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19章 聪明人

第219章 聪明人

        “娘子,今天来的一共二十一户人家,每家都是退了三十文钱,一共六百三十文钱!”

        刘小丫进门的时候,见到甄甜皱眉躺在一边的床上,靠着一个软枕,还揉着额头,听着刘小丫和自己算账,甄甜也只是皱眉“还有没退的吗?”

        “是,还有三家没有过来!”虽然都得到了消息,也不是都来找甄甜麻烦的。

        甄甜想了一下“你今天辛苦一下,亲自过去把钱退了,每家再送一套文墨吧!”

        刘小丫听了急忙应了,她现在基本就是甄甜的贴身秘书,甄甜的事情都是她在帮着做得,按理说这些不该是刘小丫做得,怎么说也只能算是甄甜的私事了。

        但是甄甜身边也没有个得用的,听到刘小丫答应了,甄甜也是头疼,她还是挑两个丫鬟用吧,要不也是束手束脚的。

        倒是刘小丫听到甄甜还要送这些人家文墨,也是叹息,今天来找麻烦的这些人根本不明白,晏娘子就是这样的脾气,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这些人只看到眼前的蝇头小利,却看不到晏娘子本身的本事,以前他们周家不也是觉得晏先生很有本事,教书一个月也不少银钱。

        但事实上他们周家这段时间更明白,晏先生赚的那点子根本就不算什么,说句不好听的,就这一个月二两银子多点的束脩,都不够晏娘子一套头面的。

        随便一件衣服卖出去都要几十两银子,但凡聪明一点,也不会和晏娘子生什么嫌隙,以后说不得还有什么别的机会和好处。

        何况能做的起那么大生意的,咋还能是个随便被人欺负的,也就是无知的人,会觉得甄甜还是以前那个随便被人欺负的甜姐儿呢!

        晏娘子现在不差钱的,看看那几户没有过来找麻烦的,这不就得到好处了吗,一套文墨少说也要有十几文钱的。

        而且,这些有眼色的,得到了这样的赠礼,便正好有机会上门道谢,以后的好处,那就更不一定了。

        刘小丫出去办事的时候,还都想着的是这个事情,她去拿着钱去退,这里面有两家是青山村的,还有一家是三合村的,她亲自去跑的。

        甄甜也觉得累,她也不理会别的,直接关上门,回到床上睡觉。

        刘小丫也看到甄甜这样是要休息的,自己离开的时候帮着甄甜把门关好,还特意回去交代周寿多看着一点,有什么事就过去帮忙。

        不过也想着今天一早闹这么大的事情,但凡正常一点,就应该不至于再过来找什么事情,那几乎是过来找死的节奏了。

        一早的闹剧就这么结束,晏辰离开惹得甄甜一晚上没怎么睡,现在这么折腾发泄一番,倒是什么都好了。

        甄甜这一觉睡得黑甜,再醒来外面的太阳已经西斜,肚子咕噜噜的乱叫着,外面一片安静,偶尔传来零星的蝉鸣。

        夏天真的来了,甄甜躺在床上,这样想着。

        其实晏辰走得这么匆忙,甄甜多理性的人也不可能说一点感觉都没有,甄甜自己也奇怪了,之前晏辰晚上也会悄悄起来让郑言给他针灸。

        可是那时候甄甜也睡得安稳,这一下人真的不在身边了,倒是睡不着了,不过那个劲儿,随着今天揍了这群人,也就松了。

        她知道自己现在引人注意,之前晏辰在还好,这时代就是这么回事,女子再过分,家里有个能撑事儿的男人,外面人也不敢多过分。

        哪怕其实晏辰在的时候,甄甜做事也一样是这么嚣张的,他也不会说管着甄甜,当然,甚至会帮着她,可见有这么一个爷们在,就是不同的。

        今天她也是故意这样的,以前她不知道也算了,知道晏辰身份之后,她就知道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晏辰不答应教书了。

        她那时候还以为晏辰是觉得自己腿腿不好,所以自卑什么的,但后来晏辰也解释过了,这时代对于师徒关系的界定,是很严肃的。

        拜师就是拜师,欺师灭祖,那可是大罪,晏辰之前说了不用拜师,现在这些人不知道晏辰就是皇子也就算了,以后知道了,难保不会拿着晏辰的名头说事。

        所以今天这些人过来,正好她也趁势把事情搞得更大,雷霆一击,让这些人一下子就害怕了,再找借口把人逐出师门。

        她是晏辰的娘子,这个资格还是有的,而且接下来她要做的事情很大,为了避免再有一些不上档次的小人出来作乱。

        甄甜今天故意这样强势的威胁,让他们都知道,别说是得罪甄甜,就是不小心说了一句话惹了她不开心,她这边也会马上动手,就是这么的不讲理。

        最后那一句承诺甄甜也没有给,这样一来,几乎大半的人都能吓走了,至于剩下的,甄甜只能一个一个的对付了。

        从和晏辰在一起,甄甜不和青山村的人多接触,一方面是因为她和这些人本来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原主被欺负成什么样了,这些人还不是看着么。

        就是周家的人也是一样的,不过甄甜也不会为原主抱不平什么的,人活一辈子,自己没有本事,不知道拼命,不知道抗争,就别怪人欺负你,不把你当回事。

        原主懦弱到最后也只会求死而已,甄甜瞧不起这样的人。

        说到底,人一辈子能遇到个愿意在你低落的时候伸手的,就已经是难得了,指望着别人,真的就是死也活该。

        所以她根本懒得和人交流,而且别看这地方偏,其实人心都是一样的,家家户户过得好的,周家算好的了,一年到头一家也不过二两银子左右,还要花费,基本没有的剩。

        不好的一年估计几百文钱就过下来了,就这么一个情况,甄甜能赚钱的事情传出去,但凡她给过一点好脸的,都得上来张口。

        人情这东西在甄甜看来其实没有大用,你真的不行了的时候,人情没有用,照样都恨不得痛打落水狗呢!

        她也懒得在这方面费功夫,反正这些人怎么着,也不会有她会赚钱,这一点甄甜近乎是自信,甚至是自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