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66章 公开处方

第266章 公开处方

        韩启斓沉着脸看着几个人,大声呵斥。

        “在他们找上门之后,我们流霜胭脂就马上检查了我们的乳膏还有粉底的成分,确定没有任何有害物质,所以我们便查了这几个人到底是哪里来的。

        你们一家都是农民,家里不过种了几亩田,就生活在青山村,是也不是?”

        “你们不用着急否认,我既然敢这么问你,自然是都查清楚了,你们一家在青山村一年也不过三四百文钱的收入,我们流霜里面的桃花膏一盒就要一百二十文钱,粉底也要八十文钱。

        我倒是想问问你们,你们一家是哪里来的钱买流霜的胭脂?

        你们不知道从哪里捡来我们流霜胭脂的空盒子,里面装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说是从我们铺子里买的,不如你们先来解释一下,哪里来的钱。”

        韩启斓一字一句的质问,这几个人眼底里闪过惊慌,其实甄甜在做流霜胭脂的时候,是有做过仿冒的,但是现在流霜胭脂生意做得好,卖的多了,市面上已经开始有了假货。

        这几个人之所以会比较麻烦,是因为他们的东西从盒子上来看,的确是他们这边卖出去的。

        “还有,你们说自己是一个月之前在我们这边买到的桃花乳膏,你们的盒子是真的,就以为这样可以蒙骗人了吧,但你不知道,我们流霜胭脂的每一个盒子上都有标记,记录的就是生产的日期。

        流霜胭脂每天出货量都非常大,你这个盒子上的标记显示的是这一盒是在两个月之前生产的,你们不如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一个月之前你们能在我们流霜胭脂的铺子里,买到两个多月之前的产品?”

        韩启斓冷笑一声“还是你觉得我们非要留着两个多月前做出来的胭脂,在一个月之后卖,我们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还有就是,我们流霜做得胭脂,从来都是按照时间来卖的,两个多月前做出来的,最晚不超过半个月,也都卖出去了。

        这个想必作为顾客的大家都知道,我们流霜胭脂是不可能囤货的,一样的东西,流霜难道还能针对你们,专门给你留着卖给你们吗?”

        韩启斓也不等对方回答,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扔过去,接着就看到冯氏拿了一个木板出来,上面还写着奇怪的符号。

        “这上面就是流霜胭脂的生产日期,其中这个符号代表的一年,意思就是说,这是流霜胭脂成立第一年生产的,这个代表的是月份。

        目前大家手里拿到的多数都是三月,四月还有五月份的,大家也可以自己对应,看看你们手里一个月之前买到的胭脂,生产日期是哪天!”

        甄甜送回来的信里面清楚的交代了,这件事绝对不能留下一点后患,韩启斓和冯氏他们都不知道,甄甜居然开始卖第一盒胭脂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给商品编号了,包括之前摆摊的,还有给常俏卖的珍珠美白霜。

        都是一样被甄甜做了记号,实际上甄甜为了防伪做得不仅仅是这些,但是今天这一次,正好可以用生产日期来说事。

        在现代的时候,标注生产日期是基本的要求,所以现在甄甜公开这个,也没有什么问题。

        随着韩启斓解释了这些符号的意思,有些还拿着想来退货的,都翻开盒子,果然找到了标记。

        果然这盒子上的生产日期,和他们买下来的时间相差无几,基本最长也不超过十天,这一方面见证了甄甜这个流霜胭脂的确是销售的很好,另一方面有证明了这几个人根本不是从流霜买来的胭脂。

        就像是韩启斓说的,流霜胭脂每天的出货量那么大,他们这样过来买两个胭脂的,根本不会太引起注意,直接就会给最新的。

        没道理这么大一个铺子,就专门给他们几个是很早之前做好的,虽说按照保质期也是能用的,可是没有这个道理。

        就像是韩启斓自己说的,流霜胭脂根本就没有囤货这样的说法,经常还断货呢,怎么可能剩下。

        而且这几个人现在穿的光鲜,可是如果按照调查,一年才那么几百文钱,居然能穿的起这么贵的衣服,还买这么贵的胭脂,根本就是不正常的。

        流霜胭脂好用是出名的,但是也一样出名的是价位,比起一般的胭脂贵太多了,所以蔚县这才多久,都以用流霜胭脂为贵重的说法。

        可见甄甜这个品牌策略做得不错,短时间内就已经树立起来了流霜这个牌子。

        “你们收入不足以承担胭脂的费用,偏偏打扮的靓丽过来敲诈,流霜铺子里所有人都不记得你们有人在流霜胭脂买过东西,这让你们女儿烂脸的东西,到底是哪里来的,你们自己清楚!”

        韩启斓冷冷的看着这些人,语气非常强硬,就像是甄甜在信中说的,他们的东西是没有问题的,那就不用担心这些事情。

        “你们是狡辩,我们就算是农民,也不代表我们没钱买,我们捡到钱买的不行吗?”这些人还在垂死挣扎。

        韩启斓见他们如此,心里面对甄甜更加佩服,甄甜也说了,这些人付出如此代价来找他们流霜胭脂的麻烦,就不会轻易放下。

        至少这女子脸烂了是真的,不管是怎么烂的,毁容是不错的,这样大的代价,如果最后一点好处也没有,他们如何甘心。

        “你们还敢狡辩,今天我让大家过来,也为了取得大家的信任,所以在今天,我们流霜铺子会公开桃花乳膏的成分。

        也让大家看看,我们流霜生产的桃花乳膏,到底为什么比一般的胭脂更贵!”

        说话之间,便见到帛衣和绣言出来,两人的手上捧着托盘,托盘上是一些瓶瓶罐罐的。

        都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是各种颜色的液体。

        “现在,就请大家看一下,这桃花乳膏是如何做成的!”韩启斓对着帛衣还有绣言点点头。

        两人也跟着点头,然后把手上的托盘放下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制作桃花乳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