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41章 碰瓷的

第141章 碰瓷的

        哪知道她这才转身,便又是听着有女子说话的声音“晏娘子留步,喜儿代替娘亲给娘子道歉了!”

        所以今天是老的小的一起出动,甄甜对于这种把给人当姨娘当炫耀的人家,没有一点相处的兴趣。

        她回头看着喜儿“不必!”

        “娘子是瞧不起我们吗?”这喜儿见甄甜根本不理会自己母女俩,突然质问。

        甄甜的脸上依旧是浅浅的笑容,只是眼底早已就聚集起了风暴,无缘无故,总有人影响她的好心情,不是么?

        “是!”连冯氏也没有想到,甄甜居然会真的这么回答,惊讶的看着甄甜。

        喜儿自然也没有想到,不管怎么说,这种事情就是被问了,大多也都会顾及面子,含糊过去,谁会这么直接的说呀!

        “周大哥,以后这样的人,靠近店铺三丈之内,就打远点,没得侮辱我的铺子!”

        给人当妾就算了,哪朝哪代没有苦命人,可是一边给人当妾,一边觉得自己高人一等,那句话说得好,自己都不要脸的,还指望别人给你脸吗?

        这喜儿本来是和自己的老娘一起来的,本来想着自己老娘先出来,看看这晏娘子的态度如何。

        所以这老婆子说的话,看似不讲理,实际上都是在和甄甜说的。

        本来以为这么说,甄甜会有些什么反应,谁知道甄甜根本不理人,就跟没看到一样,将不屑这个词表现的淋漓尽致。

        不能按照她们的计划继续,喜儿也只能出来,提前扮演自己的白脸,倒不是为了别的,不过为了算计甄甜能给她化妆一次的。

        谁不知道这晏娘子目前为止化妆的亲事都很好,她已经给人做妾了,本来家庭就不好,哪怕只是能给自己的脸贴一点金,也是好的。

        因为甄甜之前也说了消费一两银子就可以花钱请她化妆,所以能请得起甄甜的,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是家里有些家资的。

        即使是这样的人家,会花这么多钱请甄甜化妆,也都是在一些重要的场合,因为加上买胭脂的钱,真的是价格不菲了。

        甄甜一开始是怕自己麻烦,她虽然会化妆,可是一直也没想着靠这个来赚钱,虽然蚊子腿也是肉。

        只是连甄甜自己也不知道,她不过就是化妆了那么几次,借着流霜胭脂最近宣传的势头,居然能被她化妆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了。

        至少家世不差才能请得起,喜儿早年就没有了老爹,她老娘是给人说媒生活的。

        三姑六婆一向被人瞧不起,喜儿这样的出身也注定了如果她不挣扎,也不过是嫁给一个家庭差不多的后生而已。

        但是喜儿自以为自己年轻好看,也不想过这样被人看不起的生活,这一次大柳树村的地主吴财要纳妾,喜儿便抓住了这个机会。

        有她老娘的鼓吹,那吴财居然真的答应了,订好了日子要把人接进门。

        喜儿老娘只是个媒人,这么多年来也没有攒下什么家用,喜儿也怕自己进门以后不能笼络住吴财的心。

        后来看着甄甜的胭脂好,她还会化妆,就动了心思,男人么,到还不是喜欢漂亮的么。

        她这么聪明,到时候趁着晏娘子给自己化妆的时候,随便学一下,到时候还不是迷人心思。

        有时候无知的人才总是迷之自信,喜儿根本只是听说过甄甜化妆厉害,连她到底怎么化妆的怕都不清楚,还以为自己随便看看就能会了。

        也不想想,如果这么好学,前世专业化妆师还怎么生活?

        喜儿打算的很好,从一开始故意这样引起甄甜的注意,然后自己客气,想要让甄甜答应,到最后偷学甄甜的化妆术。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甄甜根本不吃他们那一步两步的一套,一上来就直接不给喜儿面子,承认自己瞧不起她。

        喜儿一张铺满粉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这可是大街上,她被甄甜这么说,脸面也有些过不去的。

        喜儿的老娘听着甄甜居然对自己女儿这么说,她做媒人本来就是靠着一张嘴,马上嗷呜一声

        “你敢欺负喜儿!”

        肥壮的身子直接冲着甄甜过来,周大郎和冯氏急忙过来挡着,不过这老婆子倒是厉害,两人硬是都没有挡住她一个。

        转瞬间人已经到了甄甜面前,甄甜皱眉,她这好好的过来看看铺子,也能遇到这样的事,所以这些人真是把她当成泥捏的不成?

        心里一股闷气,甄甜一脚就踹了过去,那老婆子本来冲过来的动作停下,然后整个人被踹的退后几步。

        围观的人见多,看着甄甜这样纤细的身材,居然这般大的力气,也是惊讶。

        “打人了呀,害命了呀,小贱人看不起人啦,黑心呀,大家过来看,别买流霜胭脂,他们的东家黑心打人,要人命!

        为啥别人的胭脂卖的便宜,她这么贵,她黑心做坏事,男人还是个不中用的瘸子,只会死要钱呀!”

        这婆子不愧是靠着嘴皮子谋生活的,只是知道了甄甜一点点的消息,就能这样直接坐在地上抹黑甄甜。

        周大郎和冯氏脸都黑了,这么久以来,他们一直努力给流霜胭脂做的宣传,现在被这婆子一闹,真是一下子就蒙上了污点。

        甄甜看着这老婆子坐在地上哭闹,还有喜儿那看似害羞,实际上隐约得意的笑意。

        合着这母女两个的戏都在这里,知道她不会答应给她化妆,就这样故意抹黑她的铺子,逼着她答应化妆。

        等到甄甜答应了,这母女两个再站出来说一些好话,帮着甄甜洗白。

        还真是不能小看这古代人的智慧,不过想来也是了,碰瓷这个词本来就是古代就有的了!

        只是,甄甜看着两人这般做戏,周围人不断议论,甚至有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也只是冷笑,她当然知道自己的东西卖的比普通的胭脂贵,一定有人看她不顺眼,甚至消费者也是如此,即使这些东西比那些普通的胭脂更好用。

        他们会买,可是买回来以后,还是觉得这胭脂太贵,人都是贪心的,所以听着老婆子如此说,自然也想甄甜能够不黑心,卖的便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