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35章 两个官二代

第235章 两个官二代

        “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哪里人,都多大了,认识字吗?”甄甜带着三个人到自己住的这个院子里,然后问三个人。

        “娘子,奴婢原名玉娘,昨日被改名做了芙瓷,今年二十岁,是东都府后水县沟水塘人,奴婢不认识字!”

        最开始说话的还是女子,这小妇人年纪不大,做事倒是大方。

        甄甜看着她“你已经成亲了?”

        她才问完,便见到芙瓷眼睛里闪过哀伤“娘子,奴婢是被男人休妻的!”

        甄甜微微皱眉“你男人现在何处,做得是什么事情?”

        芙瓷连自己被休都说了,这个自然也不隐瞒,才道“娘子,奴婢之前的夫君目前在袁州做县令!”

        这话一说出口,甄甜还没有什么表情呢,剩下的帛衣还有那两个男子都是一脸惊讶,夫君做官,被休的妻子却卖身为奴,听起来就觉得这其中很复杂。

        甄甜心里面也叹息,这世道上,苦命的女子也真是太多了,这般聪慧的女子,偏偏成了那遇上陈世美的秦香莲。

        能敏锐的看出来甄甜的暗示的女子,想有知道很聪慧了,可是就算如此,也一样留不住到想要攀高枝的男人。

        都说考中进士之后封妻荫子,可是有多少男人有了高位,就求得更高,得了贵女的喜欢,就让糟糠妻下堂呢。

        古往今来,其实一直很现实的,都不是女人,而是男人呀!

        “袁州吗,这边没有认识你的人吧?”

        甄甜要做得事情,需要的是生脸孔,如果是本地的,关系复杂,容易被认出来本人身份的,就是多聪明也是不能用的。

        芙瓷摇头“奴婢只有爹娘两位亲人了,现在都跟着主子,我那没良心的夫君也距离这边很远,我那公婆这一次水灾都死了,没有人认识我了!”

        这个时代本来人口流动就不多,所以一般人到了外地,是基本上很难遇到熟人的,像那个玉翘和孙三娘能相认的,真是天大的缘分。

        是很少见的,现在甄甜听着芙瓷这么说,就没有继续问。

        倒是巧合,今天这三个人,居然都是东都府的,他们互相也不认识,这两个男人,一个改名做了木梁,一个是朱栋。

        之前都是被分配过去盖房子的,两人比起芙瓷背后的故事,就要简单多了,家里受灾,没有饭吃,就卖身了。

        两人说的简单,甄甜却一直看着他们“你们两人互相是认识的吧?”

        大概是没有想到甄甜会这么敏锐,两人神色都是惊慌“主子……”

        “我只问你们,户籍可是真的?”甄甜没有听他们解释。

        甄甜买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普通人家,什么叫普通,普通就是没有机会接受教育,生活水平也非常一般的人家。

        这样的人家出身的,是女子,比如芙瓷这样的,因为受限于大康对女子的一些规矩,所以即使聪明也没有机会发挥自己的才能和智慧。

        男子若是聪明的,基本上不会混到需要卖身的程度。

        这话说起来好似很复杂一样,其实简单来说,这个世道,真的聪明的,比如对甄甜的暗示可以这么敏锐的男人,要混出头的方法有很多,卖身绝对是代价最大,最不值得的一种。

        所以对芙瓷的话,甄甜完全相信,因为是女子,就是聪明也一样可能会明珠蒙尘。

        但是这两个男人么,即使两人遮掩,甄甜还是能看出来,他们互相是认识的,而且两人会卖身,也不是普通的受灾,活不下去了。

        “是真的,主子,奴才……”两人咕咚一声跪下,要跟甄甜解释。

        甄甜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会甘心卖身为奴,要不就是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也没有能力翻身,要么就是,隐姓埋名,隐藏身份,我说的可对?”

        木梁和朱栋苦笑,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的目的居然会被甄甜一眼看破,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敢隐瞒。

        “主子听奴才解释,我们本来……”两人一起和甄甜介绍了自己为何卖身。

        这两人的确是没有其他的亲人了,他们两个本来也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两人也算是官宦家庭,虽说只是地方小官,可是家里对他们的教育也是好的。

        只是去年过年的时候,他们的父亲突然遭到检举,被人陷害,全家都流放了,两人也是幸运,出事的时候在外面读书,家里就用了奴才代替了他们的身份。

        他们拿着别人的户籍保住一命,两人虽然是留下来了,可是怎么甘心就这样,所以隐瞒身份想要报仇。

        谁知道他们不小心露出了痕迹,被人追踪,为了躲开那些人,所以才卖身为奴的。

        按理说,两人既然是要隐瞒身份,本来不该这么高调的出来的,只是他们看着甄甜让周达还有江华做得是盖房子的事情,他们如果只能做这个,以后就更不能报仇了。

        所以冒险想要出来,他们猜测甄甜会这样暗示,是有什么别的重要的事情要用人,而且的是对人要求很高的,他们也只是想出来试试,看看能不能再找到机会报仇。

        甄甜听到他们的解释之后,也觉得头疼“你们的父亲是什么官职?”

        两人直接告诉了甄甜,甄甜记下来“报仇的事情先别想了,你们先好好做事,我再看看!”

        这两人也是垂头丧气的,本来是想着既能隐藏自己,还能报仇,结果一下子就被甄甜拆穿了,他们也不敢在甄甜眼皮底下做什么。

        甄甜把两人给她的名字记下来,放在信封里,收起来。

        见他们垂头丧气的,甄甜也没好气“什么样子,你们父亲如果真的是被人冤枉,我自然会帮你们的父亲还回清白,如果不是,你们就什么也别做了!”

        “主人还愿意帮我们?”两人听到甄甜这么说,激动的看着甄甜。

        甄甜看了两人一眼“我说的是如果你们父亲真的清白,而且,你们好好做事吧!”

        甄甜觉得自己运气也真是爆了,随便买几个人,还能弄出两个官二代来,不过也有好事,这两个既然之前是官二代,那一定读书认字,要扮演个什么少爷之类的,可不是手到擒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