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33章 离开

第233章 离开

        那天蒲草一直在流霜帮忙到晚上才回来,女孩子的脸上少了之前的不安,眉眼之间也多了几分欢颜。

        对于在铺子里帮着销售,甚至是给那些客人试用这些化妆品,所有的这些都让蒲草觉得新奇,她以前也跟着韩启斓在刘家学了一些东西。

        但是真的在这个时候,蒲草才觉得原来自己学的这些是有用的。

        所以这才从流霜胭脂铺回来,蒲草就迫不及待的过来找甄甜报账,以前每天只想着跟着韩启斓,一心只有伺候人的丫头,清秀的脸上都好像放光一样。

        “娘子,这是流霜胭脂今天的账目,您看看,小丫姐还说了有一些商品已经货量不足,让奴婢过来问问娘子,什么时候能补货!”

        甄甜接过来她递给自己的账本,看着那上面的汉字,有点头疼,汉字是伟大的,但是阿拉伯数字也是很有存在必要的。

        看着蒲草这么高兴的样子,甄甜把账本放下“我记得以前你也是会给启斓化妆的,是吧!”

        “是,奴婢一直是伺候人梳头和化妆的!”

        甄甜想了一下,指了指一边“你把那个盒子拿过来!”

        蒲草回头看着那个熟悉的化妆箱,心跳加速,她知道,那个就是晏娘子以前给人化妆的时候用的化妆盒,她急忙拿过来。

        果然,甄甜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些基本相同,然后贴着不同标签的盒子,都是流霜胭脂的包装。

        甄甜挑了一些出来,她很遗憾自己的基础保养新品无法继续开发,只能暂时做彩妆,等到她找到机会,看看把晏辰的铺子给整合到流霜里面。

        “我见你化妆很手巧,今天我就开始教你化妆,你以后在流霜铺子里可以教给别的女子!”化妆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能藏着掖着。

        只有别人会用这些彩妆了,甄甜这生意才能做下去呢!

        甄甜现在就是很明显的把自己的身份放在一个决策者的位置,而不是像之前一样亲力亲为。

        她现在的铺子太大,她想自己干也忙不过来,不如培养出来合适的人去接手,她才能有时间去做一些对晏辰和她来说更有用的事情。

        蒲草听到甄甜这么说,一脸激动的跪下“奴婢多谢娘子提携!”

        说是提携不为过,因为流霜宣传的好,而且甄甜的化妆技术也的确很高,所以现在周好几个县都在传说能被流霜的东家亲手化妆是身份的象征呢。

        反正他们附近也没有什么真的贵族,这名声连甄甜都不知道是怎么传出来的,就是之前那个喜儿还有她娘碰瓷,她隐约知道有这样的传说。

        但是因为甄甜真的很忙,所以她基本没有怎么给人化妆,这样反而物以稀为贵了。

        而现在甄甜要把这化妆的技术教给蒲草,这可是实打实有用的技术,以后她便是凭着这个,也绝对不会只是一个普通的婢女了。

        甄甜见蒲草跪下,笑着让人起来,从里面挑了一些基础的商品出来,其他一些比较高级的她还是收了起来,暂时这些也足以应付目前的市场了。

        然后便手把手的教蒲草化妆,帛衣去做饭了,一直跟着绣言在旁边看着,也不敢眨眼的跟着一起学着。

        这一个教,一个学,一直到韩启斓从外面回来,才算结束,蒲草也已经能化简单的妆容了。

        “蒲草这手就是巧,这个妆容我看着都喜欢呢!”韩启斓进门见蒲草脸上的妆容,笑着夸赞一句。

        蒲草脸上都是开心的神色,被韩启斓这么夸,虽然羞涩,可是还接受了这样的夸奖。

        甄甜见两人说笑,也在一边笑着,然后让蒲草离开,只留下韩启斓和自己。

        韩启斓忙坐下,看着给自己上茶的帛衣,一口牛饮“娘子,我已经请以前生意上的朋友查过了,那姜少爷今年二十二岁,今年刚接手姜家生意。”

        “他的样貌可能打听到?”甄甜也喝了一口茶,问道。

        “也是巧合了,我也是今天问了才知道,这姜家的铺子在华北几个府都有,这一次姜少爷接手了家业,亲自谈成了好几综合作。

        这一次他也会亲自过来,至于样貌,我打听的人也只是听说这位姜少爷天纵奇才,很有头脑,还是一位少年秀才!”

        韩启斓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甄甜,毕竟这不是什么现代,有网络,要知道一个人的相貌是不容易的,不过他们查不到这个姜少爷的相貌,想来刘家也一样做不到。

        手缓缓的摸索着衣袖,这是甄甜在思考,韩启斓也不说话的等着。

        “接下来刘家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流霜那边也需要再有新品了,你之后就把染布坊还有流霜新品的事情做起来吧!”

        韩启斓等到最后,也只是在甄甜的口中,得到了这么一句话。

        “好!”不是没有疑问,韩启斓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见她二话不说的答应了,没有提问,质疑,甄甜反而好心情的透露了一句“我会亲自对付刘家,如果有需要你做的,会告诉你,我跟你保证,不出十天,刘家消失!”

        韩启斓听到甄甜这么说,也跪下行礼“奴婢拜谢娘子!”

        之后就是晚饭,甄甜一直一个人在屋子里,就是帛衣还有绣言也不能进去,没有人知道甄甜到底在做什么。

        第二天一早,帛衣和绣言过来伺候甄甜洗漱,又吃过早饭,甄甜就匆匆出门。

        而就在甄甜出门的同时,几辆朴素的马车停在蔚县县衙后门上,天还不亮就见到丫鬟小厮进进出出。

        马车上放着箱子还有行李,等着收拾好了,才见到沈氏和楚怀源两人带着儿女出来,各自上了马车。

        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到了,新任蔚县县令即将到职,楚怀源和沈氏正式离开,去永定府府城开始他新的官途。

        晨曦中,马车哒哒的行过,带着丫鬟走在路上的甄甜见到这一行马车,停下来,看着他们越行越远,一直到看不到背影。

        “娘子?”帛衣见甄甜一直站着发呆,问了一句。

        甄甜听到了,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晏辰走了,县令楚怀源也走了,这蔚县未来,还不知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