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59章 蔚县余波

第259章 蔚县余波

        好似强迫症一样的,只想让自己平凡,可是终究到了这里,她还是用了前世爸妈的诈骗手段,也许她是真的有天赋的吧。

        最后,甄甜叹息一声,看着苍天,这条路,她走下去,早已无法脱身。

        “嗯,你们几个去找周达和江华,他们会安排你们到漳县去做事,我这边处理了刘家之前,你们都不要离开漳县,做事都小心一点,尽量低调一点!”

        在甄甜他们离开蔚县的时候,木梁和朱栋身边跟着的小厮回来见了韩启斓,因为他们是在刘家面前露脸过的,所以短时间内自然不好出现。

        虽然他们那时候也不是说完美没有遮掩形貌,可是多注意一点总是好的。

        这四个小厮听到了以后都答应了,韩启斓只留下一个,剩下的让他们自己回去。

        “主子是怎么安排的?”韩启斓问这个人。

        “木梁离开的时候和刘岩有过约定,主子让我以姜少爷的名义去见刘岩,把这个药水给刘岩,拆穿刘业手里的银票是假的这件事!”

        这小厮就是提前安排好的揭穿一切的人,韩启斓听到以后也点头“可以,我这边也会跟进后续的事情,除了这些,主子还有其他吩咐吗?”

        这小厮想了一下“好像也没有了,就是主子离开之前,还交代我告诉你,朱玲他们回来了之后的,就安排朱玲和柳云他们认字读书,还有练武,认字就需要你亲自教,至于习武,让朱小姐做就好了。”

        甄甜之前就交代了不少的事情,后来要走了,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有一点没有交代的,就让这个小厮来带话。

        韩启斓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嗯,主子让等消息,如果朱小姐问,就告诉她,这些都是为了以后重要的事情做准备的!”

        这小厮也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韩启斓,韩启斓表示自己都知道了,才看着这小厮离开。

        也不过几日的功夫,本来这屋子里住着的人,一下子就都离开了一般,帛衣和绣言没有跟在甄甜身边,也不愿意就这么闲着,就去帮着做胭脂和染布什么的去了。

        好在两人也没打算放韩启斓一个人在家,晚上还是会回来睡觉的,甄甜离开了,而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反而,还刚开始。

        三日后,刘业不可置信的发现自己手里的银票是假的,那上面的字迹居然可以被抹掉,他拿着到钱庄询问,结果钱庄拿了真正的银票出来,发现根本不能抹去。

        确定他的银票是假的,刘岩趁着这机会,突然发难,说刘业没有能力掌管刘家,而就在这个时候,之前从刘家订货的几个商家过来提货,发现刘家交不出货来。

        刘业手忙脚乱的应付,结果却是忙中出错,引起后续许多麻烦,这时候刘岩站出来,表明自己若是做了掌家人,绝对不会让刘家遭遇这样的问题。

        刘岩仗着的不过是他和木梁的一纸合约,而就在刘家闹起来的时候,韩启斓带着染布坊染出来了两种新鲜颜色的布料。

        价钱比一般的布更贵一点,但因为是新鲜的颜色,所以已经有好多家布庄和染布坊签订了合约,仅仅一个季度,就有接近二百两银子的订单。

        之前被人看做接手都是傻瓜的染布坊,才不过几天,就成了金母鸡。

        而就因为这个,刘业又成了这蔚县里面有名的笑话,成了刘岩攻讦刘业的一个理由,而就在这时候,刘业身边的人给他出主意,让他把染布坊夺回来,至少可以弥补一部分损失。

        刘业本来是犹豫的,结果又传出来有人出高价要买染布坊的时候,还说有人定了一千两银子的染布坊染的新颜色的布料,以后要卖到京城去。

        刘业不免动心了,对于姜少爷欺骗了他这件事,刘业也查出来其实是自己的二叔联合了姜少爷,刘业恨得不行。

        每天看着刘岩得意洋洋,而就在刘业找到韩启斓,要买回来染布坊的时候,韩启斓这边却是死也不松口,刘业说要一百两银子买回来。

        韩启斓自然是不答应,说之前就是一百两从他那里买的,刘业说自己只出了十两银子,外人根本不信。

        加上有人竞价,最后刘业用了五百两银子买了韩启斓现在这个染布坊,当然,按照承诺,这价钱还包括了那两种颜色的布料的染料。

        刘业为了买下这个染布坊,动用了刘家账面上所有的流动资金,等到他接手染布坊的时候,才发现所谓的秘方和染料,根本就是从来没有见过的颗粒。

        韩启斓摇身一变,成了染料供应商,想要这染料,一两就要一百两银子,刘业这才知道自己是被韩启斓坑了。

        刘业要去衙门告韩启斓,只是新任县太爷还没有上任,而且那契约上是没有任何问题,韩启斓当然不怕他找县太爷。

        而刘家也发现刘业居然私下把家里的银子都那出去又买了那个染布坊,对这个同一个坑里掉了两次的掌家人,更是不满意。

        刘岩眼看着自己要胜利了,就在韩启斓高高在上的给刘业报价染料一百两银子一两的时候,朱玲带着柳云几个回到了蔚县。

        回来知道甄甜已经离开,他们都有点失望,特别是柳云他们,还以为自己这一次能得到什么奖励呢,结果没见到人。

        而且还不仅如此,他们还要继续被训练,读书认字还有练武,他们这些小混混当然也想有出息,可是真的让他们自己努力,走这样正派的路子,他们还是没有那个心的。

        这时候甄甜最后说的话的用处就来了,甄甜说了让朱玲看着他们,在朱玲的武力压迫下,柳云他们也只能在痛苦中进步。

        而就在朱玲他们回来的第二天,一位自称为姜家少爷的人到了蔚县,并且亲自上刘家拜访。

        韩启斓远远的看到这位姜少爷,不得不承认这位姜少爷的名声的确不作假,相貌很是英俊,一身书卷气。

        而刘家在听到姜堰的名字之后,整个傻了,刘岩亲自出来见的姜堰,完全不敢相信,指责他是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