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09章 离开

第209章 离开

        现代的甄甜隐藏了自己所有的锋芒,就好像是心里面得了病一样的,甚至让自己去和一般的人一样去经历坎坷,去悲催的上班。

        一步一步,从来不多跨一点,生怕被人看出来了,就会说一点什么。

        后来她二十三岁的有了自己的事业,回到孤儿院的时候,所有人都用一种接待成功者的尊重态度。

        可是她还是听到了,那些人在背后说着,不愧是诈骗犯的女儿,就是有头脑,她生来就聪明,却仅仅是因为有那样一个母亲,她所有的聪慧都成了罪。

        即使她努力的让自己平凡起来,最后的结果依旧是一样的,所以她委屈,她甚至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这些了,干脆就做个最出风头的人,有什么不可以的。

        只是她没有机会了,而来到这个世界,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除了赚钱之外,还能做什么。

        是晏辰的身份,还有他做的事情,让甄甜发现,原来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她真的可以重新开始,她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

        即使作为一个女子,也许她的行为都是离经叛道的,但有一个男人会一直支持她。

        所以,甄甜笑了“是我该谢谢你,你让我想知道,我到底可以创造出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她毫不讳言的用了创造,甚至不是改变,这里再不会有人去研究她母亲,到底是不是一个随手之间就骗了上亿财产的诈骗犯。

        不会因为看到她的聪明就觉得她也会走歪路的骗人,那些个偏见,眼光,她都不需要介意,因为她只是这个时代的一个普通女子而已。

        所有的经历让甄甜看的更开,所以她的道谢是真诚的,如果晏辰能够一直这么信任她,她也想看看,自己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到底能开创出来一个怎样的文明和时代。

        记载在史册上的她,又会是个什么模样,那其实也很有趣,不是么!

        晏辰又抱人在怀里,好一会儿的时间,才问她“玛丽苏是什么?”

        甄甜哈哈笑了“玛丽苏就是,我可以随便表,但是所有人都爱我呀,哈哈!”

        晏辰见甄甜笑得开心,一脸莫名,然后也跟着笑了。

        当天夜里,晏家的马车离开青山村,而第二天这些孩子们来上课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先生。

        深夜里,甄甜的手上拿着手电筒,看着郑言推着晏辰的轮椅上了马车,周禄就在他不远的地方,也看着马车缓缓的离开。

        就在离开之前,晏辰告诉周禄让他继续留下来,听从甄甜的吩咐,并且给了他一块校尉令牌。

        只说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校尉,让他继续好好给甄甜办事,以后还有进步。

        周禄也是完全没有想到,一直到最后晏辰离开,也没有告诉周禄他的身份是什么,但是周禄现在跟着晏辰学了不少东西,见识和思想也绝非从前。

        所以即使猜测不出晏辰是皇子,也知道对方一定不是普通人。

        一直到马车的影子都消失不见,周禄才回头“晏娘子早些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再过来!”

        听到周禄这么说,甄甜没有说什么“你回去吧!”

        周禄想要再说什么,可是毕竟不好,也只能转身回家,回去就找自己媳妇说话去了。

        而甄甜却一个人站在黑暗里,她熄灭了手里的灯,回头看着沉默在黑夜中的院子,今天之后,那个每次她回来都等着的人,不在了。

        “又是,一个人了……”许久许久,这一片暗黑的旷野之中,才传来一阵女子沙哑的苦笑。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一样,已经坐在马车里,走了很远的晏辰猛然回头,似乎明白晏辰的不舍,郑言也道“三殿下,二皇子的人已经快找过来了,现在不能暴露王妃在这里的!”

        晏辰闭上眼睛“嗯!走吧!”

        郑言加快速度,好一会儿的时间,晏辰才又睁开眼,他也要加快速度,不能让小媳妇等的太久呀!

        “你可回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着急让你过去?”周禄回到家的时候,别的屋子都已经是熄灯了,他才推门进屋子,就听着刘小丫问自己。

        周禄忙换了衣服,到一边的盆子里洗了洗,才上床“晏先生走了!”

        本来还躺在床上的刘小丫听着这话,一下子起来“什么,走了是什么意思?”

        “小丫,你听我说,之前我就一直跟着晏先生学习,他身份一定不一般,这事儿我之前没有告诉你,但是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就和你说说!”

        周禄也考虑过要不要告诉媳妇,但是他们是两口子,晏先生离开的时候让他听甄甜的吩咐,可是晏先生不在家,他一个大男人,如果和甜姐儿接触的多了。

        外面不知道要传出什么风凉话来,现在他们周家和甜姐儿有钱了,村里人本来就盯着呢,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甜姐儿有什么事情就通过小丫来传递。

        也正好小丫就是甄甜身边的助理,本来就经常接触,这样也避免了好多麻烦。

        刘小丫坐起来“身份不一般?这个我也能看出来一点,晏先生是离开了吗,什么时候回来,那学堂怎么办,这才不到两个月呢,晏先生走了,甜姐儿怎么和村里人交代?”

        这哪里是一句话的事情,之前李长贵就在私下里总是和人说晏先生这个学堂做不长久,现在李长贵下来了,李忠一家也不见有什么动静。

        可是那陈二还有杨七两家可是到现在还总是说一些风凉话,如果晏先生真的离开了,可想而知甄甜要面对的是多大的怒火和刁难。

        “晏先生到底是怎么想的,做爷们的,就这么说走就走,把这么大的烂摊子给媳妇处理,算什么呀!”

        刘小丫一直跟着甄甜身边做事,和甄甜的关系自然亲密,虽然现在两人是雇佣关系,私下也是朋友,都是女人,刘小丫为甄甜抱不平。

        “好了,这话你别和甜姐儿说,晏先生离开的匆忙,甜姐儿也是答应了的,咱们还能比晏先生还有甜姐儿聪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