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85章 比拼

第185章 比拼

        晏辰说的干脆,甄甜却有点疑惑了“啊,你不是要争家业吗,到手以后就要自己管理吧?”

        财产和家业都到手了,难道不用自己管的吗,她以前看电视剧和小说里面都不是这么写的呀。

        胜利者不都是带着高姿态成为大总裁,然后把那些和自己争夺家产的人赶出家族吗?

        甄甜这疑惑直接就说了,晏辰觉得自己汗都要下来了,果然不能瞒着媳妇,小媳妇看着好像迷迷糊糊的,可是总能不小心抓到重点。

        他争夺的不是什么产业,什么家业,而是这天下帝王的位置呀,这些个产业不过一些小小的私产,随意给小媳妇怎么玩都可以。

        到时候直接就当嫁妆就是了,只是晏辰不能说呀!

        “这是我的私产,和公家的当然是不一样的!”晏辰解释了一句。

        好在甄甜是真的没有在大家族生活过,这个解释也不算牵强,甄甜也就没有追问。

        “这样的话,你让郑言尽快给我整理出来你的产业,不需要把得用的人都告诉我,只需要给我一个名录,比如说不动产都有哪些,动产又有那些,然后把账本都给我,我熟悉一下之后见那些管事。”

        甄甜干脆的说着,然后又问“你的产业都是哪里的,等你的腿好了咱们就要回去了是吧,你抽空把你家的人都给我写个关系图出来,我熟悉一下。

        和你亲近的人都标注一下,如果你能把每个人的画像都做出来,就更好了。

        具体什么时间能回去,提前告诉我一声,我提前准备一些礼物,免得到时候失礼……”

        之前不知道还好,现在知道晏辰要做得事情是什么,也知道总是要回去的,甄甜之前也想过自己要做什么,今天一气儿就都说出来了。

        晏辰见甄甜一直说这些,马上拉着她“不要着急,我家里的那些人都不算什么,你也不需要记得太多,我既然让你回去,自然就不会让那些人在你面前欺负你!”

        这话说的霸气,甄甜听到了,之前的担心也少了很多,不过还是说“你不要都自己扛着,虐人,我也是专业的!”

        不就是斗么,能动手就不叨叨,不能动手,就偷偷的下黑手,有啥了不起的!

        “嗯,到时候随便你虐,出事有我给你兜着!”晏辰这宠的吧。

        甄甜嘿嘿笑了,这被人捧着宠的感觉,很不错,一直到晚上睡觉在梦中都是笑着的。

        第二天刘小丫按照甄甜的吩咐,在蔚县租了一个小院子,为了安顿以后买下来的那些人。

        刘小丫也没有多问什么,反正甄甜吩咐怎么做,就怎么做。

        之后的两天周寿这边也没有什么消息,甄甜就专心给楚嫣做衣服还有她的头饰,好在这一次甄甜给楚嫣的设计没有太多她当下的原创元素,都是现代她经常用的。

        虽然不至于一模一样的,细微的差别工作量还是比较小的,楚嫣之前从流霜买了套装回去,沈氏就是对甄甜多么有意见,也不能说出她做得衣服首饰差的话来。

        只一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蔚县,一边派了自己身边得用的婆子跟着楚嫣,帮着楚嫣和甄甜沟通,甄甜有需要什么料子,就提供什么。

        甄甜也很不客气,有什么需要的直接写信给楚嫣,有时候经常要的都没有名字,只说了布料的特性什么的,最后楚嫣虽然没有亲自制作自己的嫁衣,但是也耗费了不少精神在上面就是了。

        “再来一次!”自从甄甜和赵氏谈过之后,也不知道是想开了,还是因为相信甄甜说了给她时间的话,朱家最近也不怎么拘着朱玲出门。

        朱玲也没有什么朋友,加上之前甄甜也说了自己没有别的什么事情,让她随时可以找自己玩,她也不客气的很,有空就过来。

        有时候看到甄甜在院子里做鲜花纯露,还帮着干活什么的,之前甄甜让她学好了鞭子来教自己,朱玲果然每天提着鞭子满武馆打人。

        那些人不敢和她对手,只能躲开,朱玲谨记甄甜说的话,不还手就继续打,一直到能打到为止,那就是进步了。

        整个朱家武馆简直是一片愁云惨雾,一群汉子对着某位夫君姓宴的小妇人就差诅咒了。

        一直被骂的甄甜日子过得倒是舒服,朱玲只要有点进步就过来教甄甜,两人套招,用这样的方式,进步是大大的。

        这天朱玲又过来教甄甜鞭法,甄甜学的不慢,朱玲有一时技痒,和甄甜对了一轮,正要对第二轮,便见到周寿带着几个人来到了晏家。

        那几个人远远的见到这在半山腰的小小院落,房子也只是简单的小茅屋,房子的前面院子里朗朗读书声,英俊的少年坐在轮椅上,教孩子读书。

        而后院两个女子打的热闹,其中一个高大的女子手中的黑色鞭子犹如灵蛇,动作刚猛有力,而另一个纤瘦一些的女子,手中却是一直小小的红色鞭子,她动作轻盈。

        每一次都能闪避开对方的攻击,似乎是看到有人来,甄甜把手中的鞭子收了起来,突然拉近了自己和朱玲的距离。

        一只手直接扣住了朱玲的手腕,卸掉了她手里的鞭子,轻巧的赢了这一场比试。

        朱玲被夺了鞭子也是生气“说好了比的是鞭法的,你又用拳!”

        甄甜练的是咏春,这拳法本来就是女子所创,更多的是利用巧劲,近身格斗,而鞭法讲究的就是要拉开距离。

        甄甜现在鞭法也练习,咏春也练习着,用朱玲的话来说,这样一来,近身格斗和远程攻击甄甜都兼顾了,真是太难打!

        听到朱玲抱怨,甄甜笑了笑“我违规,算我输了吧,谁让你不练咏春呢!”

        朱玲回头也看着周寿带着人过来,也知道是他过来打扰了她们,自然没好气“认输不行,再比过!”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甄甜摇头笑着,说到底,学这些功夫也不是为了这样比赛的,关键的时候哪有什么输赢,拼命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