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66章 染布坊

第166章 染布坊

        韩氏也是几天前才知道甄甜请人的时候居然用的是自己的名字,心里面自然不虞,只是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树大招风,自从掌家之后外面人议论。

        刘家的一些宗亲也总是有很多废话,所以便是生气也只忍着,只等着到时候她不出现,看到时候甄甜要怎么下台。

        哪知道就在她决心如此的时候,前日突然接到了甄甜发来的帖子,请她参加今天的这个流霜新品推广拍卖会。

        她当然是想讽刺回去,只是看到甄甜在帖子里写的内容,到底今天还是出现了。

        韩氏是三合村人,与青山村距离很近,之前也没有见过甄甜,不过最近这段时间,这位晏娘子的名字可是经常被人提起。

        爷们的腿不好,在村里教书,她自己一个人出来做生意,做的东西也都很好用,这样的话韩氏听过不少,连流霜出来的胭脂她都用过。

        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和甄甜会有一天牵扯上关系,本来她是因为甄甜的帖子上的内容才来的,只是见到楚嫣居然来了,对甄甜自然看的也更重。

        韩氏和甄甜这样一来一往的试探一番,到底没有试探出来什么,也只能直说“晏娘子说的合作是什么意思?”

        她今日会过来,就是因为甄甜在给她的帖子里写了有生意要合作,而且是可以解决她困难的合作。

        她近日倒是真的有一桩麻烦的事情,甄甜也是骚到了痒处才把她给请了过来。。

        甄甜听着她这么说,也笑了“刘夫人倒是性急!”

        这话说的高高在上的,甄甜还一派淡然的态度,让韩氏这个憋屈,她看着甄甜,等着她说话。

        甄甜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气人了,毕竟她这也是好不容易才捞着个合适的合作者么,她正色道“我前些日子听到个消息,刘家似乎有意进入染布行业?”

        韩氏听着甄甜这么说,就算一向圆滑,此时脸上也有些忍不住的意思,脸上冷笑“这算是什么消息,县里有哪个不知的!”

        甄甜见她如此神态,也是心里面叹息,其实她听到的消息不是刘家要进入染布行业,刘家一直都是制瓷大户。

        烧出来的瓷器很受到周边县的欢迎,生意做得很大,制瓷和染布听起来都知道差别有多大,刘家这生意做得好好的,没道理去染布。

        偏偏韩氏把刘家的生意经营的那么好,家里有个拖后腿的,刘家的大儿子刘业,之前刘家的宗亲都让韩氏把生意交给刘业继承。

        韩氏也不是想掌权的人,她怎么说也是继室,就算她没有生孩子,她也是伺候了刘老爷去世的,只要她愿意为男人守着,刘家的孩子要给她养老的。

        只是那刘业着实不像样,扶不起来,过年之前韩氏给了刘业一笔银子,让他试着经营生意,哪知道那银子才几日的功夫,刘业就被人忽悠的买了一座染布坊。

        制瓷和染布本来就是完全不搭嘎的行业,这一百两银子一下子换成了染布坊,刘业也不懂经营,从买回来就一直在赔钱。

        那染布坊的工人都跑光了,现在快废弃了,刘业这样没用,偏刘家那些宗亲还是念叨着让刘业继承家业。

        只是刘业这事儿在蔚县传的到处都是,所以韩氏才会和甄甜说,这算是什么消息,这就是刘家的一个笑话,还是整个蔚县一起笑的笑话。

        甄甜之前在帖子里也写了说自己是能解决她的这个困扰的,那么大一个染布坊放在那里,转不出去,又经营不起来,一百两银子刘家也不是轻易能赔得起的了。

        “我要和刘夫人说的合作,就是染布合作,不知道刘夫人有兴趣吗?”甄甜问道。

        韩氏听着甄甜这么说,疑惑的看着她“合作,那染布坊就是之前经营的时候,也只能染一些常见的颜色,染出来的布料根本卖不上价格。

        何况这蔚县附近有一家最大的染布坊,晏娘子衣服做得不错,但是也用不来那么多布料吧?”

        要不说刘业被坑了呢,邹县就有一个很大的染布坊,虽说也只是染一些普通常见的颜色,不算高等的布料,但是经营多年,客户一直稳定。

        刘业被忽悠着买的这个小染布坊,出货量很少,根本干不过邹县那个,人家的产量高,价格也第一点可以出量,这小染布坊在成本上就高了,做了也是赔钱。

        甄甜听到韩氏这么说,就知道她之前也是研究过的,这一百两一下子赔进去,刘家也不是说一点都没关系的。

        只是韩氏研究以后也发现这生意难做,才会更无奈,否则也不会接到甄甜的帖子,即使知道自己被利用了,韩氏也要过来试一试。

        “我做得衣服的确不需要那么多的布料,小作坊的成本是高,但是如果我能让这个染布坊染出来独一无二的颜色呢?”

        甄甜从来到这里就一直在思考自己以后要怎么赚钱,她一直坚信一点,无论在哪个时代,口袋里有钱才最靠谱。

        她在这个时代做生意最大的优势就是她有一个现代工坊,但是衣服不像是化妆品,化妆品那些东西甄甜可以买一些铅粉,还有花瓣以及石膏蜂蜡之类的东西含混过去。

        反正那些化妆品量也不大,怎么也好糊弄过去,但是衣服首饰是不同的,特别是衣服,她必须让自己的原料来源能过明路,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好自己还有工坊。

        所以她在听说了刘业的这件事之后,特意让周大郎还有冯氏打探了一下,才有了后来她拿着韩氏的名声作筏子,然后用帖子请她上门这件事来。

        听了甄甜的话,韩氏马上严肃起来“晏娘子可当真?”

        如果能做出特色来,哪怕只能做出一个独一无二颜色的料子,也是巨大的商机,甄甜如此轻松的一句话,其中的利润却是巨大的。

        “刘娘子以为我请您过来,就是逗闷子的?”甄甜拿着茶壶给韩氏倒了一杯茶。

        韩氏深深的看了甄甜一眼“晏娘子的意思是,怎么合作?”

        不过这会儿功夫,就已经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