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52章 咖啡加甘草

第252章 咖啡加甘草

        正好晚饭也做好了,甄甜用饭,韩启斓则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现在激动的根本吃不下饭。

        她之前只想过甄甜可能拿着这个契约黑刘业的钱,因为契约上是一百两,甄甜可以逼着刘业把染布坊还给刘家,刘家必须赔偿甄甜契约上付出的那一百两。

        虽然实际上甄甜只给了十两银子,但是这件事没有任何证明,只是凭借一张嘴,那就说不清楚了。

        有这个契约,甄甜想黑刘业银子,还是非常容易的。

        但是今天甄甜的话让韩启斓明白,自己为什么是比不上甄甜的,因为她只想到黑银子,甄甜却是想要用这个染布坊,再狠狠的坑刘家一顿。

        连续栽到坑里面的刘家和刘业必然会引起更连续的反应,结果自然不用赘述。

        韩启斓低头看着这一纸契约,完全可以想象到,因为货物都被人骗走之后,刘业在知道自己之前卖出去的染布坊可以染出独特颜色的布料之后,该是如何宛如抓住最后一丝稻草一样的抓住这个机会不放。

        何况木梁和说了刘岩的想法和计划,要让自己在出现如此巨大的失误之后再坐稳这个掌家人的位置,便必须能拿出来自己的确胜任的证明。

        一个曾经被他买下来又转手的染布坊,就是甄甜摆在刘业面前的机会,到时候不愁刘业不上当,因为还有一个会捣乱的刘岩在呢。

        要知道此时距离甄甜买下来染布坊也没有多久时间,谁能想到那时候的甄甜到底给算计了多少,这样的思谋,韩启斓自愧不如。

        连续一个坑接着一个坑,根本就是算计了刘业的所有心思,甚至不容得有一点意外。

        把契约收起来,韩启斓深深的呼吸,她唯一庆幸的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和甄甜作对。

        韩启斓还不知道,今天她不过看到甄甜在生意场上的算计和决断就已经惊奇至此,以后见到晏辰,才知道这世间也许从一开始就注定有人是要在一起的。

        晚饭之后甄甜把秦力家里的设计图再次修改出来,其实建筑也没有太多的特别,不过就是多了一个三层的小楼而已,这个时代也不是没有盖过这样的楼房,所以不难。

        甄甜只是把外部的景象画的更清楚,避免到时候盖不出来甄甜设计的样子,一直到很晚,甄甜才把外观设计图打印出来,回去睡觉。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起来甄甜便觉得脑袋涨涨的,连续两天没有休息好,她也有些不舒服。

        帛衣和绣言很早就起来准备了早饭,此时听到甄甜的屋子里有动静,便敲门“娘子可起来了吗?”

        “嗯!”甄甜揉着脑袋,坐起来。

        帛衣和绣言马上端着盆子进屋伺候甄甜洗漱,见两人过来,甄甜指了指旁边“绣言去磨点咖啡,一会儿煮了给我!”

        绣言马上把毛巾什么的放在一边,跑到一边给甄甜磨咖啡,炒香的咖啡豆被磨成粉末,绣言拿了一个小小的纱布包,把咖啡粉收进去。

        然后匆匆出去放在水壶里煮在炉子上,不一会儿的时间,厨房里便一阵阵的咖啡香。

        韩启斓也正好起来,过来给甄甜请安,甄甜洗了脸,还觉得自己肿的猪头一样,结果抬头看着韩启斓,简直和她姐妹一样,黑眼圈赶上国宝了。

        “你怎么也这样,正好我让绣言煮了咖啡,你也跟着喝点,提神的!”甄甜拿了保湿水仔细的扑在脸上,一点点的看着水被吸收,又拿了乳液来擦脸。

        韩启斓见甄甜笑话自己,也有一点不好意思,她到底是有点撑不住事,激动的过了,晚上都没有睡好。

        “那奴婢就不和娘子客气了,奴婢真的需要提神一下!”韩启斓也是之前有一次见甄甜煮咖啡,也不知道那个是什么东西,反正闻着就是焦了的味道。

        甄甜终于做完基础保养,只擦了一层防晒,打了个哈欠,正好绣言也端着两杯咖啡过来,路上的时候,虽说一直忙着自己的事情,绣言还是忍不住的看了看院子外面。

        不过也只是看了一眼,就又端着咖啡到屋里。

        甄甜自顾自的端着一杯,纯粹的美式咖啡,苦涩中带着焦香的味道依旧是那么熟悉“果然加班的早晨,一杯咖啡就足够美好呀!”

        韩启斓见甄甜这么享受,也喝了一口,满口的苦涩让她险些吐出来,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看着甄甜的眼里都是敬佩,居然可以这么享受的喝这么苦的东西。

        不过,说这个可以提神,韩启斓是相信的,谁喝了这么苦的东西,也都有精神了。

        甄甜似乎是看出来她喝不惯,故意问道“启斓觉得这咖啡的味道如何?”

        韩启斓认真的道“奴婢觉得,加点甘草味道会更好!”

        “哈哈,你怎么不说加糖呀!”咖啡和甘草的混也真的让人不笑不行呀。

        韩启斓见甄甜笑,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她说道“这样苦涩的提神药,加糖就不大好了!”

        未来很多年,咖啡中毒的韩启斓每天都要喝咖啡,也不会忘记这时候的自己有多傻。

        甄甜笑了笑“这可不是药,这是饮料,你以后会喜欢的,一天不喝就会想的那种!”

        韩启斓还是不可置信,等着咖啡没有那么热了,一口喝完,皱眉表示,她还真的需要吃糖,这个太苦了!

        “娘子,早饭已经准备好了,现在用吗?”帛衣把甄甜洗漱的水倒了,回来行礼询问。

        甄甜点头“嗯!”

        率先起身,她没有喝完的咖啡被绣言端着,帛衣和韩启斓也跟在甄甜后面。

        出门的时候韩启斓也看到院子里的人,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到底没有说出口,而甄甜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继续到一边的房间里吃早饭。

        “娘子,他们跪了一个晚上了!”进门之后,韩启斓还是问了一句。

        甄甜本来准备坐下来的动作顿了一下,又安稳的坐下来“所以?”

        这话说的语气清清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的样子,可是韩启斓却再也不敢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