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45章 原来是这样

第145章 原来是这样

        这件事想来给周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说起来的时候,周婶也满是感叹“李长贵成亲以后一开始对杨姐姐还是好的,毕竟杨家也有钱,后来杨家出来了一个进士,真是风光无限。

        可惜这人读书厉害,接触的人,做得事情也不是咱们这样的村汉一样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被砍了脑袋。

        李长贵知道这件事以后,怕自己受到连累,就把怀孕七个月的杨姐姐给休了。”

        周婶无奈唏嘘,女人这要是嫁错了人,真是一辈子的悲剧。

        倒是甄甜听着周婶这么说,才知道那大柳树村的老杨头和李长贵之间居然还有这么一桩姻缘在。

        “那杨家呢,他们没有找麻烦吗?”

        甄甜自己是孤儿,但是不代表她不知道女人嫁人以后,指望的就是娘家,实际上,不管嫁人与否,都是靠着爹娘,现代都是如此,何况这个时代。

        周婶听着甄甜问,不再继续感叹,才说道“杨家当时马上就把人接走了,也骂了李长贵,只是李长贵铁了心,生怕自己也被砍脑袋,这事儿也没有别的办法。

        杨家把杨姐姐接回去,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杨家家底是没有受到影响的,老杨头是大哥,那时候都说了自己养着妹妹一辈子,连杨嫂子也都容得小姑子回来。

        只是杨姐姐娘家遇到这样的事情,亲弟弟遇到事情横死,爷们又这般无情,她怀着孩子,回去就撑不住了,动了胎气,没等着大夫到,人就去了。”

        周婶感叹着,其实杨家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老杨头的弟弟虽然遇到这样的事情,但似乎是有京城里面的贵人帮忙,根本不会影响到这么偏远的地方的农汉身上。

        而且李长贵做了这样的事情,杨氏就是回家生下孩子,也不是不能改嫁的,大康并不像前朝那样对女子规矩束缚。

        也不鼓励女子守着什么贞节牌坊,当然,如果女子自己坚持,也不会逼迫嫁人就是了。

        但偏偏杨氏担不住,最后一尸两命,孩子也没生下来,她自己也没有了命。

        “这一下子杨家和李家也算是结了死仇,这么多年来,杨家一直都看不上李长贵一家,也总是找麻烦,但是他最后居然当了里正,老杨头才也要争着当里正的!”

        周婶最后这么说了,之后就是感叹这女子不容易,爹娘一定要看清楚了再嫁女儿,又说起甄甜和晏辰这样,虽然一开始日子过得差了一点。

        晏辰的腿不好,但是晏辰心里面有甄甜,让她珍惜这样好的缘分等等的。

        到底是上了岁数的长辈,也是好心劝说而已。

        刘小丫见婆婆说的多了,忙拉了周婶一把,两人这才发现,甄甜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一时也不知道甄甜在想什么,周婶和刘小丫也都不说话,驴车沿着小路缓缓的往县里去。

        而甄甜却好似明白了一点事情,之前李长贵为什么那么紧张自己的里正当不下去,自然有他自私想要占着这好事的原因。

        怕是李长贵也是最怕老杨头代替自己的人吧,当年就害死了人家好好的闺女,生怕自己被穿小鞋。

        至于周婶所说的青山村的人都明白,自然也没有说的那么简单,里正是青山村的给他们带来的好处不言而喻。

        虽说李长贵贪心,可是到底拿了好处办事也方便,这要是换了别的村子的里正,青山村的人去办事,可不一定真的送礼就能解决的。

        与其去适应一个不知道什么脾气的,外村的里正,还不如自己村里的,哪怕这个里正真的有好多毛病。

        所以包括周婶在内的许多人家,即使像周家和李家有些矛盾,看不上李长贵一家,也依旧在下意识的支持李长贵做里正。

        甄甜不懂的大康这种类似于推举制的里正竞选制度到底是什么规矩,她只是觉得,青山村那么多人,居然没有人想要代替李长贵做里正吗?

        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逻辑上不大正常的呢!

        而就在甄甜往蔚县去的时候,李长贵在家里被好一阵讽刺,后来是李德福实在觉得自己没有面子,而且李德福的老娘就是李长贵休了杨氏娶的。

        虽说村里人不讲究这个,可是继室就是继室,即使李德福在家对自己老娘也没有多尊重,但是老杨头这一次找上门来,他不说什么,不做什么,就真是软蛋了。

        老杨头本来就是故意过来刺激羞辱人的,他本来就占着理,现在又是里正,谁也不敢说什么。

        整个青山村的人也都只能看着,也不敢说话,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这个新的里正。

        然后在老杨头离开没有多久,李长贵家里来了一位新的访客。

        “你来做什么,我爹不是答应你了,不会让你休妻吗?”李德福看着来人,皱眉道。

        最近这李忠和那寡妇打的火热,那之前总是垂着眉眼,丧气的模样都不见了,身上是簇新的衣衫,脊背都挺直了不少。

        “我找你自然是有事的,我知道大郎是有本事的人,我这里有一桩好事想与你谈呢!”李忠的眼底都是志得意满的傲气,真不见从前的老实模样。

        李德福见李忠这么说,也是讽刺一笑“就你,还能有什么好事吗?”

        李忠看着李德福“你爹这个样子,本来你爹之后要让你继承里正的位置吧,知道你家出事,你二弟怎么不见一点踪影?”

        这么过分的话被李忠说出口,那李德福却不见一点生气“李忠,你行了啊,这话是谁教你说的?”

        李夏前几天还折腾的要让李忠休了自己的老娘,这几日一点动静也没有,听说是被李忠给关起来了。

        李德福看着李忠,以前青山村的人都说李忠这个人是个没用的,怕媳妇,让媳妇当家,现在陈二妮犯了事儿,又一直躺着,这李忠倒是换了个面貌一般。

        村里别的人不知道,李德福还是知道的,这李忠现在和那个寡妇搞在一起。

        若不是有人在背后指导,李忠可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毕竟不是自己说的话,所以被李德福这么一问,居然就给问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