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74章 五毒俱全

第174章 五毒俱全

        甄甜的鞭子用的还不是很熟练,不过对付这些个小喽啰还是足够的,剩下的两个家仆还没来得及凑到甄甜和刘小丫的近前,就已经被甄甜给打发了。

        处理了这些人,甄甜把红色的鞭子又缠在手腕上,一步一步的往正堂进来,那门上的人也听着这边的动静。

        只是见到甄甜的凶悍之后,却只敢在旁边看着,再不敢上前,而刘业见到甄甜朝着自己走过来,一直退后“你……你要做什么!”

        没有本事还想充当大头,遇到事就怂成这个样子,好人坏人都分不清,就这样的货把韩氏给逼迫成要离开的结局。

        便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甄甜都不知道该觉得好笑,还是该觉得悲哀了。

        男权社会里的女人,怎么就这样的悲哀?

        甄甜不算是个女权主义,可是作为女子,在社会上遭遇的种种不公,又哪里是轻易可以说得清的呢!

        现代总还好些,至少男人们在面子上总是能装一下的,这时代的悲哀就更直白了,即使韩氏是那么有能力的女人,也依旧要被这样一个没用的所谓嫡子而如此逼迫。

        依靠的也不过就是她是个无子的女子,即使她愿意不再改嫁,也依旧要听从刘业这个蠢货的话。

        甄甜走到韩秋霞的身边“刘夫人果然是商场上的巾帼,这把谈生意的合作人扔出去的骚操作真的是棒棒哒!”

        这讽刺的吧,韩秋霞即使都下定决心要离开刘家了,也忍不住的脸红“比不得晏娘子彪悍!”

        韩秋霞看了刘业一眼,命令道“还不过来扶着少爷坐下!”

        刘业这时候看出来甄甜才是主事的了,只是甄甜的彪悍也的确吓人,他哆嗦着“什么合作不合作的,刘家不和你谈生意,你快离开我们家!”

        韩秋霞哼了一声,那几个被刚才甄甜的动作吓到的丫鬟也从躲着的角落里出来,扶着刘业坐下。

        那老男人本来也是跟着丫头们躲起来的,此时见没有什么危险了,也不要脸皮的出来“既然是来谈生意,怎么这样无理的闯进来……”

        这还装模作样的呢,也不看看刚才吓得差点尿裤子的人是哪个,甄甜冷哼一声看着这个人“你又是个什么东西,这刘家难道还随便找个喽啰就能当家了不成?”

        韩秋霞觉得自己之前对这位晏娘子的认识还是太浅薄了,之前她只是听说这位晏娘子是个彪悍的人儿。

        但她今天才算是明白了,这晏娘子岂止只可用彪悍两个字可以形容的,那简直是心黑,手狠,嘴毒,阴谋,身手硬,真是五毒俱全!

        刚才露了一手就已经是震撼全场了,再看看这讽刺人,嘴毒的气死人都不偿命的!

        那老男人本来也是出来装模作样的,还想说这样给自己个台阶下,那知道甄甜一个小女子,打人利索,骂人还这么不客气。

        脸一下就黑了,看着甄甜想说什么,结果看到甄甜无所谓的低着头,手指绕着那手腕上的红色鞭子玩的愉快。

        如此社会,女王般强大,老男人迅速的认怂,直接坐下来“有生意就好好谈嘛!”

        刘业看甄甜就好像母夜叉一样“你这是硬闯民宅,我要报官抓你!”

        这话说的,他的嗓音如果没有一点哆嗦,大概会显得更有震撼力。

        听了她的话,甄甜抬头,笑得特别可爱,那梨涡都可深了“刘公子好样的,快去报官,我正好也想看看那大牢里关得住我不,等我出来,一定再来刘家拜访!”

        就这样听起来都不靠谱的话,甄甜也跟玩笑一样的说出来,偏偏刘业这个蠢货居然相信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即使甄甜相貌甜美,笑的时候也都是甜甜的,刘业都好似看着母夜叉一样,倒是那位二老爷还能有点胆子,看着韩秋霞“韩氏,既然是找你来谈生意的,你还不谈!”

        一家老小,看着好处的时候都想沾染,出事了就往女人身上推,这特么也算爷们,除了比女人多了那块儿,其他的还不如女人!

        欺负女人的时候倒是记得自己是男人了,甄甜心里面鄙视了一下刘家这两只东西。

        韩秋霞也很无奈,其实她也能理解刘老爷的担忧,儿女们一个争气的都没有,到最后也只能指望着再生一个得力的,可是偏偏韩氏这么多年一无所出。

        最后也只能把希望放在韩氏的良心上,也是看出了韩氏的人品,不会贪图刘家的家业,只是刘老爷看明白了韩氏,却看不清自己的儿子。

        韩氏不贪,不代表刘业甘心自己被继母这样压着,逼着韩氏最终放弃刘家。

        “晏娘子玩笑了,县令家的楚姑娘可是很喜欢你的手艺呢!”虽然刘业真是愚蠢至极,韩秋霞还是出来说了一句。

        这话一面是说甄甜刚才说的是玩笑,同时也提醒了一下刘业,别想着报官的事,人家和县令家很熟。

        刘家和楚怀源也是有交情的,毕竟刘家的制瓷算是蔚县难得有名的产业,纳税大户,但那也是刘老爷在世经营下来的关系,现在刘老爷都死了,楚怀源会不会还认这个关系还不一定。

        毕竟之前楚怀源也不是很待见刘家这几个不争气子孙,刘业听到韩秋霞这么说,果然怂了,他苦着脸看着甄甜。

        “反正我不和她合作,也不谈生意,你也不能谈,我才是刘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你必须听我的!”

        对着甄甜就不敢大声说话,到了和韩秋霞说话的时候,就又大声起来,这欺软怕硬的,也是够明显的。

        韩秋霞的脸一下子冷下来“我如果就是要谈,你又当如何?”

        刘业也生气了,他也是个男人,那个晏娘子厉害,彪悍,他打不过也就罢了,现在连自己家的继母也这么看不起她。

        只是个女人而已,还上天了?

        那老男人也说话了“侄儿还是别说了,刘家以后可不姓刘了,你是不是刘家的少爷,有什么关系!”

        火上浇油,挑事都挑的很直白,甄甜看了韩秋霞一眼,正好她也看过来,甄甜眼底是了然,韩秋霞的眼睛里是无奈,还有决绝。

        “晏娘子请说,到底是有什么生意与我刘家要谈?”不理会任何人的话,韩秋霞最后还是问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