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98章 她的身世

第198章 她的身世

        见甄甜这个样子,晏辰松口气,他很怕甄甜不能理解自己,在甄甜和他描述的那个世界里,甄甜是生活在一个相对安静平和的国家的。

        有强大的国力,虽然外面也有针对的敌人,可是国家的强大为民众提供了最大限度的安全。

        这是一个没有见过血腥的女孩,即使也许她早就接触过社会上不见血的争斗。

        只是帝王之路从来沾满鲜血,若是太仁慈,死的就是自己,这就是最现实的残酷。

        好在甄甜没有误会,她只是笑着告诉他,不想听到对不起,而是想听那句我爱你。

        相爱的人不要总是歉疚,那会滋长另一方的任性,而忽略了对方的付出。

        “不要说对不起,小辰,我是因为爱你,所以决定和你一起走下去,你只要记得你答应过的我,就不要再说对不起,我怕时间久了,我也会觉得是我迁就了你!”

        人心就是这样的呀,不小心可能就变了,甄甜也从来不是没见过灰色的小孩子,前世到二十三岁,她趟过太多的灰暗。

        帮助晏辰,在他身边的决定是她自己做的,因为爱,她想去做,那么未来面对的所有一切,都是她该为自己这个决定所承担和面对的。

        包括面对这所谓的冰冷和现实,甄甜说完以后又有些心疼的看着晏辰“过去那么多年,你就是这样生活的吗?”

        其实甄甜的童年也过得不大幸福,一个孤儿而已,孤儿院里面健康的孩子很少,很多都是有病的,她是难得的健康的。

        她之所以一直没有被收养,也不仅仅是她相貌不出色,现代社会里,只要是健康的孩子,都是有人想收养的。

        而她能拒绝被收养,也是因为,她的母亲并没有去世,她是因为诈骗而进了监狱,三十年的牢狱。

        她这样父母明白是罪犯的孩子,即使是健康,领养的人本来就会犹豫,何况甄甜从小表现的就和一般的孩子不同。

        连院长妈妈都说过,这个孩子像妈妈,太聪明,同时又因为太聪明了,所以法律或者道德的似乎都不怎么在她的眼里。

        她是悄悄听到院长和老师们议论的,那时候她才三岁,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开始变得爱笑,总是会冲动的跟人动手,像个普通的调皮孩子。

        但是就算如此,那些收养的人在知道她的出身之后,也都不再又兴趣收养她。

        本来她到孤儿院的时候都三岁了,年纪再大,收养的人也怕养不熟,于是就这么在孤儿院一直到初中毕业。

        甄甜一个人离开孤儿院,一步一步的建立自己的事业,甄甜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不一样的,所以她总是装的和别人一样。

        但就算是装了,其实她一样是孤独的,她能赚钱,也遵守每一个普通人的规则,但其实她一样体验不到普通人的愉快。

        只是努力让自己平凡而已,而晏辰就好像是另一个她,聪明,冷静,以及无情,他们如此相似,又同时沦陷在只对对方的感情和温柔里。

        在现代社会许多年也不曾放开的,那个真实的自己,好似到了这个世界,就可以放开了一样。

        因为即使她是那个样子的,也有晏辰能理解她,陪着她。

        晏辰听到甄甜问自己,把她的手贴近自己的脸颊“我很庆幸,如果所有的一切,都只为了遇见你!”

        比起甄甜的童年,晏辰的除了孤独,更是算计和阴谋,甄甜小时候烦恼的是怎么让自己不是院长口中那个可能犯罪的人。

        而晏辰要提防的却是永恒的算计,以及随时可能出现的生命危险。

        所以相比之下,甄甜真的觉得自己其实过得还算好了,毕竟她其实一直都是安全的,所面对的,不过人言而已,没有生命危险。

        晏辰倒是觉得自己之前会诸多算计,连母亲都带着利用的心思,这所有的经历,冰冷的现实,如果都是为了遇到甄甜,便一切都值得。

        “那你要一直对我好,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甄甜笑得甜美。

        晏辰点头,也跟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你晏娘子若是只能由着刘家这样做事,今日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你想怎么做,请说吧!”

        从和晏辰的回忆中回来,甄甜听着韩秋霞这么回答自己。

        韩秋霞自己也清楚,她如果回去就是死路一条,她也没有其他的选择,而现在甄甜出现在这里,至少证明她对甄甜还有用,那到底她要付出什么代价,就需要甄甜说明了。

        “我已经让人去找你的叔叔婶婶,刘老爷去世已经一年,你在刘家守孝一年,现在回归娘家,自主嫁娶,刘家无权干涉!”

        甄甜把晏辰告诉她的解决方法说出口,韩秋霞听了以后直接讽刺的笑了“所以才出了一个火坑,就进入下一个火坑吗?”

        “刘家要的是你的命,韩家要的只是钱,我已经让他们签下你的卖身契,如果你同意,以后无论是韩家还是刘家,都没有再动你的资格,但是你要付出代价!”

        卖身契不是那么容易签订的,大康这样的社会里,卖身为奴就是连性命都不是自己的,主人可以随意处置,也是这个社会上真正连基本人权都没有的最低等人。

        好一点有活契,到时间就能恢复自由,最差的就是死契,不仅仅是自己是奴才,哪怕是生了孩子,孩子也一样是奴才。

        只要是奴籍,不能考科举,生生世世,都是贱藉。

        蒲草站在一边,听到甄甜的话之后,一脸激动“亏得我当晏娘子是好人,居然是打的这个主意,我们夫人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给人做奴才!”

        “蒲草,闭嘴!”韩秋霞阻止蒲草继续说下去,也没有看着甄甜,而是深深的闭上了眼睛。

        甄甜也没理会蒲草,只是看着韩秋霞“你有一点时间考虑,外面刘家的人在等着,我希望你不要用太长时间,就算我等得起,他们却未必!”

        甄甜准备离开,给韩秋霞独立思考的时间。

        “不必了,我答应!”在甄甜转身的同时,韩秋霞睁开眼睛,坚定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