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63章 另一个方向

第263章 另一个方向

        刘家之前在蔚县能这么大的名声,也有点势力,就是因为刘家的瓷器生意做得好,每年都可以给蔚县衙门里面缴纳很多的赋税。

        这都是政绩,之前每年刘家私下给楚怀源的银子也不少,那魏淑芬自以为可以用这些来贿赂新的县令夫人,却忘记了,现在的流霜胭脂可不仅仅是一个铺子。

        现在的甄甜手下的,是一个巨大的集团式生意,新来的县令只要不傻,就不会因小失大。

        周大郎和冯氏到底还缺了一点大局观,韩启斓懂得的道理,他们却还不明白,在这边乱着急。

        冯氏听到韩启斓这么说,神色也不见多么放松,反正事情不解决,他们心里面还是不安的。

        他们周家这些日子才拿了存的银子盖房子,房子才盖了一半,这要是流霜胭脂做不下去了,他们整个周家都会受到影响的,他们能够不着急吗。

        韩启斓见冯氏那个表情,还要在说什么,抬头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她一下子站起来“你怎么回来了!”

        冯氏见韩启斓如此,也跟着站起来,看着门口的男子,这人年纪约莫二十多岁,似乎是一路奔波,脸上都是胡须。

        这人自然是朱栋了“有事,我先去收拾一下,一会儿咱们再说话!”

        韩启斓心里面也有点慌,朱栋那天是和甄甜一起离开的,按照甄甜的说法,他们应该会在接近一个月之后才会回来的,提前回来,会不会是出事了?

        “你先回去,这个事情我会解决的,继续做生意就好了!”韩启斓没有心思和冯氏说话,这样对她说道。

        冯氏嘴唇动了动,想说最近铺子哪有什么生意,不仅仅没有生意,现在还出现了退货潮,很多人过来退货,怕自己用了流霜胭脂烂脸。

        这其中到底多少是真的想退货的,还是有人故意在背后算计的,就更不是冯氏现在能清楚的了。

        不过冯氏见韩启斓这个表情,也知道她没有时间和自己说了,心里面有点郁闷,明明一开始他们流霜胭脂才是最重要的,占大头的生意,现在居然这么不受到重视了。

        如果甄甜在这边,才不会这样对流霜胭脂,一定会马上解决。

        等到冯氏离开,韩启斓过去见朱栋“不是说要一个月的时间才够,怎么十天就回来了?”

        之前朱栋也在这边,和韩启斓常见面,也算是熟悉,见韩启斓这么着急,忙安抚她“你先别着急,没出事,怎么,这边你还应付得来吗,看着好像是出事了?”

        朱栋已经收拾干净了,又换了衣服,神色依旧很疲惫,但也精神了许多。

        “刘家的事情已经都处理好了,现在染布坊和流霜瓷器都已经投入生产,秦力的房子也开始建,就是流霜胭脂这个铺子……”

        韩启斓知道甄甜没有出事,松口气,坐下来,和朱栋说了流霜胭脂遇到的问题。

        朱栋想了一下“从魏淑芬那边查不到人的来源,那有没有查过主子家里那边?”

        经营生意朱栋并不擅长,不过他就是觉得,韩启斓只盯着魏淑芬还查不到,就证明方向怕是错了,与其这样,不如换个方向。

        韩启斓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个可能“我怎么没想到,周家的人也在青山村,我让他们去查查!”

        “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查哪个方向呢!”韩启斓认真的和朱栋道谢。

        朱栋摇头“你是太忙了,主子这一次让我回来,是让我和朱玲一起去涿州的,我已经让人去通知他们了,不过我觉得流霜胭脂这一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还是告诉主子一声,看看怎么处理的好!”

        朱栋一看韩启斓就知道她这些日子怕是没有怎么休息,想也知道这边那么多的摊子都要她一个人撑着,就多难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们主子一样,总是可以游刃有余的处理这么多的事情,而且还有时间休息呢!

        韩启斓听到朱栋这么说,也点头“之前我以为主子要去的地方不好联系,如果是去涿州,好联系的话,当然要告知主子!”

        朱栋也点头“那你把你需要和主子说的,都写下来,我明日就要和朱玲他们离开了,有什么消息会第一时间送过来!”

        韩启斓马上答应,朱栋也累了,先去睡觉,韩启斓则是去写信。

        而朱玲和柳云他们接到消息之后,都鸡飞狗跳的在家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蔚县。

        “玲玲呀,我的乖女,你才回来两天,怎么又要走了呀,那个华家后生多好呀,你怎么就……”赵氏知道女儿要离开,也是哭着拉着朱玲不放。

        朱玲觉得自己头皮都在跳“娘,那个华胖子就是个肥大扁胖的,哪里好了,我差在哪里了,非要和这样什么都没有的人成亲,娘是真心觉得我嫁给这样的人会幸福吗?”

        朱玲是真的不能接受,她这些日子已经瘦了不少,皮肤虽然不是大美人一样的白皙透亮,可是每次照镜子的时候,朱玲都觉得自己不算差。

        而她娘口中说的华家后生,却是一个早早死了老爹,寡妇母亲溺爱长大的,老娘给人洗衣服,把那华家后生养成了个死胖子,到现在都快成亲的年纪了,还整天在家里。

        用甄甜的话来说,这就是一个啃老族,她朱玲为什么要嫁给这样一个男人,是认真的吗,这样会幸福吗?

        赵氏被女儿控诉的眼神看着,那哭诉的声音一下子不见了,她拉着朱玲,嘴唇动了动“乖女,娘不是这个意思……”

        “娘,我在家里,就这么碍眼吗,我喜欢练武,也喜欢出去做点事情,我觉得甜甜这样的女子很好,永远也不用担心未来有一天撑不起来。

        无论发生什么,遇到什么,自己有本事,便永远都不怕!”

        朱玲很佩服甄甜,她之前也见过甄甜的爷们,腿不好,相貌是好的,就那么一个文弱书生,也赚不来多少钱,还不能科举考试。

        可是甄甜一个人却可以把家撑起来,而且现在还有这么大的家业,她觉得这样才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