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99章 主仆情深

第199章 主仆情深

        “夫人!”蒲草惊讶的看着韩秋霞,不懂为什么她会答应这样的条件。

        说出答应的韩秋霞好似放下了什么一样“我答应你,以后也会忠心的帮你做事,但是,我希望你能帮我报仇!”

        甄甜回头,定定的看着韩秋霞,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才道“好!”

        “谢谢!”韩秋霞努力的让自己笑,而脸颊的伤口带的一阵疼痛,她嘶了一声。

        “你休息吧,剩下的我会处理!”得到了韩秋霞的回答,甄甜也没有再打扰她,这一次真的出门离开。

        蒲草见甄甜已经走了,才哭着跪下“夫人,您怎么能答应呀?”

        韩秋霞身上还疼着,人很无力,见到蒲草这样,却还是仔细解释了“蒲草,晏娘子是好心!”

        蒲草不懂“她要是好心,为什么要您的卖身契?”

        韩秋霞也苦笑“我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这样,也只有死路一条而已,刘家不会放过我,就是我可以回到韩家,我叔叔婶婶也只爱钱,只要给他们钱,他们不会在乎我生死的!”

        “晏娘子现在愿意插手,已经是她仁慈,又看重我了,在这样的困局重中,她愿意出手,又如此重视我,我相信她的人品!”

        韩秋霞也是生意场上混过的女子,见识自然不同,只是她到底不是刘老爷那种老油条,而且刘老爷想要韩秋霞在自己死后继续为刘家出力。

        自然会不会真的教她理性无情,反而更让她注重感情,因为只有重感情,才有可能即使在他死后,韩秋霞也愿意付出自己。

        刘老爷不愧是成功的商人,他利用人心到了极致,却到底没看明白自己的儿子,刘业这样赶尽杀绝,韩秋霞之前哪怕还有那一丝对刘家的感恩,也都消失了。

        “夫人……”蒲草还是哭了,她是亲眼看着韩秋霞怎么在生意场上与人洽谈的。

        更知道被蔚县议论的韩秋霞之前那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所有人都说韩秋霞命好,那样的出身,却有机会嫁到刘家这样的人家。

        可是没有人这其中的代价是什么,刘老爷娶进门的只是一个最适合生下继承人的女人,韩秋霞自己也知道,如果她不能表现的足够聪明,足够的能力,她就会被抛弃。

        这么多年来,白天刘老爷教了她什么,她甚至整夜不睡觉的去练习,去学习,从大字不识的一个村姑,到现在那账本上一点的猫腻,她都可以一眼看出来。

        那些光鲜的背后,付出的都是难以想象的努力,蒲草在韩秋霞身边伺候,其实一直知道她有多么迫切生下一个孩子。

        刘家那些下人私下都议论,说新夫人生不出孩子,这么多年来,其中的苦楚,也只有她们主仆二人知晓而已。

        好不容易刘老爷死了,也做了掌家人,现在却要卖身为奴,之前那么多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呢?

        “别哭了,晏娘子愿意在这样的乱局中救我一命,我便做奴婢是值得!”韩秋霞摸了自己的脸。

        她生不出孩子,这是她之前问过大夫就知道的事情,只是她没有敢告诉刘老爷,也因为这件事,所以她才更努力,只想着如果她能支撑气刘家,刘业也会尊重她的。

        可是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她对刘家的仁慈,也不过是让他们越发过分而已。

        比起那些得了好处还这样狠心的,甄甜没有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就愿意出手救人,她叔叔婶婶是只认钱不假。

        可是如果不是甄甜这时候当机立断,刘家的人反应过来,她是再难逃离刘家,这一命也绝对保不住。

        甄甜虽然让她卖身为奴,可是也同样给了她一个彻底摆脱这两家人的机会,她一个不能生孩子,毁了容的女人,要在这个世上生活,必然艰难。

        但是有甄甜的器重,她就能报仇,也能发挥自己之前那么多年努力学到的东西,反正她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是奴才还是普通人,有什么差别呢!

        “只是以前我自己也只是奴婢而已,也护不住你了,好在你的卖身契一直在我的手里,今日之后,我就放你出去,晚点我从晏娘子那边要到银子,你好好拿着,寻自己的生活去吧!”

        韩秋霞本来就想放了蒲草离开,给人当奴婢是苦的,她自己都已经这样了,哪能还用婢女呀。

        蒲草跪下来继续哭“奴婢不走,奴婢就跟着您!”

        蒲草会对韩秋霞那么忠心,也是因为她们都是苦人家的女儿,不过韩秋霞是被送到刘家做了继室,蒲草却是直接被卖了做奴婢。

        都是已经没有爹娘的人了,就是回家又能怎么样呢!

        “傻孩子,你才多大,有了银子,买点地,找个男人好好的生儿育女过日子,跟着我,我也不能给你什么了!”

        蒲草就是哭“我什么也不要,我还伺候您!”

        韩秋霞见她哭的伤心,眼圈也红了“怎么这么倔强,我会帮你跟晏娘子求情的,看看能不能留着你的卖身契在我的手里。

        以后我也不是什么夫人了,你若是愿意,我们便姐妹想称吧!”

        一路行来,到底也只有这么一个忠心的丫头还跟着她,韩秋霞这么说道。

        从前的主仆,现在的姐妹两人一起红了眼睛,对于未来的命运,充满了彷徨。

        郑言一直守在门口,见到甄甜出来了,也是马上上前行礼“夫人!”

        甄甜点头“用最好的药,尽快把人治好!”

        “是!”郑言马上答应。

        看到他还站在一边不走,就知道郑言这是有话说了“还有别的事情?”

        “夫人,晏先生的病,再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郑言说道。

        甄甜抿了抿嘴“嗯,需要我做什么?”

        “那位最近动作频繁,晏先生……”郑言正要仔细告诉甄甜,便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

        是刘家的人又闹了起来,甄甜抬手阻止郑言说的话“我现在处理一下眼前的事情,你先去流霜二楼等我!”

        郑言被打断也皱了皱眉,但是没有说什么,躬身行礼之后退下,甄甜一个人往前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