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36章 伪造文书

第236章 伪造文书

        朱栋和木梁两人没有从甄甜这里得到确定的答案,不过看到甄甜把他们父亲的名字记下来,还有甄甜说话的语气。

        两人的父亲官职不大,也不过六品官而已,可是那也是正经的官家子弟,父亲是正经的两榜进士出身,他们还是有些看出来,自己现在卖身的主子,似乎是与之前有所不同的。

        把人带回来之后,甄甜就让芙瓷到锦绣布庄定了几件衣服给木梁还有朱栋。

        之后甄甜就一直在自己房间里,朱栋和木梁两人没有什么事,就在家砍柴挑水,帮着做活。

        “娘子在忙吗?”中午韩启斓从染布坊回来,知道甄甜在屋里,便过来敲门。

        “进来吧!”甄甜应了一声。

        因为甄甜说了让韩启斓最近专注做染布坊的事情,今天她特意让人过去收拾染布坊,然后把染布坊收拾起来,看看哪些能用,哪些不能用,有什么需要添置的,就添置一下。

        她这看着差不多,中午回来吃饭,顺便和甄甜说说进度,结果进门就看到绣言在一边拿着一个什么东西在磨石头,帛衣则是在给甄甜磨墨。

        韩启斓走近“娘子在做什么?”

        结果过去就看到,甄甜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份户籍,说是户籍,但其实也不算,因为上面没有红色的印章。

        韩启斓的脸一下子白了“娘子,您这是!”

        这怕是一看就能看出来,甄甜现在做的是仿制户籍,伪造文书,这可是要命的大罪,韩启斓不知道甄甜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甄甜回头看了她一眼“染布坊那边什么情况,我这边有个新鲜的染布方法,到时候也可是试试,做个新品打打样!”

        甄甜一笔一划仔细的看着户籍上的字迹,为了避免户籍被仿造,写户籍都是用专门的馆阁体,因为是在衙门进行登记的。

        一般读书人都是为了考功名,所以都会专门练习这种馆阁体,这是一种十分端正的字体,不会有很大的特点。

        甄甜的毛笔字,用晏辰的话来说,勉强可以看得,要说水平,那就真的没啥好说的了。

        所以甄甜现在也是很努力在仿照这个字体,她也想好了,实在不行,就把目前她这边所有人的户籍都扫描进入电脑,然后一个一个的抠图出来,组成一个户籍文书出来。

        打印出来以后甄甜拿出来拓印,就是在上面铺上白纸,一点点的描出来,基本上和小时候上学的时候的描红差不多的意思。

        甄甜写完以后自己看着,笑了“这馆阁体还真是不好练,还是差点意思!”

        “娘子,伪造文书,这是要命的事情,您……”韩启斓还是劝说甄甜,好好的干嘛要仿这种要命的文书。

        听到韩启斓这么说,甄甜让绣言把的打磨好的印章拿过来,沾上印泥,直接印在她自己写的文书上,仔细看了一眼“还差点意思!”

        然后就把自己伪造的文书给收起来,又看着韩启斓,见她一脸担惊受怕的样子,浅浅的笑着“启斓不用担心,不过就是做点小东西而已,不妨碍什么!”

        也不看看,大康的三皇子还不是自己随便伪造户籍,要不甄甜和晏辰的婚书是怎么搞出来的,甄甜又不是不认字。

        办理婚书的时候,甄甜可是亲眼看着晏辰那个户籍上写着,他是什么流水县人,鬼知道为什么这个时代会有一个县叫流水县。

        当时她看到的时候差点去检查晏辰的身体构造是不是人类了,毕竟流水线上下来的,基本和活物都没有什么大关系。

        那户籍做得多真实,晏辰甚至敢和甄甜一起拿着去衙门办理婚书。

        在现代的时候,那些搞传销的都能糊弄什么红头文件,所以坑人这种事情就是看谁胆子大,甄甜的母亲在现代的时候,对这种仿造的招数,都不屑用了。

        太低端,甄甜这也是随便弄一下看看,以后肯定能用上。

        没有网络的时代真是不错,随便搞出来个户籍,基本想要查证是不是真的都难,忽悠人一下子成本就变得好低呢!

        甄甜会想着自己搞个户籍出来,其实也是因为看到晏辰能搞出来一个,所以她也试试看。

        三皇子这么搞都不怕出事,她这个三皇子妃搞起来也应该问题不大。

        甄甜还不知道,某三皇子晏辰同学的本事不要太大,他不仅仅是拿着自己假的户籍,还弄了一个甄甜的假户籍。

        然后一起去衙门,办理了一个婚书,所以这个婚书到底有没有效,还真是无法说明了。

        说完以后,甄甜见韩启斓还一脸纠结担心的模样,甄甜深深的叹息“启斓,什么事也没有,知道吗?”

        她也算是知道为什么晏辰听到她说自己要用韩启斓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没有所谓了,果然小地方的人,见识就是多也是有限的。

        韩启斓也算是有见识的了,但是胆子还是太小的,伪造文书的确是大罪,但是甄甜完全有理由相信,就是这时候的大康,敢这么弄户籍的,绝对有不少。

        甚至是一些富商,有些关系就可以做到,韩启斓却因为甄甜自己弄这个一脸的担忧,老祖宗还说过呢,窃珠者偷,窃国者诸侯。

        老祖宗很早就告诉咱们了,既然要搞事,就要搞个大的,千万别都已经出手搞事了,还弄的不上台面。

        甄甜和晏辰是要做什么,直白点说,搞皇位呀,想当皇帝,还在乎这点小奸小恶么,坑人流氓什么好使来什么,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方式没有好坏,关键是要对什么人,比起二皇子都用五石散来荼毒百姓了,甄甜觉得自己只是坑那么几个人,简直是个小天使呀。

        韩启斓也知道甄甜的意思,她看着甄甜“娘子做事,奴婢不敢说别的,只是希望娘子万事注意,三思后行!”

        也只能这么劝说了,甄甜是主子,她们是奴才,她们只有听话的份儿。

        甄甜听到了也不生气,笑了笑不说话,这时候的韩启斓还不知道她的主子干出来的事情,伪造个文书什么的,都不算什么。

        她之前还仿造了一个二皇子的身份令牌呢,后来韩启斓跟着甄甜的时间长了,果然就没有什么话说了。

        未来的韩启斓就会知道,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商人,底线真的不能太高,会扯着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