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79章 狗眼看人低

第179章 狗眼看人低

        周三郎做事还是非常有效率的,第二天就带了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人过来见甄甜。

        “甜姐儿,这是林师傅,之前咱们都是林师傅带着去帮人盖房子的,您有什么问的,都可以直接问林师傅!”

        周三郎带的这个人就是蔚县有名的盖房子的老手,叫林忠胜,也算是祖传的手艺,只是他自己天赋也高,倒是比祖辈要强不少。

        听周三郎说了有人可以帮他们致富,他当然是不相信的,他们祖祖辈辈做这个的,也没有用这个发财,不过就是偶尔赚点小钱花花而已,现在空口就有人说能带领他们致富,林忠胜怎么可能相信。

        不过他倒是对甄甜说的盖房子的事情感兴趣,这时候距离夏天割麦子还有一点时间,出去做活也是赚钱,若是能接下这活计,收麦子之前又是一个进项。

        所以这才跟着周三郎来了,结果看到周三郎带着他见的是一个小媳妇,林忠胜也是皱眉起来“这位就是三郎说的要盖房子的晏娘子吧,不知道是要盖什么房子呢?”

        居然绝口不提所谓的致富的事情,周三郎才听着他开口,便知道要遭,他们周家是靠着甄甜才有现在的好日子。

        如果不是甄甜,他们家哪有底气说要再盖房子,就是住不开,也只能先挤吧着住的,昨天三郎可是亲自看着自己爹娘去了大柳树村找老杨头商量盖房子的事情。

        他们现在生活的富裕都是因为甄甜给的机会,所以周家所有人都相信甄甜,但凡她说的话,就没有二话的。

        可是他们自己相信,却忘记了甄甜这模样也嫩,年纪也轻。

        外人见了可未必会相信的,流霜胭脂卖的是好,可是知道的也多是女子,林忠胜这样的汉子,哪里知道这些。

        这才第一次见面,一开口就是这样的语气,可不是瞧不起人么。

        “林叔,这位可是蔚县流霜的东家,这一次请您过来是商谈生意的!”周家人和甄甜接触的多了,也都知道她的脾气,见林忠胜这样说话,赶忙出来解释。

        “三郎不用解释,做生意也讲究一个缘分,既然三郎请了林师傅过来,这生意当然是互相喜欢满意才是最好的!”

        这林忠胜倒是不客气的很,就看了她一眼,那眼底也有不屑,既然看不起人,她又何必给人发财的机会,只是到时候别后悔又来求上门就好!

        周三郎听着甄甜这么说,也知道林忠胜的态度惹了甄甜不快,嘴唇动了动想再说什么,可是见林忠胜那个样子,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之前就知道林忠胜性格强硬,只是他昨天请人的时候好说歹说,都说明了今天要见得是个很厉害的女子,让他千万尊敬人。

        昨天林忠胜答应的就含含糊糊的,今天一来就这个语气,也不看看甜姐儿是什么人,见了多少市面,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人家还不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现在甄甜这话说的,明显就是不打算合作的意思了,这样好的机会,周三郎自己都觉得心疼呢!

        林忠胜也没有想到小小的女子居然如此强势,他看着甄甜身后那茅屋破旧,根本不相信周三郎说的,这是一个大生意,更不信眼前的小娘子是有钱人。

        “娘子要盖什么房子,若是村里常见的土房,倒是用不上我们,也能省些银钱!”周三郎真是差点过去拉着林忠胜不让他说话了。

        林忠胜过得是什么日子,就是年景好的时候,多做两个盖房子的活儿,一年也不过多赚一两银子,平时年头到年尾,也就比只种地的人家好那么一点。

        他哪里知道他这看不起的小女子,便是一天就几十两银子入账,正经的女财神。

        也难怪林忠胜看走眼,以貌取人,今天甄甜留在家里给楚嫣做嫁衣还有首饰,毕竟约定好的一个月时间的。

        她手虽然快,也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做好,因为是在家里做活,甄甜也没有特意打扮,穿着天青色的棉布孺裙,头上也只用了一支简单的木簪固定。

        整个人都十分朴素,但是若仔细看,也能看出来甄甜神色气度皆不同,只是到底林忠胜没有那个眼光,错把神仙当了乞丐。

        “娘子,这就是你昨日与我说的会盖房的师傅吗,手艺不知道,这架子倒是难得一见!”正说着话,周三郎便听着熟悉的声音。

        转头,便见到晏辰推着轮椅过来,神态阴沉的吓人,周三郎哆嗦了一下,他怎么忘记了,甜姐儿自己已经是厉害了,她后面还有个护娘子护的不行的男人呢!

        今日这事情,可要怎么了呀!

        晏辰本来在前院教书的,但他耳朵灵敏,后院甄甜和林忠胜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故意压低声音,他听得个明白。

        他也不是不知道甄甜一个女子做生意,必然不会想的那么容易,虽然甄甜做得都是女人的生意,也是如此。

        可是听到居然有人真的这般瞧不起甄甜,他又哪里忍不住,他的媳妇,他都捧在手心里哄着,这林忠胜算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样对他媳妇?

        晏辰这话说的,虽说不是骂人,但是和当面打脸也没有什么区别了,林忠胜这人本来就是个急脾气,在家里说一不二,在外面盖房子他也是领头的。

        一向是说的算的,这次他听着周三郎说的好听又夸张,本来就不信了,结果小小女子还如此嚣张,这还罢了,当男人不管着媳妇懂事听话,还故意这般羞辱他。

        林忠胜被如此羞辱,气红了脸,抬起手指着甄甜和晏辰,要说什么。

        晏辰更是面沉如水,敢这么指着他的人,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出来,大半这么做之后,都已经死了!

        周三郎心里苦,哪能想到好心带人过来,会闹的这样针尖对麦芒的,赶忙说话“晏先生谅解,是我昨日没有说清楚,倒是引得林师傅误会!”

        “是不是误会自己心里清楚就够了,三郎,交朋友还是多看清楚一些,盖房子的事情就算了,林师傅手艺精湛,是我晏家请不起!”

        甄甜的脸上倒是不见晏辰那么明显的怒气,但便是没有,谁看不出来她也是生气了的。

        “晏先生原谅则个,我就和林师傅先走了,晚点再过来!”周三郎也不敢再留着林忠胜了,拉着人就走。

        林忠胜还有些不忿的,不过也是给周三郎的面子,还是顺从的被拉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