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51章 疑心起

第151章 疑心起

        楚怀源笑得志得意满“是的,虽然只是一级,可是毕竟是在府城,机会更多!”

        沈氏忙行礼“恭喜大人荣升!”

        楚怀源扶着沈氏起来,两人对视而笑,他又说道“这个甄氏之前绣的那幅春日图是很重要的证据,要留着,以后说不定还有其他大用!”

        “我记得你从来不是与人计较的人,怎么这一次生了这么大的气?”楚怀源说道。

        沈氏这才想起来之前的事情,还好自己没有真的意气用事,又听着男人调侃自己,才道“谁知道一个小小农妇脾气倒是不小,而且,她本来心思就是不纯的!”

        “我倒是觉得,这个甄氏不大一般,就算真的有心思,也是堂堂正正的用优秀的技艺和作品说话的,她话说的不好听,但是道理是对的!”

        “说来说去,你还不是想说我不对!”沈氏也知道楚怀源说得对,但还是故意这样。

        楚怀源忙安抚她“夫人大人大量,这一个月收拾一下,准备搬家吧,嫣儿的婚事多用心一点,这些年,她跟着咱们受苦了!”

        夫妻两个再不谈甄甜的事情,而是说起女儿的婚事如何!

        从衙门出来之后,甄甜回头看了一眼,抿了抿嘴,眼睛转了转,转身去了回春堂。

        回春堂的小伙计正坐在柜台后面发呆,看着甄甜进门了,马上精神的站直了身体“今日一早先生还说娘子该来拿药了,娘子就来了!”

        甄甜也笑着“哈哈,看来是我不经念叨了!”

        在一边坐堂的郑言见到甄甜进门,也是马上客气的站起来“夫人请坐,马上给您抓药。”

        依旧是对甄甜非常尊敬和客气,甄甜这些日子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见到郑言如此客气,的,也是故意笑着“嗯,郑先生风采依旧呀!”

        每一次都被三殿下的未来王妃调戏的郑言很心塞,他真的不想晚上又被三殿下罚跑圈呀!!

        “夫人客气了!”郑言脸上讪讪,到一边坐下。

        见到他如此,甄甜也是忍不住的笑,这边的帅哥这么不经调戏的,还是她家晏辰小哥哥好玩。

        本来正扬起嘴角笑得开心的甄甜却在看到郑言衣角露出的一块玉佩之后,眼睛倏尔深沉了下来。

        “娘子,您的药都好了!”药铺伙计把包好的药给甄甜。

        甄甜愣了一下,脸上依旧是笑着的,只是眼神却已经完全的冷了下来,伸手拿着几包药“谢谢!”

        付了六两银子给药铺伙计,甄甜转身便离开。

        “晏娘子今日怎么走的这么急,倒好似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一样!”小伙计见甄甜走的匆忙,咕哝了一句。

        郑言听着小伙计的话,突然也站起来“我出去买些东西,你先看着铺子!”

        药铺的伙计也习惯了这位新来的大夫经常出去了,只点点头,郑言也是看甄甜这么匆忙,怕她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毕竟之前晏辰就吩咐过,让他在县里的时候,尽力保护甄甜,哪知道郑言追出来之后,找了一圈也不见甄甜。

        以为甄甜已经雇佣了马车离开,便又回了回春堂。

        而就在郑言离开之后,在一处胡同的黑暗角落里,甄甜慢慢的走出来,她白皙的脸庞整个浸润在这初夏的阳光里。

        本来如玉透明的肌肤更剔透,她的表情却越发的沉郁起来。

        “晏辰,你到底是谁!”

        雇佣了马车回到了青山村,甄甜没有回家,而是直接上了山,进了工坊。

        她坐在自己的工作台旁边,工作台上,放着一个没有脱模的滴胶,上面一张A4纸上画着一块玉佩的形状。

        她将滴胶脱模,那是一块仿玉佩的形状,玉佩满满的翠绿,两边都是雕刻着甄甜之前没有见过的图案。

        甄甜又从一边拿了一张照片,是之前她拍下来的那个商钱赌坊的银子底下的印花。

        “果然同出一脉!”甄甜叹息了一声。

        虽然商钱赌坊的印花和她手中的玉佩模样并不完全一样,但是自己会设计和绘画的甄甜却可以清晰的分辨出来这种不同之中的相似之处。

        “晏辰,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一直隐藏的秘密,又到底是什么呢?”

        甄甜失去力气的坐在的椅子上,这玉佩是甄甜之前无意中在晏辰的身上看到的。

        甄甜虽然说不上是过目不忘,但是她自己是做手工的,所以看过一次就有了印象,当时她便觉得图案有些特别。

        但奇怪的是,那个玉佩就好像是她自己的幻想,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在晏辰身上见到过。

        为了怕自己忘记,甄甜才按照回忆把这个玉佩滴胶做出来,转眼已经过去了好久,她甚至以为那时候真的就是她的幻想之后。

        今天她却在郑言的身上,看到了完全一样的玉佩。

        虽然只是看到一个角,甄甜也可以确信,郑言身上戴着的这一块玉佩,绝对就是她在晏辰身上看到的那一块。

        与金银配饰最大的不同就是,玉佩受限于材料,是绝对不会出现完全一样的,即使同样师傅和雕刻,同样的一块玉,纹理也会有不同。

        何况晏辰和郑言身上的这块玉佩是非常通透的青玉,这样的材质本就难得,几乎不可能又完全一样的玉佩。

        何况,就算是同一块籽料雕刻的玉佩,这样出现在两个都从外地来蔚县的人的身上,晏辰身上的不见了,郑言的身上就有了这块玉佩。

        坐在椅子上,甄甜的心里面有了更多的猜测,以前笃定要相信晏辰的,现在却突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受。

        虽然在她身边总是很温柔,但是周家人对晏辰从心底的惧怕,还有偶然泄露的强烈气场,举手投足,轻松之间便把陈家当做利用的棋子。

        几次对陈家还有钱旭和楚怀源等人的不屑,以及之前对那幅春日图的分析,从前甄甜下意识忽略的很多事情,一下子都浮现在甄甜的面前。

        她一直告诉自己,既然晏辰选择了和她生活在一起,既然说了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那就是一辈子。

        所以只要相爱,其他就都不是问题,她自信自己可以应付所有的一切,但当凝聚在晏辰身上的迷雾和一团已经这样深刻。

        甄甜的手有些颤抖,她真的能够承担晏辰这个人,和他所有隐藏的一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