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28章 工作安排

第228章 工作安排

        嗯,没错,现代的时候,甄甜的老爹也是个诈骗犯,两人组成一个团伙,一年骗了几个亿!

        一直到甄甜都成年了,事业做得不错了,她老爹老妈也是诈骗界的传说。

        所以有时候想想,也不怪前世那些人都害怕甄甜,有这样的父母,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危险。

        而实际上,现在危险的是被甄甜即将算计的人。

        韩启斓此时听着甄甜问刘岩的事情,也大概猜测出来甄甜这是要亲自出手对付刘家了,于是说道

        “之前刘家的生意一直都是我在处理,刘岩没有什么本事,家里的事业他没有资格插手。”

        在刘老爷在世的时候,基本刘岩就是按月领零花钱的废物,刘老爷对自己这个弟弟可没有怎么看重,甚至早就不想继续补贴这个兄弟了。

        相对而言,刘业也没用,但是毕竟是刘老爷唯一的儿子,之前也接触了一些家里的生意。

        “刘老爷在世的时候也会拿着一些生意让刘业去谈,当做试炼吧,最近他才开始慢慢接触到一些大客户!”韩启斓说道。

        然后才道“如果奴婢记得不错,这个月正好有一宗大客户的生意会来谈,是永定府的姜老爷,他每年都会和刘家签订接近两千两的货物的,我之前也得到消息,今年姜老爷已经把家里的事情都放给了自己的儿子!”

        韩启斓稍微想了一下,就找了一个貌似不错的对象出来。

        甄甜果然笑了“这个不错,你去想办法打探一下那个姜少爷的年纪还有样貌之类的,还有他人到哪里了,查的越清楚越好!”

        韩启斓看着甄甜这个笑容,依旧是甜甜的,却觉得这笑容里面带着什么深意一般“是,奴婢马上去办!”

        听到她回答,甄甜也只是点了点头“我给蒲草找了个不错的事儿,我记得蒲草也懂得看账本,明日起就去流霜胭脂铺子里做事吧!”

        蒲草的卖身契现在到了甄甜的手里,一开始蒲草也有担心,不过她也没有别的依靠,还是陪着韩启斓留下了。

        这些日子她一直跟在韩启斓身边,反而不像是在刘家那样,总是一堆勾心斗角的事情,每天就是那些事情,之前还帮着甄甜安排了新买的那些下人。

        这一次甄甜更是直接给了她一个正经的事情做,还是流霜胭脂铺子里的活儿,蒲草愣了一下。

        被韩启斓拉着一起给甄甜行礼“奴婢谢谢娘子看重!”

        “你们忠心,我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以后流霜的账目就暂时交给启斓了!”

        周家的人虽然用着还不错,不过到底是她自己的铺子,甄甜也不可能都用他们一家人,所以让蒲草过去,一方面能帮忙,另一方面也是避免周家人在起了什么心思。

        先小人,后君子,该信任的会信任,可是也不能不提防。

        蒲草很高兴,甄甜看了她一眼“你过去负责每天和周福一起把账目整理清楚,交给启斓,然后半个月为一个周期的跟我汇报!”

        韩启斓也反应过来甄甜这么做的目的,不过又疑惑“主子,那染布坊还有瓷器的生意?”

        本来甄甜和她说的是让她管理染布坊的生意的,结果现在又是染布坊,又是流霜,还有刘家的瓷器,而且她还听说甄甜买那些人是盖房子的,这么多事情,到底她要负责哪个呀?

        “怎么,启斓你觉得自己只能管着一个染布坊吗?”

        甄甜一句话就让韩启斓的心里火热起来,猛地抬头看着甄甜“主子的意思是,这些?”

        “嗯!”甄甜点头“这些会有各自的负责人,你来辅助我进行管理!”

        这年月能遇到个会看账本的,读书认字的,还能卖身为奴的女子实在太难,本来甄甜是想培养刘小丫的。

        但是现在没有足够的时间给甄甜去培养一个合适的助理,并且因为晏辰身份的特殊,她身边用的人就更谨慎,就像是晏辰说的,必须是命在他们手上,才用的能放心一些。

        甄甜以前那个草台班子,慢慢发展,做个商业帝国也不是不难,但是要用在夺位上,那基本上就是找死的节奏。

        朝廷里面的那些事情,晏辰手下就有得用的人,而韩启斓是甄甜目前看到的,最像回事的一个女商人,也是能最快就能跟她打辅助的人。

        最重要的是,韩启斓没有什么亲人,她的叔叔婶婶也只想卖了她换钱,她有本事,但是偏用毁容了,而且重情,甄甜救了她,这份恩情她会记得。

        而且,不是所有有能力的女子,都有机会发挥自己的实力,甄甜甚至可能是唯一可以提供这个机会的人了。

        甄甜已经想好以后多招揽一些这样的女子在身边帮忙,到时候也让这个时代的人都看看,什么叫做女子能撑起半边天!

        虽然甄甜也说的很明白,韩启斓只是一个辅助的角度,但是这样的重视也已经很难得了,没看到那刘老爷之前那么多年的时间里,也从来没有说放手让韩启斓来接手刘家的生意么。

        甄甜这给她的权力是很大的,她眼睛都红了,行礼“奴婢定不负主子的看重!”

        “嗯!”说着话的功夫,看着那安置下人的院子在眼前了。

        不等走近,就听着院子里一片热闹,这院子也不大,偏偏住着三十多人,好几户人家挤在一起,自然挤吧。

        不过都是苦命人,还没有干活,就有新衣服穿,每天都能吃饱,这些人也是感恩戴德的。

        每天起来就忙着做活,这家里的桌子椅子都擦得锃亮。

        周达和江华两人之前也听周寿说了买下他们的甄甜是打算自己盖房子的,所以这些日子起来就会把男的聚集起来,教他们一些基本的知识什么的。

        两人虽然各自有擅长的,但是毕竟是干过的,所以一些别的都懂一点,也算是倾囊相授。

        剩下的姑娘和小媳妇们年纪相差也不大,就凑在一起洗洗涮涮,今天又在一起说话刺绣,倒是过的和一家人一样。

        正热闹着,有人无意中看到门外来人了,见领头的是甄甜,也急忙停下手边的事情,一起站起来,过去给甄甜开门。

        见她进门,才行礼“奴婢(才)见过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