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95章 善良有什么用?

第195章 善良有什么用?

        刘业也是脑子糊涂了,居然真的不让韩秋霞离开,韩秋霞做这么多事就是为了离开,怎么可能会同意继续在刘家生活。

        她越是这样强势反抗,刘业越是疯狂,最后居然让下面的小厮打了韩秋霞,韩秋霞即使强势,也不过一个弱女子而已,那几十板子下去,人也是去了半条命。

        如果不是甄甜特意嘱咐过刘小丫,让她一直关注着刘家的消息,恐怕等他们这边得到消息,韩秋霞都已经死了。

        这次也亏得有吴三这几个人在,因为之前甄甜帮过他们,现在只要是甄甜说话,他们也都很服从。

        第一时间意识到刘家里面出事之后,吴三几个作为晚上就进了刘家,把韩秋霞给弄了出来。

        “现在她人呢?”甄甜听到刘小丫说韩秋霞被打的去了半条命,先问了一句。

        刘小丫马上道“人已经送到回春堂去了,但是吴三他们是强制把人弄出来的,刘业现在的还要把人弄回刘家!”

        “他做梦,人都这样了,他算是个什么东西,还想把人弄回去!”甄甜气急败坏。

        即使接触的不多,甄甜也知道韩秋霞是个多么有能力的女人,即使出身不高,可是得了刘老爷的恩情,就真的接下那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哪怕是最后因为刘业故意为难,不吃她的人情,想要放弃的离开,也依然给了刘家所有的人一个人情。

        有能力,还那么重情,那天甄甜从刘家出来就说过,韩秋霞太善良了,那时候甄甜说可以对外宣布自己是用了一百五十两买的染布坊。

        刘业根本就没有那份经商的心计,根本没有意识到甄甜现在这样这么好说话,到时候她对外说的这个价钱,非常有可能变成反噬。

        那时候甄甜也的确抱着这样的心思,就刘业这样的,刘家在他手里,就是没有人给他捣乱,他也撑不到多久,何况还有刘岩这些人在旁边算计呢。

        甄甜从看到刘业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会是什么结果,所以这也是甄甜给自己留一个后路,比如,明明说好了只用了十两银子买到了染布坊,到时候甄甜却说是一百五十两,到时候趁机退货,让刘业赔偿那一百四十两的差价。

        就刘业那点水平,甄甜算计他,他连一点还击的可能都没有。

        可是韩秋霞马上就知道甄甜的打算了,拒绝甄甜对外宣称一百五十两的建议,实际上就是对甄甜的态度。

        所以那时候甄甜答应了,但是出来的时候还说韩秋霞这个人太善良,就是不知道刘家的人能不能懂得这份善良的难得。

        现在看来,韩秋霞的确是白白的浪费了自己的好心。

        “现在刘家弄了好些人在回春堂,亏得现在回春堂的郑大夫坚持要把人治疗好了才能被带走,我见到这个情况,就马上回来找您了!”

        其实昨天晚上韩秋霞被从刘家救出来之后,马上就被送到了回春堂,周福和冯氏因为是住在蔚县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第一时间就到回春堂处理了。

        要不韩秋霞的药费都是拿出不出来的,但是因为甄甜住在青山村,刘小丫他们虽然是在蔚县做事,但是每天都是回来住的。

        所以刘小丫他们也是今天早上到了以后才知道韩秋霞的事情的,她去看韩秋霞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刘家的人过来。

        郑言因为知道韩秋霞是甄甜要用的人,所以即使刘家的人施压,他还是用要救人,避免出事之后他们要负责的借口,暂时把人压下。

        但是这样肯定也不是办法,刘小丫才回来找甄甜的。

        “马车等着吧,我马上跟你一起走!”甄甜知道郑言在,至少是绝对不会让韩秋霞再被刘家带走的。

        回去收拾了就要去蔚县,晏辰早就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见甄甜回到屋子里,也跟着回去。

        “甜甜,你打算怎么处理?”见甄甜着急,晏辰也没有卖关子,直接问了。

        甄甜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绝对不能让刘家带走人,算什么男人,这么欺负女人!”

        甄甜是真的很生气,韩秋霞到最后都想着维护他们刘家,顶多是有一点私心,把染布坊卖的便宜一点。

        但是那个染布坊如果不是甄甜想买,根本就只能砸到手里而已,一开始刘业不犯蠢,买这个染布坊,哪有这后来的事情。

        结果韩秋霞得到的就是刘家这些人满满的恶意,明明已经被打的不行,这些人还是不让郎中救人,要把人带回家,这根本就是想要韩秋霞的命呀!

        晏辰拉着她“你先别着急,那韩氏既然已经在回春堂了,有郑言在,人是不会被带回去的,这个韩氏你若是想用,现在这样,也有一点麻烦!”

        甄甜自己也是女人,之前就看着韩秋霞为难的样子,才觉得这个时代真的很可怕,不嫁人可怕,嫁人了也可怕,没本事可怕,有本事一样要被欺负。

        女子地位的卑微,甚至于法令上的不倾向,都让女子在这个时代生存的太艰难了。

        所以即使晏辰一直对她是很尊重的,甚至放任她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甄甜还是很怕未来有一天自己会和韩秋霞一样,才从晏辰那里要一句承诺。

        所以在看到韩秋霞现在这样的时候,甄甜是真的觉得寒心,也有些失了分寸。

        好在甄甜不冷静,还有晏辰在,他给甄甜仔细分析“当下我们不能暴露身份,所以韩氏的事情就要用法令法规来说话。

        她现在还是韩家妇,刘业作为继子,有权利安排她的生活,所以他的行为是合理合法的!”

        听到晏辰这么说,甄甜也生气“这都是什么法律,韩氏都这样了,还让刘业做主,做主弄死她吗?”

        晏辰被甄甜这么说,也无奈“这本来其实也是为了保护没有亲子的继室的权力,避免继子到时候不养继母。

        但甜甜你说的没错,刘业是有权力处理韩氏的事情,但是他绝对没有权力要刘氏的命!”

        这话才直至重点,甄甜也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