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00章 敞开了干

第200章 敞开了干

        甄甜才到了前面,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手中还提着黑色的鞭子,对着面前围着的一群人“谁敢上前,先问过我的鞭子!”

        “玲玲!”甄甜是真的惊讶了,她怎么想想不到,自己居然在这个时候见到朱玲。

        而且还是守在这边,拦着刘家的人不让他们进来闹事,刘家这些人本来就是怂,之前甄甜闯进刘家的时候就看出来了

        所以此时见到朱玲玲门神一样的站在那里,也是不敢上前,等看着甄甜来了,刘业也忍不住的皱眉。

        他不会忘记那天甄甜进了他们刘家之后,是怎么嚣张的,不过见到甄甜在,刘业就更相信了“是你,果然你们是联合在一起的!”

        甄甜走到朱玲身边“你怎么在这里?”

        “过来帮你呀,就是这些家伙欺负女人?咱们比比,谁打的多?”说朱玲没有暴力倾向,甄甜都不信。

        甄甜是不会承认她对朱玲的这个建议动心了的!

        “一会儿再打!咱们是文明人,要以理服人!”甄甜笑着和朱玲说了一句,然后看着刘业,以及站在刘业身边刘岩。

        “都给我滚蛋,否则老子打你们出去!”朱玲脚下一软,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以理服人吗?

        刘业气的脸通红“我带我刘家妇回去,你有什么资格说话?”

        “对,韩氏吃里扒外,和外人勾结坑刘家的钱,回去家法伺候!”刘岩火上浇油。

        “家法尼玛!”甄甜在韩秋霞面前还比较理智的,但是她在看到韩秋霞那脸上的纱布的时候,就已经气得不行了。

        韩秋霞哪怕是对不起刘家,他们这么对人也总有一个理由,但是她那调查里面分明写的很清楚,韩秋霞这一年来接管刘家的家业,不仅没有让刘家的生意变差。

        甚至还有蒸蒸日上,刘家居然要命还不够,还要毁容,这特么得是多大的仇。

        以前甄甜还顾着自己的形象一点,现在反正最黑暗的一面也都被晏辰知道了,那她就不装模作样了。

        这不客气的样子,连朱玲都有点不适应,按理说,会这么粗鲁的,明显更符合她的形象呀!

        不过就是这样了,朱玲看了一眼甄甜,这人也还是甜甜的很好看呢!

        “你不要太过分,韩氏身为刘家妇,居然和你联合,骗走刘家的染布坊,不想我报官就赶紧让开!”刘业也好似找到一个强大的理由一般。

        甄甜冷笑“我就是这么过分,又能怎么样!”

        朱玲在一边崇拜的看着甄甜,以前她还觉得自己就是任性彪悍不讲理的代表了,但是她也只是对自己家的人。

        看看现在的甄甜,比起来她真的弱爆了,看甄甜欺负人都可以这么彪悍强大。

        “给我冲过去,我看谁能拦着我带走我刘家的人!”刘岩拉了刘业一把,刘业挥手,让手下人直接冲进去拿人。

        那些跟着的仆从得了这样的命令,恨恨的看了一眼刘岩,磨蹭着上前。

        他们之前都听说过这位晏娘子很是厉害,他们可打不过,现在刘岩还让他们送上门去,当然不乐意了。

        只是他们磨蹭,有人可是勤快的很,见到他们开始动了,朱玲手上的鞭子十分灵巧的挥过去。

        一次打倒好几个,似乎是找到了乐趣,朱玲拿着鞭子,逗弄一般的打这些人,让他们跑不远,也不能上前。

        刘业的脸都黑了,刘岩的脸上也一片阴沉“不能放韩氏在外面,她管理过刘家,而且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一定会记恨我们,刘家的名声不能毁了,必须把她给弄回刘家才行!”

        “我还不知道吗,你闭嘴!”刘业对刘岩的念叨很不耐烦,吼了一声。

        他最后看着甄甜“韩氏的事情与你无关,只要你把人交给我,之前的事情我不会与你计较!”

        打不过,也不想真的惊动官府,刘业试图和甄甜商量。

        甄甜嗤笑“你想怎么和我计较,我倒是想知道,就凭你,怂货!”

        这话说的也是太过分了,朱玲这样迟钝的都觉得今天的甄甜似乎很冲动,憋着气一样。

        实际上甄甜还真是就憋着气,眼前这么多男人欺负女人,什么妥协,什么商量,都是放屁,她现在就想把这些人揍一顿,完全不客气的!

        会忍到现在,就是因为她不想自己先动手,那不就理亏了么!

        刘业是真的怂,可他也是个男人呀,被甄甜这么直白的看不起,那心里面也是火起来了“没有的东西,连的个女人都打不过,都给我上!”

        他也是自己受不了,直接冲着甄甜过来了,甄甜见刘业过来,更是直接迎了上去,等着刘业抬手打过来,甄甜便也马上伸手拦着他的胳膊。

        反手打在刘业的脸上“连你娘都敢打,我今天就替韩氏教训你这不孝子!”

        刘业到底是年轻,被甄甜这么不客气的刺激,这么骂人,也会冲动,就在刘业上前的时候,那刘岩却是想要躲开。

        朱玲戏弄那些仆从的开心,也突然领悟到甄甜的想法一样,她抽着鞭子,把想躲开到一边的刘岩,鞭子绕着他的腰,一下子把他给带的飞起来。

        刘岩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在天上了,他大声叫着,落地摔在甄甜的面。

        朱玲哈哈笑着“给你的,收拾他!”

        甄甜也乐了,一脚就踹了上去“不愧我姐妹,了解我!”

        “那是!”朱玲得意。

        甄甜这身手也真是不错,拳拳到肉,每一拳头都是对着刘业还有刘岩的脸上去的,不一会儿两人就被打的皮青脸肿的。

        周大郎带着韩秋霞的卖身契到回春堂门口的时候,就见到甄甜和朱玲两个女孩,一两人踩着一群男人堆在一起的人山上。

        一边踩,一边还说话“服不服?”

        一脚踹过去“想带谁走?”

        又是一脚“跟我计较,来计较一个我看看!”

        刘业几个人早就被打的晕乎乎,每次留下的都只有哀哀的痛呼。

        甄甜抬头也看到了周大郎“东西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