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58章 完美作假

第258章 完美作假

        木梁一直拉着刘业说话,不让他离开,刘业还以为自己得到了姜少爷的欣赏,又自以为做得这样大的生意,很是自得,也和木梁聊的开心。

        一个多时辰之后,所有的货物都已经上了车,朱胜带人检查了一下所有的车子,确定都很稳之后,便准备要出发了。

        朱栋见到这样的情况,也过来跟甄甜回报“主子,已经准备完毕,可以出发了!”

        甄甜转身就上了马“出发!”

        “是!”朱栋答应了,车队缓缓的离开。

        随着这边的动作,在一边不远处的一辆马车也跟着动起来,木梁脸上表情依旧淡然,心里面却是松了一口气,这一次可是上千两银子的生意。

        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只有成功了,他们未来才有机会报仇,虽然他们还不知道甄甜如何能帮他们,但是这不影响他们对甄甜的相信。

        现在看着这些货物都已经上了车,这里距离城门并不远,毕竟是库房,如果在繁华区,那费用就太高了。

        只要带着东西离开,他们就已经算是完成任务了,远远的见到朱栋对着自己点头,又看着甄甜骑在马上离开的背影。

        木梁松口气,也笑着与刘业告辞“合作愉快,明年再见!”

        离开的时候又塞了纸条给了刘岩,纸上写着两人约定好见面的地方,刘岩有这个纸条,就不会有担忧,也为他们离开争取了更多的时间。

        刘业和刘岩都满意的看着木梁上了马车,随着车队一起离开,刘业看着手里的银票,开心的不行。

        见那些今天帮着搬运的工人们,也是很开心的大手一挥“今天东主有喜,每个人加一文钱的工钱!”

        这些伙计一个月也不过就那么而三十文钱的工钱,这一下多给一文钱,哪有不开心的,欢呼起来。

        刘岩见到刘业这么开心的样子,脸上也跟着开心,心里面却在冷笑,这一次,刘家都是他的了!

        “主子!”木梁坐在马车上,对着外面骑马的甄甜说话。

        甄甜下马,上了马车“你们这一次做得不错,回去都有奖励!”

        “多谢主子赞赏,都是主子定下来的计划好!”木梁听到甄甜夸奖自己,谦虚的说道。

        甄甜笑了笑,不一会儿,朱栋也上了车,顺手又拉着芙瓷上来,四个人一起坐在马车里面。

        这一次执行计划的三个人就算都到场了,甄甜对他们的工作表示了认同,朱栋直道还好,也很谦虚的客气。

        倒是芙瓷一脸开心,她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这三天的时间,看似好像只是谈生意而已,但是这其中的危险,波动,完全不是一般做事的样子。

        虽然这是坑人的事情,芙瓷却还是很激动,原来还可以这么做事,而且芙瓷也知道刘家是怎么对韩启斓的,这样的人家,就活该落得比韩启斓更凄惨的下场。

        “主子,刘岩已经接到了纸条,但是我看着那个银票完全和真的是一样的,真的可以吗?”

        如果不是甄甜告诉他们,那些银票是假的,他们真的完全看不出来,这造假的技术也太高级了。

        甄甜嘿嘿一笑,千万不要瞧不起一名纯粹的技术工,她作假的水平通常都不会太差。

        其实大康钱庄的银票在防备作假方面是很有一套的,千万不能小瞧古人的智慧,所以甄甜做出来的银票,其实是一一对应着真的银票出来的。

        甄甜是从高利贷那边借来了银票,然后用现代只要搞仿制古书画的都听说过的一个技术,把一个银票给分成两半,出来的是完全一样的银票。

        这样做出来的银票,其实两张都是真的,甄甜当然不会就拿着这个给刘业,她是照着自己搞出来的一半,又做出来的假。

        那银票甄甜用的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墨水,上学的时候都玩过的一个东东,画在纸上完全和一般的墨迹没有差别,但是只要用一种药水抹上去,那写下来的字就会消失。

        都是特制的东西,说实话,甄甜觉得自己为了坑一把刘家,还真的是挺的费功夫的。

        至于她自己分割出来的那一半银票,甄甜也考虑过去钱庄取钱,不过因为那个钱庄的背后有商钱这个人的影子,甄甜也不想打草惊蛇。

        所以放弃了这个做法,五石散的那条路子暂时被晏辰和甄甜默契的同时暂时搁置,这条路子若是查到底,那对二皇子的打击是致命的,但是现在晏辰这边内鬼不除,随便动作说不定会失去先机。

        这也是为什么甄甜在晏辰离开之后,一直都没有去审问张麻子,也没有问商钱赌坊的事情,当然,也因为甄甜现在是真的着急赚钱,她缺钱呀!

        “到时候就可以了,不会有问题的!”甄甜这样说道。

        甄甜还不知道,当刘岩见到了那个所谓姜少爷的小厮,其实也就是甄甜的下人之后,拿到那个药水之后,还是给钱庄造成了巨大的恐慌。

        这是一个他们根本不可能防备的造假者,一个完美的犯罪,如果这个造假银票的人愿意,她甚至可以完美的以假乱真,他们钱庄到时候就得完蛋。

        而且最可怕的是,唯一能分辨的那种药水,也只有那么一点,甚至根本都不知道哪里又卖的。

        而作为罪魁祸首的甄甜,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带来的恐慌,还带着人在路上。

        “你们做好准备,随时听我的安排!”甄甜下车之前,和木梁几个人这么说道。

        三个人互相交换了眼神,一起答应,不说芙瓷,就是木梁和朱栋都觉得,他们以后跟着这位主子,大概过得日子也是不同的。

        跳下马车,甄甜又翻身上马,柳青回头看了她一眼,结果看到甄甜的那个表情,果断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继续看着车队。

        而甄甜却抬头看着远方,一片不算宽敞的道路上,十几辆马车拉着瓷器,蜿蜒着向前,天上碧空如洗,一派夏日的清朗。

        深深的叹息,她前世曾经发誓过,绝对不会像爸爸妈妈一样的诈骗,她宁可压抑自己所有的才能,让自己平庸,甚至故意去吃苦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