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39章 组团成功

第239章 组团成功

        朱玲听到甄甜松口,马上开心“没问题,我帮你看着他们几个,谁让我是二当家呢!”

        得了,说到最后,还是个二当家。

        甄甜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告诉朱玲和家里说说,今天就要出门去邹县,这一次不管用什么手段,必须把人尽量留在邹县,她这边也好做事。

        朱玲当然答应,这一下子还有六个小弟,倒是柳云他们知道朱玲要和他们一起去,觉得自己有点悲催,之前被朱玲训练的一幕幕还在眼前呢。

        有了朱玲的加入,甄甜目前最需要的一个团队就正式成军,虽然看似草台班子,但是除了晏辰在官面上的那些人,几乎甄甜这个团队已经自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

        有专门经商赚钱的团队,还有出来办事坑人的,非常完美。

        朱玲带着柳云几个人离开了蔚县,直接赶往邹县,甄甜仔细算了一下,按照她得到的消息,差不多他们到邹县,姜家少爷也在邹县。

        至于到时候这几个一向做事没有什么规则,蛮干的人到底用什么方法来留着人,甄甜就不怎么关心的了,反正这几个也没有真谋命的胆子。

        等朱玲他们都离开了,甄甜又一个人进了工坊,工坊里面,电脑依旧开着,在播放着的歌曲,一侧的桌子上放着几张甄甜仿制出来的户籍。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户籍很复杂,来自不同地方的不同的人。

        甄甜拿起来一个打印出来的计划表,闭上眼睛开始演算她的整个计划,朱玲他们离开,也意味着针对刘家的行动正式开始。

        “娘子,有客来访!”好一会儿的时间,似乎已经都想明白了,甄甜才睁开眼,在纸上又标记了什么,然后就听到帛衣说话的声音。

        甄甜从工坊里面出来,过去打开房门,没有意外的看到了柳青“进来吧!”

        柳青点点头,进门之后把房门又再次关上,回头给甄甜跪下行礼“臣见过王妃殿下!”

        甄甜直接抬手“以后都不要这样行礼了,也不是那京城里面,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万一被人看到了反而麻烦!”

        无论是郑言还是柳青,在面对甄甜的时候从来不会有一点的失礼,这是晏辰在他们面前耳提面命不知道多少次的。

        见王妃就等于见三殿下,王妃的命令等同三殿下的命令,他们都是这么坚定的。

        此时柳青听到甄甜这么说,果然也道“礼不可废!”

        甄甜也没有兴趣一直和她坚持什么,直接问“查到了吗?”

        柳青点头“臣回去查过档案,王妃您买下来的这两个人应该是定州通判和知州的公子,去年定州大旱,粮食颗粒无收,二皇子奉旨开仓赈济灾民。

        但是到定州以后发现定州的粮仓里面是空的,查明后发现是定州知州曹远和通判余庆勾结,将粮食出售谋取私财,后来两家都被判了流放。”

        柳青把自己这几天调查来的告诉甄甜,晏辰之前就和甄甜说过,他们两人身边要用的人,必须要知道底细,拿着卖身契是一种,毕竟户籍都在主子手里。

        但是也不仅仅有户籍就可以了,这个晏辰不解释甄甜也明白,因为甄甜自己就可以随便搞出来不知道多少的户籍。

        “那这两个人的确做了这样的事情,还是像他们的儿子说的一样,是冤枉的?”能查到人,也不过是证明这两个人的来源很明确而已。

        但是光来源明白是不够的,如果他们的父亲真是是被冤枉的,到时候两人表现的好,甄甜也不介意帮他们洗脱罪名。

        柳青见甄甜如此问,又继续说道“定州古为晋州,晋商一向闻名天下,曹远和余庆为人耿直不屈,二皇子需要晋商的支持!”

        有的话不用说的太仔细,只是耿直不屈这几个字,又提了二皇子,甄甜便已经明明白白。

        “如此说来,他们的敌人倒是与我相同了,让人查查曹远还有余庆两家人都在哪里,好好把人给我留着!”

        说话的时候,甄甜的手指缓缓的摩挲着衣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冷笑。

        柳青二话不说的答应“是!”

        “晏辰差不多要到了吧,你有接到什么消息吗?”甄甜又问了一句。

        这个柳青也不知道“臣不得而知,三殿下若是到了,一定会尽快告诉王妃殿下的!”

        甄甜点点头,忍不住的看着东都府的方向,按照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了,希望那边不要在出什么意外。

        “那臣先告退!”柳青见甄甜发呆,似乎是没有要问的了,于是行礼离开。

        甄甜也没有阻止,在屋里发呆了好一会儿,不过她这样悠闲发呆的时间也是不多的,因为周达还有江华过来了。

        要在青山村盖的房子,甄甜没有打算把电都用上,毕竟这个东西甄甜自己也还弄不大清楚,到底什么适合导电,还有电灯是怎么做出来的。

        现在连玻璃都没有,要做出来电灯也太难了,白炽灯也不行,她只是想着把下水道还有地热那一套给弄出来。

        当下大康冬天,即使是皇宫里面都是烧炭的,这其实有一定的危险性,而一旦可以做到采取地热,至少不用担心冬天屋子太严实而中毒了。

        只是显然仅仅是卫生间这一件事,就不那么简单了,甄甜真的差点就把工坊的马桶给拆下来了。

        反正工坊能自己恢复,不过她最后也没有那么干,倒是想到了,等着刘家的瓷器厂拿到手,她这边也可以自己烧马桶出来,还有洗手台。

        高端的青花瓷,骨瓷都可以做起来,但是其他的也可以试试看么,甄甜觉得世界很大,她大有可为。

        这一日晚饭之后,甄甜把木梁还有朱栋还有芙瓷叫过来,三个人这几天都比较清闲,甄甜也不让他们出门,他们几乎就在家里待着。

        芙瓷跟着学了一下写字,而朱栋还有木梁基本上就是按照甄甜的训练,用甄甜的话来说,建立强大的心理素质。

        又可以解释成为,怎样面不改色的说胡话,三人互相掐准脉搏,同时对对方说谎,就是那种非常明显就是谎话的内容,然后的保证脸不红心不跳。

        即使是多么夸张的话,也要表现的和真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