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80章 你想当公主?

第180章 你想当公主?

        “林叔,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昨天是怎么和你说的,这样好的机会,我没有找别人,就找了您,您倒好,对她这么不客气,以后我还怎么面对晏先生和晏娘子!”

        周三郎一边说一边觉得自己委屈,他一片好心,倒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了。

        林忠胜还生气呢,他一把甩开周三郎“之前我带着你的时候,看着你老实肯干,所以愿意带着你干。

        这才几天的功夫,你从哪里学的这样口舌,一个小小女子,还让咱们致富呢,也不怕风大闪着舌头,先让自己富起来再说吧!”

        “我真是一片好心被驴踢,你当我周家是怎么起来的,我若不是知道人家的本事,我会那么劝说你?

        你就是自己不打听,昨日我是不是让你和林婶问问,知不知道蔚县里有名的流霜胭脂,您问了吗?”

        林忠胜哼了一声,显然昨天根本就没有相信,他就是今天过来,也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还以为也就接一个差不多的活儿,毕竟昨天周三郎说的好听。

        结果见到一个那么年轻的小媳妇,又穿的那样朴素,他也不是没有见过那大户人家的娘子,住在这样破的地方,就是有活儿,也不会是什么大活儿。

        这番话他也没有遮掩,就直接和周三郎说了,周三郎真是被气的没有话说“林叔,您才看过几户人家,就敢这样,那蔚县里有名的大户人家,都要上赶着光顾晏娘子的生意呢!”

        周三郎真是气的不行了“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是你自己错过的,还以为人家没有银子,我们现在一家人都在晏娘子的铺子里做事,我只是给人家做木盒子,都是以前收入的三倍!

        说人家穿的朴素,人家不过是在家打扮的方便一点,又性格低调,别的不说,晏娘子在蔚县的铺子流霜,一个月的流水都要七八两银子,你说人家盖不盖得起房子?”

        这一番话周三郎也是说的不客气,说完以后气哼哼的“算了,以后你还是躲着点晏先生和晏娘子吧。

        晏娘子人有本事,但是对不尊重自己的,也从来不会客气,晏先生最是尊重媳妇,你今天可是一次性把人都给得罪了。”

        说到这里,周三郎还拍了拍胸脯“还好我反应快,要不你再说的更多,得罪的狠了,说不定我们家也被你连累了,真是让您给气死了,您自己回去吧,我就不送了!”

        周三郎也是气急了,顾不上什么礼貌,转身就要回去和甄甜还有晏辰解释。

        林忠胜听到这一番话,脸色也变了,他看着周三郎的背影,脸上表情变了许多,才转身离开。

        他们这边气急败坏的时候,甄甜还在哄晏辰呢,虽然甄甜自己也不明白,明明受到委屈的好像就是她本人,结果居然是她安慰晏辰。

        “好了,别生气了,要不咱们去打他一顿,出出气?”林忠胜走了之后,甄甜见晏辰黑着脸,过去捏了捏,说道。

        晏辰脸被捏的变形,却难掩怒火,看着甄甜的神色也很是复杂“你是不是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

        没有身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用的妇人,男人也只是个教书匠,在外面做生意的时候,是不是总是遇到这种被人欺负,甚至被人看不起羞辱的时候呢?

        甄甜想了一下“也没有多少次,说起来他算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直男外加狗眼看人低了!”

        说话的时候甄甜伸手摸着自己头上的木簪“真是没有眼光,我戴的明明簪子明明很贵重。”

        “你这丫头!”本来的怒火因为见到甄甜这样珍惜自己亲自雕刻的木簪后,也一下子泄气了一样,他的小媳妇总是这样,总是害羞,偶尔一句话,便撩拨的人心直跳。

        “不生气了,咱们做人呢,打人就打脸,这家伙看不起我是女子,觉得我不懂盖房子的事情,以为咱们没钱盖房子。

        到时候我就盖一个这十里八乡最漂亮的房子,让他知道,我不仅懂盖房子,我还能盖最好的房子,还以为我没钱,我就要告诉他,我有钱,我任性!”

        小媳妇说话的时候噘嘴,一脸的傲娇,晏辰见他这样,也点点头“好,我帮你,打他脸!”

        “嗯,我决定还是买人吧,说到底还是买下来的死契更靠谱一点,至于有些秘密,就晚一点再公开吧!”

        甄甜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晏辰“小辰,你说如果我有办法让咱们大康所有的人家,包括皇宫里面的皇帝呀嫔妃呀,皇子什么的,都能上茅房方便。

        或者我有办法让咱们大康所有北方的百姓有一种更安全舒服的取暖方式……”

        晏辰听着甄甜说起这些,眼睛里面却都是惊讶“甜甜,你懂这些?”

        然后,甄甜又接着说道“我把这些贡献出来,你说皇帝能不能赏赐我当个什么县主郡主公主的?我也不嫌弃,有个身份就行了!”

        甄甜想的很美,好像自己已经当了什么县主公主一样。

        晏辰“……甜甜你想当公主?”

        这个愿望他好像没办法帮着媳妇达成啊,晏辰看着甄甜的表情很奇怪。

        甄甜没有想太多“公主不大好,万一皇上看我长得美,让我去和亲,那不就糟糕了,不过也不一定,像我这种优秀的人才,皇帝除非是昏君,才会想把我让给别的国家!”

        “甜甜!”晏辰阻止甄甜继续说下去,这样的话哪里是能胡说的,这只有他们两人还罢了,若是到了京城里面,不小心被人听到了,可是个麻烦事。

        “大康的永不以和亲换取和平,这是大康太祖立国之时所规,所有皇家子孙都不能违抗的!”

        晏辰又强调了一点,虽说他们这些兄弟争夺皇位不假,可是先祖遗训,他们也永远会遵守。

        “这样呀,那这样说起来,咱们大康的太祖皇帝还真是挺爷们的,国家的安定和平本来就不该牺牲一个女子的幸福来换取,那是懦弱的体现!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若是敌人侵犯,就应该战士迎头痛击,无论是青壮年还是老人妇孺,尽自己一份力保卫自己的国家,若是百姓齐心合力,哪有赶不走的敌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