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01章 黄河水患

第201章 黄河水患

        “是!”周大郎不忍直视刘家这些人,之前他只是听说刘家的人在回春堂找麻烦。

        现在看来,结果很反转嘛,周大郎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别得罪甄甜才对!

        甄甜伸手拿到周大郎给自己的卖身契,上面白纸黑字,还有韩家叔叔婶婶的手印“都给我听好了,以后韩秋霞就是我的下人,若是再让我看到你们打我下人的主意,哼!”

        最后,甄甜又踹了踩了刘业和刘岩一脚,这两人听到甄甜居然拿到了韩秋霞的卖身契,不可置信“怎么可能,韩氏是我刘家的人,谁有资格卖她!”

        周大郎的身后出现一对夫妻,两人的头上已经是白发苍苍,听到刘业这么说的时候,理直气壮的。

        “我韩家的女儿好好的嫁给你们刘家,也伺候自个儿爷们到老了,现在守孝一年,当然要回我们韩家了!”

        韩家这两个也是不要脸的很,一个侄女卖两次,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刘业也不懂这个,看了一眼身边的刘岩,结果发现刘岩那和他如出一辙的脸上也是猛然变色。

        “有这个说法吗?”刘业不私心,又问了一遍。

        刘岩叹息,他们怎么把韩家这两个卑鄙的老货给忘记了,这样一来,韩氏是没有办法被他们弄回家了。

        刘岩只要想到之前他们这些人被韩氏一个女子压制的不能反抗,就觉得这一次放韩氏离开刘家,以后的结果会很可怕。

        刘业说不出话来,但甄甜把这群渣滓打了个过瘾,心情爽快了不少,直接从他们身上起来“滚!”

        打也打不过,现在韩氏也成了别人家的奴婢,刘业也没有别的办法,被甄甜放开之后,磕磕绊绊的就走。

        “你们等着,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都走了好远了,知道甄甜她们追不上来了,刘业才回头说了这么一句。

        才说完,就看着一个什么东西冲着自己面门而来,那却是一个好似鞋子一样的东西。

        刘业急忙躲开,撒欢一样的跑了,朱玲在一边看着甄甜笑“没想到你还有练暗器呀!”

        甄甜神色淡定往回走“算他跑得快!”

        每一次中二的反派都要留下这样的话,好像这样就能显得自己输得没有那么难看一样,实际上一样的难看。

        韩氏的叔叔婶婶见甄甜这么彪悍,连刘家的人都跑了,知道甄甜以后就是韩秋霞的主子,也故意凑上前来“那个……”

        甄甜回头“滚!”

        朱玲在一边看到了,也是把鞭子打在另一只手上“怎么,也想吃吃我手里的皮鞭的滋味?”

        韩家这两个老货哪里不知道甄甜和朱玲是不好惹的了,谄笑着就离开。

        周大郎看着这边的事情暂时了了,就准备回店里继续帮忙。

        甄甜想到郑言还等着自己,有些抱歉的对朱玲道“今日我还有事,等有空了再找你玩!”

        朱玲也很体谅,点头答应“我去里面看看她!”

        即使不说,甄甜也知道朱玲说的是韩秋霞,那天在流霜铺子里朱玲和韩秋霞是见过面的,但那时候韩秋霞还是那个气场很强,要被张夫人求着见面的刘家掌家人。

        而现在却成了甄甜的下人,怎么不让人心生感叹,朱玲也不是看笑话的意思,否则今天她也不会刘小丫叫她就过来了。

        甄甜没有阻止她,点了点头,和周大郎一起去了流霜。

        “殿下!”甄甜才上楼,郑言便过来跪下行礼。

        甄甜是晏辰亲口承认的王妃,之前甄甜不知道这些,郑言也不用这样恭敬懂礼,但是现在甄甜已经知道了,郑言在礼仪上就不会出错的。

        “你起来吧!”甄甜坐下来,让郑言也坐下。

        “谢殿下!”郑言道谢之后恭敬的坐下来。

        甄甜点点头“你之前要说的是什么?”

        “最近二皇子动作频繁,三殿下这一次出来是奉了陛下的命令来处理黄河水患的事情。

        开年的时候冰雪融化,黄河两岸的农田被冲散了许多,许多人流离失所,陛下让三殿下过来处理这件事,本来也存着考验的意思。”

        郑言仔细的从头来说“出现水患,本来就混乱,二皇子依仗如此才下毒,三殿下中毒之后就自己到了蔚县休养,解毒,护卫一直带着二皇子的人在兜圈子。

        但是京城那边一直没有三殿下的消息,已经有人在怀疑,加上有二皇子的人从中搅和,继续下去,皇上也许会对三殿下也有了其他的想法!”

        甄甜的手指捏着袖口,缓缓的摩擦“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这几天三殿下一直为黄河水患的事情担心,还有就是蔚县的商钱赌坊,我们查到商钱本人贩售五石散,背后有二皇子的影子……”

        郑言今天会找到甄甜,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晏辰现在中毒,不得不隐藏身份,二皇子在背后紧追不舍,水患的事情如果再没有什么结果。

        这一局,即使最后晏辰安全的回去,也差了一招,加上最近晏辰对他下达了一个要传下去的指令,说一切的事情都不能隐瞒甄甜。

        这说起来简单,但绝对不是那种把自己名下产业给甄甜管理那么容易,这意味着晏辰给了甄甜和他自己一样的权力。

        甄甜甚至可以完全调用晏辰所有的人,明面上还有暗地里的力量,所以郑言考虑之下,打算把这个一直被晏辰隐瞒的事情,告诉甄甜。

        也许也带着考验的意思,但也是希望甄甜真的有主意。

        甄甜也听懂了郑言的意思,显然目前晏辰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处理黄河的水患,否则郑言不会这么忧心。

        “水患的具体位置在哪里?”甄甜心里面叹息一声,她之前还说自己也弄不来一个水坝之类的。

        结果这才说完几天,就要处理水患的问题了,她都不知道是不是要怪自己乌鸦嘴了。

        “是东都府!”听到甄甜问了,郑言马上回答。

        “晏辰既然不在,京城才有一点动静,他应该已经做了一些事情了吧?”甄甜说话的功夫,便在一张纸上画出来了黄河图。

        “是,三殿下已经派人把失去农田的百姓聚集起来,又命令开仓放粮,但是目前粮食已经不大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