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58章 谁欺负你?

第158章 谁欺负你?

        “你喜欢做手工还是喜欢我?”晏辰的话打断了甄甜的畅想。

        “啊?”甄甜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

        结果就看着某位男同学瞪着自己,一脸你居然装傻的指责,甄甜无语的很,所以之前的腹黑人设还不够吗,一定要崩的这么快?

        “小哥哥,你幼不幼稚,你就说,你幼不幼稚?”甄甜手指点着晏辰。

        某位小哥哥也委屈的呢“你说起我的时候都没这么开心!”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变成大醋桶的?”甄甜一直没发现晏辰小童鞋有这个属性呀。

        见晏辰还一脸指责的看着自己,甄甜心塞塞“喜欢你,喜欢你!”

        但是她热爱自己的事业,比起男人,显然事业才是不会背叛女人的唯一呀!

        这心里话甄甜自然是不会说的了,晏辰听到甄甜说喜欢自己,也马上就开心了。

        甄甜去洗漱的时候还无语呢,什么宅斗,什么争夺家业的,还不是个幼稚鬼!

        因为郑言已经在甄甜这里暴露了,白天甄甜把郑言开的药煮了给晏辰喝,连晏辰泡澡的药浴都换了更有效的方子。

        之后的两天时间里,晏辰身体里的毒更快的解着,而甄甜这两天也是一直埋头在晏辰给她画的那个玉佩上。

        这天傍晚甄甜终于做好了滴胶玉佩,兴冲冲的从工坊里出来,回去想给晏辰看,结果还不等进门就见到院子里站着一个人。

        郑言正在跟晏辰回报“楚怀源升任永定府通判,预计一个月就要离开蔚县赴任!”

        “嗯,蔚县新任的县令是什么人,谁的人?”这个结果晏辰早有预料,并不意外。

        “是个做了一辈子的老县令,今年已经五十岁了,得罪了上峰被发配到这里来了!”郑言说道。

        “王妃……”郑言还要在说什么,突然看着本来一直安静听他说话的晏辰抬头看着他的后背。

        接着就听到了脚步声,郑言也是马上回头,果然看到甄甜正要进院门,他急忙行礼“夫人!”

        依旧是之前一样的客气,甄甜见他这样,哼了一声,又看着晏辰“我好似听着你们说起楚怀源,是不是之前的事情的影响,他要升官离开蔚县了?”

        甄甜不过进门的时候听了一耳朵,又隐约听到什么王妃之类的,不过倒是没有多想,以为两人是讨论官场的事情,根本没有想到郑言说的是自己。

        见到甄甜回来了,晏辰挥挥手,郑言马上行礼后离开,把时间和空间留下给两个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听着甄甜说起楚怀源的事情,晏辰有些意外。

        他们这边也才得到消息,按理说,甄甜没道理知道这件事的。

        又看着甄甜刚才是跑的太快,脸上都是汗,晏辰拿着帕子伸手给她,甄甜接过来一边擦汗一边说。

        “之前沈氏和我定了一套给女儿的嫁衣套装,之前签订契约说的是一个半月交货的,但是前两日的时候我去送设计图,楚怀源又说要一个月之后交货。

        我就猜想可能是他要离开蔚县,一个半月后交货的话,他们就不在蔚县了。”

        甄甜说的简单,实际上那天楚怀源出来以后,态度的确是有点不大一样,她那么怼沈氏,楚怀源却是没有生气,脸上也都是志得意满的神态。

        那么喜形于色,一定是有好事发生,估计也就是升官发财死老婆这几样之一,再结合之前玉翘和那幅画的事情,甄甜便推测出来个大概。

        虽然甄甜只是这样简单的说了几句话,晏辰却马上皱眉“他们欺负你了?”

        甄甜听到了,心里面微甜,如果不是细心关注,又怎么从她只言片语中看出这些来。

        她笑了“一点小事而已,我自己都解决了!”

        见晏辰还沉着脸,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甄甜才低头亲了他一口“没事,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沈氏可比我郁闷多了!”

        甄甜于是把那天的事情告诉了晏辰,说自己是怎么怼沈氏的,晏辰听得眼中异彩连连,即使不在眼前,也可以想象那时候的小媳妇该是怎么的一身傲骨,多么的美。

        只是又看着甄甜说的时候一脸骄傲,心里面有些心疼,明明是他的妻子,是那么高贵的身份,就因为他现在失势,对着一个小小的县令妻子就要这般委屈!

        “甜甜,未来,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人的委屈,谁都不行!”晏辰对甄甜说的认真。

        甄甜听到了以后也跟着笑“嗯,你有心就好了!”

        显然没有把晏辰的话太放在心上,甄甜又不是不知道,这时代是个明白的等级社会,所以她不想跪也要跪。

        即使那沈氏随意呵斥她,她多想直接撕破脸皮,在说完话之后也要退步,形势没人强,就只能这样。

        之前甄甜也想过如果晏辰能读书考科举就好了,士农工商,晏辰做了官,也算是改变阶层。

        但是现在知道晏辰要争夺家产,看着晏辰读书这么好也没有参加科举,想也是有一定原因的,甄甜也就没有提这件事。

        完全没有想到晏辰争夺的家产,是这个天下,是那个位置。

        晏辰如此敏锐,自然也听出来甄甜不相信自己,语气很敷衍,也只能在心里面叹息,等着他身份揭晓的那天,小媳妇就会知道,他说的每一句承诺,都是认真的。

        他说要给她的一切,他都给得起。

        “对了,你看一下,这个是我复制的那个玉佩,还有这些,你既然不拘着形状,我就做了一些这样的,夜光的,很有趣的!”

        甄甜把自己做好的滴胶玉佩拿出来给晏辰看,让他看看花纹有哪里不对,她再修改,又拿了一堆水蓝色的水晶滴胶出来。

        每一个都做成了冰花的图案,这是甄甜为了省事,早点弄出来,所以直接用了工坊里面现有的模具。

        每一个冰花都是透明的,十分好看,但是在黑暗里,里面就会出现一些夜光的阿拉伯数字。

        晏辰伸手拿着这一大把一模一样的水晶滴胶冰花,完全看不出什么区别来,倒是看着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