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44章 一桩旧事

第144章 一桩旧事

        甄甜之前一直以为冯氏这样的只能跟着男人一起做事的,自己大概没有太大的能耐和本事,毕竟之前周大郎在蔚县做工的时候,冯氏也只是在家做点针线活而已。

        只是冯氏的针线活也只是一般,所以只能赚几个辛苦钱,聊胜于无。

        所以甄甜就以为冯氏只能做这些,但是甄甜却忽视了,她想要重用的刘小丫,也是慢慢观察出来她的秀外慧中的。

        今天在甄甜收拾喜儿母女的时候,冯氏的反应很快,无论是抓住喜儿还是后来的接话,都是如此。

        虽说今天有人这样破坏心情,甄甜的心情倒是不错,比起这种随意可以碾压处理的小麻烦。

        显然一个有潜力的员工更值得甄甜重视,她又交代了周大郎几句,正好冯氏要去给吴财的太太送桃花膏,就一起同去。

        “嫁衣?”甄甜从蔚县回来之后就一直在给楚嫣设计嫁衣。

        这天晏辰一早起来就看到甄甜坐在家里的桌子旁边,手里拿着一根铅笔在画着什么,走过去一看,发现到那白纸上是一席鲜红的嫁衣。

        彩色铅笔笔触细腻,那潋滟了一纸的大红色,层层叠叠,上面却绣着一种晏辰从前并不认识的花朵。

        花朵好似漏斗,六个叶片尖尖的,也有含苞待放的隐没在叶子里,几乎铺满了整个嫁衣,美丽惑人。

        晏辰看着这一身嫁衣,眸色倏尔深沉下来,看着坐在一边的小媳妇,想象着这一身嫁衣在她身上的盛景。

        一直专心设计的甄甜听到晏辰说话,吓了一跳,马上回头“你怎么过来没有一点声音?”

        晏辰点了点她的鼻子“不是我没有声音,是你太专注了吧,这是甜甜为我们设计的婚服吗?”

        这个问题让甄甜楞了一下,是真的愣,显然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实际上,甄甜根本没想过自己和晏辰还会又婚礼。

        因为晏辰没有说过,甄甜也想着晏辰不想弄这些花哨的,毕竟他的腿不好,有些步骤也尴尬。

        他们两口子也没有什么朋友,弄个婚礼也不过劳心劳力而已,哪知道现在晏辰居然问她这个。

        晏辰看着甄甜这一下子不说话了,眼神有点危险“不是我们的?”

        之前看着甄甜第一次做那个什么到对戒,第一个作品就给了他们自己戴着,还以为这一次也是呢。

        哪里想到,甄甜根本就是把嫁衣和普通的衣服看成差不多,第一件她自己做得衣服两口子都穿上了,不是吗?

        听着晏辰问了,甄甜的眼珠咕噜噜“当然不是我们的!”

        晏辰就盯着甄甜看,等着她的回答!

        求生欲让人强大,甄甜马上接着说道“咱们的嫁衣怎么可以这么的简陋,我这个是练练手,到时候给咱们设计个更精美的,才配得上小辰你的丰神俊朗!”

        明知道小媳妇这是故意找借口,拍马屁,晏辰的嘴角还是忍不住的扬起“嗯!”

        这高兴的也是够明显的,腹黑男的人设难道是要崩了吗,甄甜捂着小心心,松口气!

        用了五天的时间,甄甜终于完成了给楚嫣的这一套包括妆面在内的嫁衣套装,赶车往县里去,打算交给沈氏还有楚嫣看,若是满意,就可以投入制作。

        “怎么这么热闹?”经过村口的时候,看着李家门口围着不少人。

        刘小丫也去县里摆摊,见着甄甜问,知道她现在整天忙着赚钱的事情,也不了解这村里的事情,才和她解释。

        那李长贵得罪了陈家的人,李德华和那小妾被怀疑有了首尾,也丢了性命。

        楚怀源敢不给钱旭的面子,但是对于这个在宫里面受到杨妃喜欢的陈家太监,他不能说怕,但能避开还是要避开的。

        只是一个里正的事情,对楚怀源这样进士出身的县令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

        所以之前楚怀源就已经特意说了以后青山村,大柳树村还有三合村的里正换人,然后大家推举了大柳树村的老杨头上来。

        而今日这样热闹,就是那老杨头到李家来了。

        甄甜听着刘小丫说是大柳树村的老杨头过来,也有点奇怪,之前李长贵做里正的时候,她也听着晏辰说过有别人也想做里正的。

        不过既然现在那老杨头做了里正,又为什么还要专门过来,难道自己得势就要过来欺负人吗?

        若真是如此,这老杨头的做法,可是会引起一些人的反感吧,李长贵做得再不好,也没有说到这时候还来踩一脚的事情。

        何况大康的里正不是什么官职,一般都是村民自己推选,做得过分了,不怕到时候百姓不让他当这个里正了吗?

        她问完这话之后,刘小丫倒是沉默了,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倒是一直坐在一边的周婶子出来解释了,她拍了刘小丫的手背一下“难为你这孩子,老杨头这次过来,大家也都能理解!”

        甄甜看周婶如此对待刘小丫,听着解释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大柳树村,三合村还有青山村距离这样近,古往今来都是一个里正管着的。

        时间久了,这互相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就个亲近一些,说起来,刘小丫和这老杨头倒是还连着点亲戚。

        若是说起来,刘小丫倒是可以称呼老杨头一声舅舅,她亲娘也姓杨,在嫁人之前,和老杨头是敬着一个宗祠的。

        因为是长辈,刘小丫也不好多说什么,所以周婶才说难为。

        “这事儿其实也是过去了几十年的事情了,李长贵在现在这个媳妇之前,还有过一个媳妇,就是老杨头的亲妹妹。

        当初李长贵去杨家求亲的时候,话说的好听,李长贵的家底厚,人又真诚,老杨头家里其实也不少地,就这么一个女儿很是娇养的。

        当初我还没有你们年纪大呢,我们几个姑娘家都说再没有这么门当户对的好亲事了,不知道多羡慕……”

        说到这里,赶车的周二柱咳嗽了一声,周婶听到了也是抿嘴笑“不过咱们也就是说说,后来我和他爹定亲了。

        后来再看着李长贵和杨姐姐成亲之后的日子,才明白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男人若心思是坏的,那才真是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