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39章 价格惊人

第139章 价格惊人

        本来以为自己好好的错过了给自己打广告的机会,但是甄甜马上就想明白了,这蔚县才多大的地方。

        沈氏请她上门这件事,也绝对不会是个秘密,沈氏也是知道,否则不会帖子上写了化妆这样的借口。

        但那也不过是粉饰了外面,内里想必大家都很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对于任何一个设计师来说,作品是不需要专门镌刻名字的,因为每一个设计师都有自己的特色。

        就算是不说,只要一看就能看出来设计师的痕迹,这才是一个设计师最好的名片。

        现代尚且如此,何况是在这个时空和时代,甄甜的设计带有浓郁的现代特点,也只有她能做得出来。

        即使她永远也不承认,难道外人就不知道吗,沈氏也没有说甄甜不能继续在铺子里卖她制作的衣服头面。

        就是沈氏说了,甄甜也不可能听的,她是生意人,别人一句话就不让她赚钱,那甄甜可就干脆拼了命,大不了让楚怀源当不成这个什么县令了么。

        所以甄甜这人相貌太有迷惑性,她整天还喜欢打扮的粉粉嫩嫩的,虽说她这个年纪和相貌,倒是不大违和。

        但实际上甄甜这个人现在的性格很少会忍受,用甄甜自己的话来说,她一般不记仇,因为有仇,她当时就报了。

        沈氏也根本想象不到,甄甜一个小小青山村的农妇,居然敢打算如果她要求过分,就把她老公给弄下来的主意。

        好在沈氏也对甄甜的生意没有兴趣,而且楚怀源已经走通了永定府知府的路子,没有几个月就要升任永定府通判了。

        小小蔚县的一个铺子,一个农妇,还不值得沈氏太上心。

        许久之后沈氏才觉得自己这时候是逃过一劫,否则自己爷们的官路怕是都走到了尽头了。

        甄甜之所以会答应的这么干脆,是自信自己的东西就是不说,也有人能看出来。

        说到底沈氏会这么要求,为的也不过就是维护楚嫣的面子,但是刺绣女红这样的事情,真的不是每个女人学了就能学好。

        所以难道真的整个蔚县就只有一个楚嫣是自己做不好,可是也想穿着好的嫁衣出嫁的女子吗?

        当然不是,沈氏做得这些就是掩耳盗铃,就是男方那边把楚嫣娶进门了,也一样知道是怎么回事,会维护楚嫣的面子。

        而甄甜这样知情识趣,有这样要求的客户还不是一样会找上门来,而且因为要求保密,对方连银子都会特意多给一些。

        这可都是好事,甄甜自然答应的干脆,她甚至已经做了决定,以后流霜的嫁衣头面设计就走这种低调作风。

        最开始只是蔚县而已,但是穿着她制作的嫁衣到外地的女子,又可以把她的名声传到外面。

        最后这个生意,完全依靠这样的口耳相传,都能达到宣传效果,甚至可以反哺整个流霜铺子的宣传和生意。

        沈氏和楚嫣以为自己达到了目的,实际上今天甄甜获得的也是不少。

        被常俏特意说明了性格有些傲气,不大好相处的甄甜居然如此配合自己,沈氏心里面还是很开心的。

        “好,不知道晏娘子这一套需要多少银钱呢?”沈氏问起价格来。

        “头面自然是以金子为基础的,如果来料加工。

        因为我做金银饰品都会有一定程度的损耗,并且提纯,所以到时候需要拿到手的头面,重量会低于一开始的重量,这一点需要特别说明一下。”

        甄甜特意解释了一下,这时代的金银提纯水平不够,甄甜的工坊里融化金银的时候,有时候不小心就会提纯一点。

        毕竟现代经常都是千足金银,这时代的水平是达不到的,但是损耗也不会太多,毕竟那么高的温度,大部分的金属都是会融化的。

        这个说法很新奇,沈氏特意问了一下损耗,得知不一定,有可能完全没有损耗也不一定,反正这个只是个概率问题。

        觉得这个也不是多难接受了,便没有提出意见。

        之后甄甜才道“如果金子是太太提供的,那我做这个头面,收取的是设计费还有加工费,一副头面设计费是八两银子,加工费五两!”

        这个价格有点惊人,沈氏虽然现在经营生意,可是蔚县的消费水平她还是知道的,不包括料,只是加工和设计就要这么多,是太吓人了。

        甄甜却不打算压价,哪怕她一年也只能设计这么一套,也不会降低价格,反正有化妆品赚钱,她凭什么贱卖自己的设计。

        这些东西本来就难得,即使是在蔚县市场很小,她也依旧选择做高端市场,并且不打算有一点的迁就。

        可以在宣传上稍微迁就一点,但是对于自己作品的骄傲,她不会有半点退步,因为在甄甜的心里,她的设计作品,甚至远远不止这个价格。

        要不是现在是创业初期,她甚至直接翻倍,她这已经是够贱卖了。

        “嫁衣的话也是如此,不需要我来提供布料,设计费是十两银子,加工费按照刺绣和做工的精细程度,从五两到八两不等,这个要看最后设计出来的样子了!”

        既然说了,甄甜也不含糊,一次性的说完“和首饰不同,嫁衣的料子我会有更细致的要求,到时候需要太太配合我来找适合的料子!”

        不同性质的布匹本来就有不同的特质,她如果自己用料,工坊里面就有一些,大部分都是前世她做衣服的时候用到的,都不算多,但是做一件衣服还是够的。

        甄甜也知道这时空怕也有特色的料子,所以对这两种方式,甄甜都接受,她也可以给自己的工坊补充不同的材料。

        “至于妆面就简单了,一百五十文钱,定制一整套,送一套妆面!”大头都赚了,这个钱甄甜倒是舍得。

        沈氏和楚嫣没有想到,只是定制这么一套嫁衣和头面而已,居然中间还有这诸多的讲究。

        自己提供料子的说了,沈氏又问了一句“如果是都交给你呢,又需要多少银钱?”

        “如果是这样,就要看每一样材料的价格来定了,金子的价格,布匹的价格等等,市场上能见到的就是市场价,只有我才有的,自然贵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