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55章 行前交代

第255章 行前交代

        这是很要紧的事情,甄甜自然态度鲜明,即使被看到他跪自己,甄甜也没有松口,只是一直看着柳青。

        柳青被甄甜这么看着,压力也很大“王妃殿下,臣过来的时候看到殿下正在训教下人,所以才会先进来等着的,是臣疏忽了,以后再也不敢!”

        甄甜自己都觉得奇怪,这些个臣子下人似乎是专门挑了今天来找茬一样。

        “我之前应该说过吧,无论什么时候,多着急要找我,都要和我身边的婢女禀告以后再见,还是说你们三皇子的嫔妃你们都是这么想见就见的?”

        甄甜也不想太客气,郑言和柳青都是王府内官,一般来说,大康正经的官职都是为朝廷服务的,如果是宫里面的,就是内官。

        但是如晏辰这样的皇子,外出开府之后,府上都会有专门的官职,负责管理王府的内部事务。

        柳青和郑言就是晏辰府上的官员,这样的官职一般品级不高,如果是那不得宠的皇子或公主府里的官员,一辈子也没有多大的出息。

        但若是得宠的皇子,甚至是有机会竞争皇位的,这样的官职基本就等于未来天子的近臣,以后若是皇子登上皇位,便会飞黄腾达,几乎不逊于从龙之功。

        所以他们这样的官员,对自己服务的皇子是最忠心的,如晏辰身边的郑言还有柳青,看似现在不过七品九品甚至不上品级,但是一旦晏辰登基,他们这些人就飞起了。

        这是真正的自己人,所以甄甜才会更说的明白,如果连自己人都不能守着规矩,那规矩定出来是用来看着玩的吗?

        柳青今天会这样也是不想被人看到自己,这宅子里面都是女子,甄甜还是王妃,他每一次过来都会尽量不要表露出行踪,也是不想影响了甄甜的名声。

        今天过来正好碰上甄甜带着丫鬟训人,又有别人在,才会想着到一边躲避,一时就忘记了甄甜说过的规矩。

        实际上,如果在王府,他这样做事,也是大不敬的,不管甄甜现在对外身份是什么,她只要是晏辰承认的王妃,晏辰的所有手下,无论是服气还是不服气,都必须给甄甜应该有的尊重。

        柳青留下来本来就是保护甄甜的,晏辰给他的命令是所有都听从甄甜的吩咐,他今天这样违背甄甜规定的规矩,不说别的,甄甜直接一句话说不用他了,都没有一点问题的。

        “请王妃赎罪,以后臣定当谨守规矩,绝不再犯!”柳青又磕头认错。

        甄甜喝了一口茶,哼了一声“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再有下次,你应该知道!”

        柳青急忙答应“臣绝不敢了!”

        抬头的时候看到甄甜手里面的东西,便更是冷汗下来,那是一只六尾凤凰点翠的簪子,外人可能不知晓,但是柳青这样的,只要一看便知道,这是皇子正妃才能戴的东西。

        甄甜随手把玩着这枚簪子“若是有下次,我应该还有处理了你的资格吧!”

        柳青低头“臣绝对不会再犯!”

        “起来吧,到外面等着,一会儿我与你一起过去!”甄甜挥手,总算是把今天的事儿给揭过去了

        柳青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才起来,心里面只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冲了他们家王妃的规矩。

        其实之前柳青对甄甜的认识真的只是从郑言的转述中知道的,但是就算听得再多,没有见过,总显得没有那么真实。

        毕竟甄甜出身也不大明白,然后之前就在村子里面生活,还以为就算优秀,也不过是超过一般村姑而已,但是哪里想到甄甜这个人居然与他们家三殿下有种莫名的相似。

        沉稳,而且气势强大,让人不自觉的就心悦诚服起来。

        柳青站起来出去,甄甜把手上的凤簪收到工坊里,又拿了一件之前她自己做的衣服出来,对外面道“帛衣,绣言,进来给我更衣!”

        帛衣和绣言讨论到最后也没有一个结果,最后还是到外面候着,听到甄甜叫她们,两人急忙进门。

        绣言过去帮着甄甜脱下来现在身上的穿的衣服,帛衣则是过去拿着要换的新衣服,结果在看到这衣服的时候,帛衣楞了一下“娘子今天要穿这一件吗?”

        这赫然是一件白色的男装,和之前甄甜给晏辰做得那一件是一个样子,料子也是一样的,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大小是不同的了。

        甄甜点头“嗯,今天不用你们跟着我了,这几天好好看家!”

        这衣服是甄甜之前准备的,她这个相貌,就是穿着男装,也看得出来是女子,所以不是为了掩饰身份。

        而是因为,蔚县这边距离边境有十几日的路程,还要登山,她如果穿女装,特别显眼不说,有不方便,既然要出门,自然捡着方便的来。

        至少不至于一眼就看到他们这批人里面有个女子,帛衣听到甄甜的话,也不再问别的,过来帮着甄甜穿上衣服。

        又拿了一条玉色的发带把甄甜的头发绑起来,结果甄甜看着自己胸前这两坨,叹息一声,拿了布条绑紧了,这样不明显之后,才出门来。

        周达和江华早已经吃了饭过来,见到甄甜出门,先因为她的打扮愣了一下,之后马上行礼“主人!”

        甄甜把自己昨日加班画出来的设计图给两人“这是我给秦力画出来的设计图,我之后要离开蔚县,秦力那边就由你们两个负责。

        有什么问题都自己想办法处理,若是实在不行就去问启斓,还不行就拖着时间,等我回来!”

        事情有轻重缓急,目前最要紧的就是去边关交易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要让步,甄甜当然也不放心一切都交给下面的人。

        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还有很多的缺陷,唯一能撑得住事的就一个韩启斓,韩启斓这边也有自己的许多事情。

        所以甄甜即使都交给了周达他们,还是多嘱咐一句,若是实在不行,就拖延时间到她回来,去的时候慢一点,毕竟带着瓷器,回来的时候她骑马,速度就会快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