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86章 买人

第186章 买人

        甄甜以前学习也以防身为主,现在知道晏辰的对手是那种会杀人的,她也开始学习一些杀招,毕竟晏辰看起来就很弱,她得保护自己老公。

        白捡来的帅气小哥哥,都花了那么多钱了,不能赔了嘛!

        甄甜一边笑着答应了朱玲,一边看着周寿“三郎来了,进来坐吧!”

        说话的时候甄甜看着跟在周寿后面的几个人,本来她以为自己要买的是会盖房子的熟手,结果周寿带来的人里面,居然有男有女,还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子。

        周寿见甄甜停下来与自己说话,也马上上前“甜姐儿您要的人我给带来了!”

        甄甜微微皱眉“怎么会有女人和孩子?”

        她倒不是说瞧不起女人,只是盖房子这样的活儿的确不是女人擅长的,所以才会疑惑周寿怎么带了这些人来。

        周寿显然也知道自己带的人不符合要求,他和甄甜解释“我前两日就问过人了,有人在考虑,这两家也是恰好,没有地方去了,正好知道我帮着您买人,才找到我这里的!”

        卖身为奴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小事,这附近过得不好的人是不少,可是甄甜要的是会盖房子的工人,而且人品也不能太差了。

        周寿做事也很细心,所以都是仔细考察了才问人的,现在也有在考虑的,只是他今天带来的人,还真是因为意外,也只是过来试试。

        “这两家有一个算是与我们周家沾着点亲戚,他叫周达,本来有把子力气,也养得起媳妇孩子,只是运气不好。

        前些日子陈家盖房子,他一不小心做错了事情,差点被打死,为了救人,他媳妇把家里的田和房子都卖了,只是这样哪还过得下去,才想着卖身为奴,也能混一口吃的!”

        周寿说话的时候有些唏嘘的意思,都是凭着手艺吃饭的,可是得罪了陈家这样的人,他们能保住命都是运气了。

        至于另一家,是小两口,也是一样因为做陈家的活得罪了人,无处可奔,才想卖身的。

        甄甜听到周寿这么说,看了他一眼“得罪了陈家的人,你往我这里送?”

        这一句话说的,周寿都是一哆嗦,他马上解释“他们也不算是得罪陈家,只是做事的时候太实在,看不惯那个管家吃回扣,仗势欺人,所以被穿小鞋了!”

        周寿和甄甜解释,陈家在这附近就是个不可得罪的庞然大物,如果甄甜这么误会,周寿回家得被老爹老娘打死。

        似乎是知道甄甜不想接收他们,周达马上拉着媳妇孩子,另一个青年江华也带着自己媳妇,一起给甄甜跪下了“求娘子救咱们一命吧,咱们什么都能干!”

        他们不过就是没有给那个什么管家上好处,就被穿小鞋,还差点丢了性命,把家里所有财货都搭上才保住一条命。

        回到村里,大家都担心他们得罪了陈家,根本不敢帮他们,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正经吃上饭了,卖身他们也不在乎,能活就够了。

        说完以后这四个大人带着一个孩子就给甄甜磕头,这地上都是砂石,不一会儿他们头上就一片鲜红色,加上都穿的破烂,让人看着都不落忍。

        甄甜不是这里的人,她对陈家没有那么大的印象,何况之前晏辰可是还利用了陈家把李德华给收拾了,所以她不觉得陈家就是不能得罪的。

        实际上,甄甜一直认为,越是看似强大的庞然大物,实际上内部更容易出问题,体积大了,那小辫子也多,被抓住了,也没有什么难对付的。

        “你们先别跪!”甄甜没有立即答应,而是阻止他们继续磕头。

        转头问周寿“你仔细与我说说,他们到底在陈家做了什么?”

        周达和江华见甄甜还愿意听缘由,也都带着希望的看着,等着最后的结果。

        周寿也不是办事不牢靠的人,这两家人找到他之后,他也不是马上就带到甄甜面前的,他提前也调查了一下。

        “我查证过了,他们得罪的就是陈家的一个小管事,毕竟是一条人命,好歹卖身在本地,也不用离家太远!”

        周寿也很同情,卖身为奴基本是最差的一个选择了,只是为了活着,也不得不这么做,但都是做奴才,有个好主子,和有个不好的主子,也差了很多。

        也是知道甄甜脾气好,虽说彪悍,可也是护短讲理的人,周寿确认他们得罪的不是陈家,只是小管事,所以才把人带给甄甜的。

        甄甜很犹豫,她是不怕事,但是倒是也没有想过自己去惹事,赚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惹那些没有必要的麻烦做什么。

        她问周寿“这两个的手艺怎么样,和你比!”

        这就是在衡量这两人到底值不值得了,周寿忙道“他们的手艺是顶尖的,以前林师傅都是夸赞的,周达的木刻非常好,他做的窗户和门很受到大户人家的喜欢的,江华还会烧瓦呢!”

        甄甜皱眉“这么有本事,怎么还至于卖身?”

        在甄甜看来,有这两样手艺,怎么也不至于走到绝路上吧!

        周寿苦笑“甜姐儿如何能明白,便是告诉人得罪的不是陈家,大家也害怕万一,他们除了卖身,还能怎么办,连悄悄舍点馍馍给他们,都怕惹到自己身上呢!”

        这就是人心吧,解释也是没有用的,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周寿又道“会雕刻的木工也不算少,也不用非要找周达,江华就是自己研究做了瓦,可是他自己烧的瓦片很脆,谁能用他呢!”

        所以虽然有本事,但不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所谓的技能也不完全,但是甄甜听到了以后却是眼前一亮。

        她不会烧瓷,现代工业化,瓷器也不算多么贵,想买也容易的很,她自然不研究。

        可是看刘家只是凭借制瓷就有那偌大的家业,若是她身边也有一个会制瓷的,她在画一些新鲜的花样,还有设计一点特别的样子。

        比如现在还没有青花,以及粉彩,珐琅彩,金彩等等,她现在也不知道晏辰之前的产业是什么,如果在这方面做得好,那还不是财源滚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