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65章 处理

第265章 处理

        赵氏一直固执的认为,甄甜的男人跑了,就是因为甄甜太厉害了,女人不能太厉害,厉害的女人不会幸福的,男人不疼这样的女人,哪有什么幸福。

        朱玲无语的看着自己老娘“娘,不要再这么说了,晏先生是因为有事才会离开的,而且和甜甜的感情很好,他会回来的!”

        就因为晏辰离开这件事,蔚县都传疯了,而且还都深信不疑的,朱玲每一次和别人说,别人还不信。

        而且自从这次甄甜把刘家都给吞了,人们就更相信这样的传言了,都说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这样的女人。

        甄甜自己也从来不解释,其实连甄甜买下来的这些下人都有很多觉得甄甜和寡妇差不多。

        远在东都府解毒同时和那些官员扯皮的晏辰同学膝盖中箭,看着蔚县的方向,被认为是嫌弃甄甜的家伙,满心思念着自己的媳妇。

        “三殿下,柳青送来的信!”这一日晏辰忙了一天,睡觉之前看着蔚县的方向,还有天上一轮明月,那月亮上盈着的都好似是他小媳妇的面容。

        便是在这个时候,郑言过来,把信递给晏辰。

        知道是柳青的信,一定是甄甜的消息,晏辰迫不及待的把打开,郑言只在一边等着,看晏辰会有什么吩咐。

        柳青在信中说明了甄甜没有跟着去边关做交易,而是单独离开去了涿州,柳青也说了自己会一直跟在王妃身边保护,还有说了甄甜对车队的安排等等。

        不一会儿的功夫晏辰便看完了,仔细的又把信中提及了甄甜的内容再次看了一遍,才若有所失的放下信纸,转眼已经是快一个月的时间,满心满眼都是想念呀!

        “王妃可是已经去边关了吗,之前多亏王妃殿下出的主意,二皇子失去了一个未出生的孩子,以后后宅都不会太安宁了!”

        郑言见晏辰神色有些不虞,故意说一些开心的事情,结果晏辰却皱眉“她总是那么有主意,本王就怕她太有主意,总想帮我,再遇到什么危险!”

        甄甜的确是和一般的女子不同,可是那她也只是个女子而已,现在这样突然离开,去的还是涿州,晏辰只要一想,就大概知道小媳妇这是要做什么了。

        这么多年来,他和二皇子斗的是旗鼓相当,连晏辰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亲近的身边会有人背叛,而且他到现在也无法确定那个人是谁。

        否则他也不至于避开所有人去青山村躲着解毒,现在即使回来了,用人也十分小心,特别是和甄甜有关系的。

        他什么都没有告诉小媳妇,但是甄甜却都知道了,他离不开,动不了,她就代替他去做。

        郑言听到晏辰这么说,也一脸惊讶“殿下的意思是,王妃殿下她……”

        郑言和甄甜认识的时间更久,他素来知道那个女子是不一般的,从一开始的时候不理解为什么是甄甜被三殿下看中,到现在满心佩服,郑言是亲眼经历过甄甜都做了什么的。

        晏辰叹息一声“罢了,之前是怎么传讯给下面的人,王妃的身份的?”

        晏辰把自己名下所有的产业都交给了甄甜来管理,但是因为中间出了叛徒,所以除了十分信任的一些人知道甄甜其实是晏辰认定的王妃,其他人并不知道甄甜的身份。

        郑言在对我公开的时候,也都是杜撰了甄甜的身份告诉下面的人,但就算如此,这些人哪里不知道这人就算不是王妃,也必然是晏辰的女人。

        又因为牵扯了那位静小姐,所以很多人对甄甜的突然降临,都是不满意的,何况晏辰给甄甜的还是绝对的权力呢。

        而且就算是那些对晏辰完全忠诚的人里面,知道甄甜是未来的王妃,也一样是有不满意的,只是没有说而已,加上也还没有见到甄甜本人。

        观望的人很多,现在甄甜这样突然行动,晏辰这边也必须和甄甜交代一些事情。

        郑言过去帮着晏辰磨墨,看着他给甄甜回信。

        甄甜和朱玲他们并没有在涿州相遇,还没有到涿州呢,朱玲他们就找到甄甜这里了。

        “主子,韩启斓送来的信!”他们是在官道上遇到的,才见到甄甜,朱栋就把信交给甄甜了。

        甄甜直接拆开,韩启斓几句话说了瓷器方面已经上了正轨,就等着甄甜回去请人研究一些新型的瓷器,染布坊也已经开始交货。

        甄甜留下来的染料都是够用的,只是以后可能还需要更多,这个都不是重点,韩启斓几句话就说明白了。

        之后就是和甄甜说明了流霜胭脂目前遇到的情况,韩启斓洋洋洒洒的写了许多,甄甜很快看完了,抬头问朱栋“你和我仔细说说!”

        朱玲和柳云他们这些人见到甄甜都来不及说话,就被朱栋给抢走了风头,不过朱栋说的是正经事,他们就骑马在一边跟着。

        一行人当晚到了涿州,木梁连夜离开涿州,去往蔚县。

        涿州与蔚县的距离不过两天的马车,木梁这样快马加鞭,不过一天半就到了蔚县,也顾不上休息,木梁直接去见了韩启斓。

        两人在屋子里说了好一会儿话,休息了一晚上,木梁再次离开,韩启斓这边则开始动起来。

        三日后,所有接到宣传的顾客都聚集在流霜胭脂的门口,周大郎和冯氏跟在韩启斓的身后,一起走出来。

        “之前就是这一家人污蔑我们流霜胭脂是有害的,这几天我们没有解释,不是因为心虚,而是为了找到有力证据,让大家知道真相!”

        韩启斓不愧是在商场上混过的女人,这个时候说话也非常有力。

        “这些人说他们买了我们流霜的桃花乳膏,还有这个粉底,然后说自己用过之后脸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没有错吧!”

        那几个污蔑流霜胭脂的人都被拉过来,听到韩启斓问了,也理直气壮“当然,是我们亲自到这里买的,用了我女儿的脸就坏了,你们这些黑心的商人,我女儿可还怎么嫁人呀……”

        “闭嘴,想要哭也等一会儿在哭,为了坑人钱财,你们连自己的女儿都坑,是你们黑心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