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68章 猫眼草

第268章 猫眼草

        哪知道之前多么客气,现在就多么的凶猛,根本不听他们说什么,直接一步一步的拆穿他们的谎言,还顺便让大家更相信流霜胭脂了。

        “你们仗势欺人,我闺女的脸就是用你们的胭脂才坏的,你们不能相信他们,他们就是骗人的!”

        就像是甄甜在信里面说的,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所图的自然不小,即使到了这时候,既然还是不相信。

        “吴大夫,麻烦了!”韩启斓又看着另一边。

        回春堂的吴大夫就站在一边,听到韩启斓的话之后,上前到那个毁容的女孩子面前,先看了看她的脸,又对这姑娘道“姑娘,老夫给你把脉!”

        “不用,你们都是一伙儿,你们都是骗人的!”那两个父母更是心虚起来,推开吴大夫。

        冯氏都忍不住的冷笑了“不是心疼女儿吗,之前我们就说过了,如果真是用了流霜胭脂出现的问题,我们是会负责医药费的,你们却大开口要一百两银子才算,还说你们不是讹钱的?”

        “回春堂的吴大夫在蔚县行医多年,一直是大家信任的大夫,他高风亮节,也绝对不会与人勾结的人!”韩启斓也说道。

        看着吴大夫“以吴大夫的医术,便是不切脉,也能看出这姑娘的脸为什么如此吧?”

        吴大夫被人怀疑当然不开心,韩启斓的话就顺耳多了,他捋顺了自己的胡子“这位姑娘的脸应该是用了猫眼草,所以导致了皮肤溃烂!”

        “居然是猫眼草,小时候第一次上山的时候爹娘就告诉我们说猫眼草那个白色的水有毒,没想到原来弄到脸上真的会变成这样!”

        吴大夫才说完,周围观望的人都议论起来了,猫眼草是一种在山上常见的野草,因为圆溜溜的很像是猫的眼睛,所以才被称为猫眼草,也是一种草药。

        但是同样也是有毒的,在皮肤上就会引起溃烂,若是进入眼睛,还会引起失明。

        有吴大夫这么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些人就是为了讹诈,所以才弄成这个样子的,皮肤溃烂成这个样子,就算是好了,这个姑娘也是毁容了。

        “多谢吴大夫!”韩启斓又对吴大夫道谢。

        吴大夫摇头“哎,可怜的孩子,老夫给你开两副药,你用看看吧,真是难了!”

        到了这时候,这几个人说什么也都没用了,因为桃花膏里面的成分都已经公开了,根本没有猫眼草。

        何况流霜胭脂在防伪上真是做到了一个目前这个时代最大的谨慎,完全找不到什么漏洞,那两个中年夫妻也狠狠的看着冯氏和韩启斓“你们故意的,故意之前那么对我们,今天这样的!”

        韩启斓怜悯的看了他们一眼,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些人也是活该被人利用。

        大概也就是冯氏和周大郎以为遇到这样的事情只能私下解决了,之前之所以一直安抚他们,也不过是为了查背后的人是谁。

        韩启斓之前的经历,还有甄甜给她的经验告诉她,遇到这样的事情,就要斩草除根,免得打不死,以后又出什么岔子。

        不过韩启斓到底还错了一点,她想到的找到魏淑芬的证据,而甄甜一封信写的清楚,证据不重要,既然有人自己犯贱上来找茬了。

        那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成全呢,搞死对手还需要找个理由吗,看你不顺眼这一条就已经足够了。

        魏淑芬早在看到帛衣和绣言做出来桃花乳膏之后,就知道这一次她的计划没有成功,转身离开。

        而韩启斓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面纱下的脸是一片冷然的笑意,他们流霜也该表现出来自己领头的地位了,该灭掉的,不需要一点点的客气。

        而就在几个衙役把这几个骗子押走的时候,连韩启斓都没有注意,不远处的巷口的角落里,一身白衣的年轻女子恨恨的看了流霜铺子一眼。

        转身上了马车“甄甜,我不会放过你的!”

        马车渐行渐远,离开了蔚县,流霜胭脂在这一次的风波之后,声誉更为强盛,而在接收了刘家之后,流霜也终于展开蔚县第一商的底蕴,开始了对清风斋毫不留情的打压。

        不断有人到清风斋去,要求魏淑芬也和流霜一样的公开处方,魏淑芬不同意,高端客户进一步流失。

        清风斋不得不降低价格来销售,但是因为成本本来就高,比不上便宜胭脂的性价比,收效不大。

        后来流霜胭脂在自己的铺子里,公开了一种传统粉底的制作,比起清风斋的更为细腻,还可以搭配流霜的胭脂一起用,家里没有足够银钱的女子,也开始自己制作粉底。

        魏淑芬也只能一再降价,苦苦支撑。

        蔚县这些风波在甄甜把信送过去之后,就已经不需要甄甜去担心的了,如果她连怎么做都告诉了韩启斓,他们还不能把事情给处理的漂亮,那甄甜就可以准备好把这些人再转卖了。

        她买人就是用的,不好用的,还留着干什么,做慈善吗,就是真的做慈善,也要帮助那些自己肯努力,还有自己有本事的人,废物永远都是不值得同情的。

        “殿下找臣吗?”涿州的一个客栈的后院里,甄甜包下了一个院子,目前他们所有人都住在这里。

        柳青过来见甄甜,进门见到甄甜就坐在椅子上,手里面还拿着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东西。

        “嗯,你来和我说说,最近的柳州定县这里负责的人是谁,我看着给我的账本里写的很清楚,定县的铺子做得是皮草和药材生意,每年的盈利只有五百两?”

        甄甜见柳青来了,过来询问她,二皇子开了一些连锁的铺子,用来收集消息,帮着办理一些地方上的事情,联系一些人。

        晏辰也开了不少的铺子,不过给甄甜的感觉就是,能成为一个联动效果的铺子几乎没有,作为联络的地方倒是不错,可是作为商铺赚钱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甄甜仔细算了一下,晏辰这家伙还想夺皇位呢,养着那么多的人,结果最赚钱居然是京城外面的几个庄子,收上来的都是庄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