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52章 隐藏的秘密

第152章 隐藏的秘密

        手紧紧的抓住她自己仿制出来的玉佩,滴胶的材质本来就有些弹性和柔软,那玉佩被她抓的扭曲了形状。

        也许是力气足够的爆发,甄甜一下子又站起来,狠狠的敲自己的脑袋“既然怀疑,就去问!”

        她不喜欢这样怀疑身边信任的人的感觉,现在生活了二十三年,从来没有人走近她的内心。

        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从一开始怀疑自己被家暴,到知道自己误会了晏辰,知道他付出了自己的所有换了她回来。

        他的小心呵护,他的陪伴,他们一起玩笑,她闹的时候他总是在一边笑着,他不会说太多的话,可是只要是她想要的,他就会支持。

        哪怕她有时候会任性,那个叫晏辰的少年给了她最多的包容,即使腿不好,也从来坚实的成为她的依靠。

        所以哪怕她发现了晏辰身上有一些奇怪的地方,可是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完全的相信,她前世今生那么多年,才等来了一个让她如此甘心又动心的人。

        她又怎么会怀疑?便只是这样的猜测,都让她觉得难受。

        不是不懂的算计,可是如果选择了一个人共同携手一生,那就算谋算了整个世界,甄甜也希望对方是唯一的例外。

        甄甜把自己做好的滴胶玉佩拿到手里,从工坊里出来,外面已经太阳西斜,大青山脚下的林子里沉郁了几分阴暗。

        甄甜以为自己只是纠结了一会儿,其实是发呆了很久。

        “甜甜,甜甜……”才准备下山回家,甄甜便听着有人叫自己的声音。

        这嗓音那么的熟悉,便只是这样远远的听到,也能感受到这个人的焦急。

        “我在这里!”甄甜回应了一声。

        不一会儿的时间,就看着有淅淅索索的草被拨开的声音,然后便是一个高大的身影急匆匆的过来。

        “甜甜,你没事吧!”晏辰先是伸手把甄甜转了一圈,仔细看她有没有受伤。

        看到甄甜没有受伤之后,才有些生气“既然回来了,怎么不回家,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说着说着,甄甜便觉得自己被人整个人抱在怀里。

        眼睛微微泛着酸涩,甄甜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了晏辰的衣服“晏辰,我好像,不能不问一句的完全相信你了!”

        一句话,晏辰便觉得自己的身体血液都结冰了一样,身体不能动。

        甄甜挣扎了一下从晏辰的怀里挣脱,抬头看着晏辰“所以,你的腿什么时候好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又看着晏辰手里拄着的拐杖,她非常清楚,自己的家里绝对没有这个东西,而这幅拐杖的材质,明显和晏辰之前一直坐着的轮椅是一样的。

        被甄甜用这样澄明的眼神看着,晏辰叹息一声“甜甜!”

        甄甜伸手,她之前做好的玉佩就躺在手心里,晏辰在看到这个玉佩的时候,也很惊讶“这个怎么在你的手上!”

        他伸手拿过来才发现甄甜手上的这个玉佩根本没有玉石的温润,而是特别陌生的感觉“这不是玉佩?”

        “晏辰,对不起,我以为只要你爱我,我爱你,我就可以完全的信任你,不会有一句疑惑,不会有一点的担忧,可是,我好像做不到了!”

        见到总是一脸笑容,开朗甜美的小女子此时居然一脸的苦涩,晏辰的心里好似被针扎一样的刺痛一下。

        “甜甜,不要总勉强自己!”完全不问的坚决相信也许是很美好的一种默契。

        但如果是甄甜,哪怕不讲理也很好,哪怕是怀疑他也可以,哪怕是惩罚他也很好,他热爱她每一个鲜活的样子,却不忍她有一点的苦涩。

        “我……呃!”还要再说什么,晏辰的唇边却是溢出了意思红色的血痕。

        见到他这样,甄甜一脸惊慌“晏辰,你怎么了,我去请大夫!”

        “不用,没事,我只是强行运功有些反噬,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先回去!”晏辰拉着甄甜的手。

        甄甜真是要哭了,恨不得打自己“都是我不好,我干什么躲起来呀!”

        就是怀疑了,那就去问呀,那是晏辰呀,是她认定的老公,是她笃信很相爱的人呀,干什么这么躲起来,让他担心,如果才好了一点点的病又恶化了,她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晏辰靠在甄甜的身上,把自己拄着的拐杖再次组装成轮椅,听着甄甜一边帮忙一边埋怨自己。

        故意说道“嗯,那甜甜以后有什么都直接与我说,别跑的那么快,我追不上的!”

        甄甜真是无奈了,这个时候还能和她玩笑呢,真是恨得她一个白眼。

        结果看着甄甜生气了,晏辰反而笑了,被甄甜扶着坐在椅子上,嘴角还带着血,却笑得开心。

        “晏辰,不要拿自己的病开玩笑,你想让我变成寡妇吗?”甄甜看着他这样,生气的故意这么说。

        晏辰伸手抓住她“当然不,我们要一起白发苍苍!”

        甄甜又白了她一眼,晏辰坐在轮椅上,又是感觉上翻的气血,努力的调息压下去“这玉佩是我的,郑言是我的人,其实我的腿变成这样,不是生病,而是中毒!”

        本来一直推着他好好走路下山的动作一下子停下来,甄甜抓紧了轮椅的扶手,似乎知道甄甜的震惊和紧张,晏辰伸手拍了一下甄甜的手背。

        甄甜深深的呼吸“所以现在这服药是解毒的,以后你的腿会好起来吗?”

        “是,其实我是家中庶子,本来我父亲和嫡母生了一个嫡子,也是我的大哥,本来家产是给大哥继承的。

        但是五年前大哥意外去世了,二哥一直视我为眼中钉,我自然也不能坐以待毙。

        这一次他也是趁我一时不察给我下毒,我及时把毒用内里封在了腿上,勉强活了一条命,但是腿变成了这样。”

        晏辰说的简单,但这样轻松的语气里甄甜也能听出来这其中的惊险,她问了晏辰一句“你只是要反击吗?”

        晏辰沉默了一下“不是,我可以让家族事业发展的更好,所以为什么不争?”

        这是晏辰最真实的一面,追求,野心,还有所有的算计,他不遮掩的告诉甄甜,说出口的时候不是不担心甄甜会惧怕自己。

        可是晏辰还是选择了告知,因为她是他认定的,这辈子唯一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