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97章 解决之法

第197章 解决之法

        “就你这样子,回去他们会让你活下来吗?”听到韩秋霞这么恶狠狠地,即使难听,甄甜也毫不客气。

        之前外人都不知道,刘家他们都想着这么直接悄悄把人弄死了事,现在韩秋霞被人救出来了,为了刘家的面子,他们都不会让她好好的活下去。

        要报仇,那也得有机会,有命在!

        韩秋霞如何不知道,她的眼睛里恨的充血,看着甄甜“我要刘家,一个不留!”

        什么善良仁慈,都只是个笑话,最后滋长的也不过是这些魔鬼的恶心,她的脸毁了,即使蒲草不说,她也知道。

        脸上那么痛,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被刘家毁成了什么样子,她好心好意,一片真心,最后只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如果她毁了,刘家凭什么还这么好好的?

        “你既然来找我,说吧,你有什么办法!”即使仇恨充满了身体,韩秋霞也依旧头脑清楚,她非常明白,甄甜来找她,不会只是为了说那些话刺激她。

        甄甜点点头“你应该知道,按照现在大康的法律来说,你还是韩家妇,刘业作为继子,对你是有责任的,所以她如果要把你带回去,是有这个资格的!”

        韩秋霞点头,这一点她也清楚,这也是为什么她之前敢那样对刘业的缘故,即使刘业不是她亲生,可是她只要还在韩家,这个身份就注定了,刘业有奉养她的责任。

        只是韩秋霞觉得自己还年轻,这一年来看着刘家这些人的嘴脸,也懒得再继续和这一家人继续生活下去。

        她想的是自己放弃了手中的权力,主动要求离开,刘家的人不会继续为难,毕竟他们也怕她继续在刘家,这些人捆成一捆都算计不过韩秋霞一个人。

        只是韩秋霞没有想到,刘业他们居然敢打了要她命的主意。

        所以导致了这本来是维护她这个继室的条件,反而成为她的催命符。

        甄甜见韩秋霞点头,在家的时候晏辰说的话就在耳边“虽然按法理来说刘业是有权力把韩氏接回家奉养的。

        但是韩氏现在在家里受伤,哪怕刘业现在是刘家的族长,韩氏这个母亲的身份是不差的。

        所以动了韩氏,刘业就等于不孝,虽然因为是继室,这个不孝其实上了公堂,也未必能作数。

        之前京城里就出现过一个继子杀继母的案例,若是亲母,儿子做了这样的事情,必然是判死刑的,而那个案子,因为是继母,所以最后也只是判了打板子,罚钱了事。”

        晏辰不愧是从小就受到皇家教育的,关于这个国家的法律还有许多事情,他都如数家珍。

        “那韩氏岂不是就算死了,也不能算刘业怎么样?”甄甜提问,这个案例让她心寒。

        晏辰似乎知道,伸手牵着她“继室无所出便是如此了,但是大康的法令还有一条规定,女子守寡之后有权利要求回娘家改嫁,子嗣也不得阻拦!

        这一条的意思也很清楚,大康是不拘束女子再嫁的,女子守寡之后守孝一年,即可回到娘家再嫁,这一条是在刚才我说的那条之前的,从量刑来说,排在前面。”

        甄甜也反应过来“所以你的意思是,韩氏现在这个情况,可以用这一条,但是我之前也听说过,韩氏的叔叔婶婶本来就只想着拿她来换钱的!”

        这也是韩氏为什么愿意在刘老爷死后继续在刘家,因为回去也未必好到哪里,不过是再被卖到下一家去,与其这样,不如在刘家,至少是个掌家人。

        只是她顾着刘老爷对自己的恩情,明明有本事直接让刘家的产业直接就成了她一个人的,心中存了善念,所以才会只想自己离开,不管刘家的事情。

        而甄甜的出现,染布坊也只是个契机而已,甄甜也知道韩秋霞的困难,所以才会让刘小丫给租房子,准备安排韩秋霞,根本不涉及到她的叔叔婶婶。

        其实即使韩秋霞真的出来了,她并不是没有长辈在堂,没有得到同意,连女户都不能立的。

        所以韩秋霞要独立出来,要么需要刘家的同意,要么就是她叔叔婶婶的同意,晏辰仔细解释了的,最终就是这个意思。

        而当下甄甜要把韩秋霞捞出来,她没有什么身份来对付刘家,唯一可以利用的,就只有韩秋霞那贪心的叔叔婶婶。

        “比起刘家一心要韩氏死,韩氏的叔叔婶婶要好对付许多,只要有足够的金钱,就可以让他们签下韩氏的卖身契,到时候刘家即使不愿意,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因为女子守寡后守孝一年可以回家,这一点是绝对说得通的,回娘家之后家里怎么处理女子,是再嫁还是卖给别人做妾,都没有关系。

        这样韩氏就成为了奴籍,她的命就不再是她自己的,而是你这个主人的,你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这件事必须韩氏配合,她如果不愿意为奴,到时候你就会两难!”

        晏辰把这其中的难处还有好处都告诉了甄甜,然后才道“你到回春堂以后可以和韩氏说明白,看她的态度。

        这边我会让周二郎去一趟韩家,你再让让过去找周二郎接应一下,我会让他把卖身契准备好。

        如果她同意,你直接拿出来用,如果韩氏坚持不卖身为奴,甜甜,放弃这个人!”

        晏辰一句话说的简单,只是那话里面都好似带着肃杀之气一样,甄甜和晏辰都明白,所谓放弃,就是不救这个人的命。

        甄甜的神色微微一顿,抿了抿嘴唇,晏辰怕她多想,想要解释“甜甜,咱们毕竟……”

        “我知道!”不等晏辰说完,甄甜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

        人在什么位置上要做什么事情,甄甜不是小孩子了,这个道理她是懂得的。

        只是甄甜没有想到,这样的冰冷和残酷,居然来的这么快。

        “对不起!”如果不是嫁给他,甄甜应该可以过平凡的人生吧,简单又幸福的。

        他可以给甄甜带来至高无上的富贵和身份,可是却终究还是要从她的人生里夺走一些平淡的快乐。

        甄甜笑了“如果可以,我希望每一次都可以用我爱你,来代替这句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