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67章 借力宣传

第267章 借力宣传

        魏淑芬躲在人群里,本来以为说到这几个人的身份,还有这些人身上的疑点之后就算了。

        其实魏淑芬的打算也只有这些,只要流霜胭脂有一点黑点,就足以让她以后慢慢的争取发展了。

        但是魏淑芬怎么也想不到,甄甜居然敢杀鸡取卵,公开秘方,在魏淑芬看来,这简直是疯了的做法,因为一但秘方泄露,那谁还买,自己做就是了。

        魏淑芬的想法代表了大多数人,包括冯氏知道甄甜的决定之后都觉得不可思议,反而是甄甜买下来的那些人,一点都不担心这个。

        她们就是帮着甄甜做这些东西的,说实话,她们这些人做了那么多天,也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原料更是闻所未闻的,外人想做也做不出来。

        “桃花乳膏是用桃花为原料,首先,在瓶子里放入做好的桃花纯露,桃花纯露是用桃花提炼出来的,如果大家做过桃花膏,就知道这个要怎么做了。”

        帛衣先在透明的玻璃杯里面放入清澈的桃花纯露,之后一步接着一步,乳化剂,蜂蜡,精油。

        所有的东西都展现出来,可是一直到桃花乳膏做出来,所有人明明是亲眼看到的,却根本完全不可能复制出来。

        “大家现在就可以看到了,这就是我们制作好的,可以马上上架销售的桃花乳膏,大家现在可以自己抹在手上试试!”

        帛衣和绣言做好了桃花乳膏,韩启斓接过来,对周围的观众说道“不仅仅是桃花乳膏,包括流霜品牌旗下的所有的化妆品,所有的原料都来自天然,取自动植物,绝对不掺杂一点有毒的物质。

        也因为如此,所以我们在销售的时候,也都会询问每一个顾客是否有什么过敏的,比如这桃花乳膏,若是对桃花过敏,便是绝对不能用的。”

        韩启斓冯氏也拿过来刚做好的桃花乳膏,过去给每个愿意尝试的人来试一下是不是和她们买到的乳膏是一样的。

        “而流霜胭脂之所以会价格比起一般的胭脂水粉更贵一点,更是因为原料的难得,晏娘子现在更是为了给大家带来好用的产品,到大康各地去寻找最好的原料,请大家继续期待,我们流霜胭脂,每一个产品都配得上价格!”

        这些试用了才新做的桃花乳膏的人都很惊奇,抹在手上和气味都非常确定是她们之前买的桃花乳膏的感觉。

        觉得神奇之后又发现,也难怪人家流霜胭脂会公开原料和做法,就这些闻所未闻的材料,他们听都没有听过,而且光是听着都觉得高级,也难怪会卖的那么贵了。

        “我们东家晏娘子在听说这一次的事情之后,特意吩咐了,之前一直只是在销售的时候才询问是否过敏,的确不够严谨,所以晏娘子决定。

        从今天起,流霜胭脂上架的所有产品都会公开内里的成分,也请大家在购买的时候,一定要先试用,如果确定对什么过敏,选购的时候就自行避开。”

        韩启斓又看了周围一圈,继续说着该说的话,甄甜来信说的很清楚,树大招风,既然做了这独一无二的领袖,便注定了会被人找麻烦,所以他们不仅仅要处理掉这一次的危机,更要把握机会,把危机变成一个更大的广告。

        魏淑芬背后煽风点火,想要破坏大家心里对流霜胭脂的形象,而甄甜这一次却是趁着这样的机会,以根本不可能的方式,公开原料来给几乎是大康所有的商户巨大的打击。

        因为除了甄甜,没有什么商户敢这么直接公开原料,之前客人根本不觉得自己有权利知道,现在见到有人公开,之后便会持续有质疑。

        韩启斓在刚接到信的时候也觉得这样的做法近乎于自己找死,但是看了甄甜的计划,才明白原来在生意场上,还可以借力打力,转危为安。

        魏淑芬之前所有的造势,都成了今天流霜揭穿一切的酝酿,更厉害的是,魏淑芬如果以后不能和流霜一样公开原料,她将会受到更多的质疑。

        魏淑芬的清风斋这么多年来了一直做胭脂水粉生意,赚的盆钵皆满的,她的胭脂水粉原料成本到底是多少,更是个秘密。

        而这一次流霜胭脂干脆大方的公开,也给了大众一种自信大气的形象,流霜的品牌价值再一次提升,这所谓的碰瓷,最后流霜不曾伤筋动骨,以往埋怨贵的也说的少了。

        都是好东西,哪有不贵的,不说别的,就是有一款口脂里面含有蜂蜜,那东西多难得呢!

        对于这个结果,远在外地的甄甜并没有一点的怀疑,这个时代在生意场上的手段比起现代真的差远了。

        现代的产品都会写明了是什么材料,特别是化妆品,但是实际上都是一群化学式,基本不是专门搞化妆品的都不知道里面都含有什么。

        然后在宣传的时候特意集中在一些独特的地方,比如什么大米精华啊,蜗牛精华之类的,没看现在那些女人们,买的时候也不会每一样原料都记住吗,反正用起来是好用的就够了。

        “韩娘子,这几个人要怎么处理!”等韩启斓把所有的话说完,已经没有人相信这几个之前想讹诈的人了,冯氏过来询问怎么处理他们。

        韩启斓看了几人一眼“送官吧,就是可怜年纪轻轻的姑娘了,脸变成这样,以后可怎么办!”

        这话韩启斓还真的不是故意说的,她也是脸被毁了的,她把刘家毁了,亲自看着刘业一家离开蔚县,没有踪迹。

        可是仇报了,脸毁了就是毁了,韩启斓还能找毁容的凶手报仇,这年轻的姑娘又能怎么办呢!

        韩启斓只是感同身受而已,帛衣和绣言也懂得她的心思,在她身边,拉着她的胳膊安慰她。

        韩启斓有不过就是这么说说而已,见两人安慰自己,也笑了笑“报官吧!”

        这几个过来讹诈的,之前还看着流霜的每一个人都对他们客客气气的,给他们安排住在客栈里,给他们安排吃喝,所以才觉得自己这一次真的能骗到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