的少一点,一年也总要又几十条,这些都被京城里面,晏辰的朋友什么的,给用了吗?”

        柳青也不大了解,他是王府的府官,这些下面的铺子的事情,基本上交上来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个,臣也不知道!”柳青现在是知道他们这位王妃是不好糊弄的,所以也不糊弄了,不知道就直接说了。

        甄甜笑了“我是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忠诚,但是私心和贪心一样不少就是了!”

        不就是仗着晏辰自己很忙,毕竟整天要上朝,应付一个虽然是父亲,更是帝王的老爹,还有一群大臣,以及一个整天算计自己的二皇子。

        晏辰也很累,哪有时间再把这些产业管理的详细,能赚钱就可以了,甄甜估计晏辰也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有精力来整理就是了。

        而且经商晏辰也不擅长,鬼知道他就是弄了以后,还能不能赚钱都是另一回事呢,结果下面的人也许忠诚是真的,但是从中给自己谋一点好处,也一样是真的。

        “殿下的意思是?”柳青小声的问了一句。

        甄甜抬头看着他“如果我猜的不错,晏辰把这些店铺和产业都交给我,有意见的应该不少吧!”

        这个也是甄甜自己猜测到的,其实一开始晏辰说要把自己手底下的产业交给她,甄甜也没有多想。

        但是从晏辰告诉她,到她真的从郑言那里拿到这些产业的信息还有账本什么的,其实是有个时间差的。

        本来甄甜觉得也许是太复杂了,所以需要时间来整理,可是拿到手以后,甄甜发现晏辰的资产远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少。

        手里面没有钱,就算是谋算的多么厉害,也未必能有效果,晏辰不会不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问题,可是显然晏辰也没有解决。

        就这么简单的东西送上来给晏辰都这么麻烦,下面这些人怕是各自都有好处,然后不愿意权力受到限制。

        这样看来,晏辰的身边出现叛徒也不让人意外了,虽然晏辰之前也说了,这些产业和他做的事情,其实联系的没有那么紧密,他也是怕有背叛这样的事情,才会如此的。

        “殿下的猜测不算错,其实下面的人中饱私囊这样的事情三殿下也知道的,只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三殿下说这些人用心做事,有点好处也是无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