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36章 县令夫人沈氏

第136章 县令夫人沈氏

        听甄甜说自己接到了县令夫人的帖子,明日要去府上拜访,晏辰看了那帖子,倒是也没有说什么,只告诉甄甜收好那只凤簪,不要被看到。

        对于晏辰屡次的提醒自己,甄甜也有点无语,这是有多么不放心她吧,好歹她也是自己创业的人,怎么可能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

        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个凤簪是身份的象征,自然不会知道晏辰为什么提醒她不要被县令夫人看到。

        虽说很多人会称呼县令的妻子为一声县令夫人,但因为县令只是七品,其实她的品级也只是七品孺人而已。

        县令的妻子的沈氏出自京城沈氏的旁支庶女,虽说只是旁支,又是庶女,但大家族对女儿的教育本来就不同。

        所以也是很有规矩的人,她和楚怀源也是年少夫妻,那时候楚怀源也身有抱负,沈氏的父亲看重楚怀源的才华。

        于是将沈氏嫁给他,只是楚怀源虽然有些才华,运气却不大好,连续碰上家里长辈离世而守孝。

        沈氏也跟着蹉跎时间,等楚怀源中举,两人的长女都已经十岁了,本来母亲也是大家族出身的,结果这位楚小姐一直跟着爹娘,生活的清苦。

        楚怀源到蔚县做县令之后,楚小姐也成了正经的官家千金,这两年年纪到了,沈氏便一直忙活着自己女儿的亲事。

        之前常俏被邀请参加的赏花会,就是沈氏为自己的女儿相亲所举办的,那天沈氏本来看重的一些人家的少年都有过来。

        第二日楚小姐就定下了邹县县令的嫡长子,这绝对是门当户对的好亲事,而这一次沈氏给甄甜发的帖子,就是借口看重了甄甜化妆的本事。

        而甄甜在接到帖子之后,却根本不相信沈氏真的是为了婚礼化妆这件事找她,不是说她对自己化妆的手艺妄自菲薄,而是这个根本不需要定下来这么早。

        就算是自己没有婚礼,也不代表甄甜不了解大康的婚礼,三书六礼,一般来说年轻的男女定亲之后,大多数也都会挑选在至少半年以后才举行最后的成亲大礼。

        这也是一种不成文的习俗,为了表现出娘家对女儿的不舍,也是让男方知道要娶回家的媳妇是别人家疼爱的女儿。

        有些真的心疼闺女的,甚至会耽误到一年多以后才办婚礼。

        除非是内里有什么的问题,否则基本不会说定亲了马上就成亲的,就连青山村的普通百姓,嫁女娶妻都会如此。

        知县就是品级小一点,也总不会连这个都不讲究,所以,甄甜到县衙后门的时候,心里也是带着几个猜测的。

        轻轻扣动大门,便听到有男子说话的声音,然后大门就打开了。

        开门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青衣小厮,看到敲门的是甄甜,脸上含笑“可是青山村的晏娘子?”

        见甄甜点头,小厮忙请甄甜进门“玉柳姑娘一早就过来等着了,娘子请进!”

        鱼柳?甄甜觉得,大概这位知县夫人是个吃货,所以连丫鬟的名字都是吃的。

        进门看到是那个昨天给自己送帖子的小丫头,看着甄甜进门了,小丫头又是客气的给甄甜行礼“晏娘子,太太在等着,请跟奴婢来吧!”

        甄甜也笑着拱手“鱼柳姑娘客气了!”

        玉柳觉得好像哪里有点怪怪的,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带着甄甜穿过外院游廊,进了内院。

        从进门之后甄甜便见到,这县衙后面面积并不是很大,可是奴仆井井有条,各司其职,由此便可知道,这女主人是个很有规矩的人了。

        看着玉柳带着人来,守在门口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鬟急忙打起帘子,甄甜目不斜视的进去。

        大概是知道今日有客人来,外面有些大丫鬟也凑在一边,偷偷的看着甄甜。

        甄甜面色沉稳,心中却不知道,自己今日走这一遭,到底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进得门来,甄甜就见到了一个约莫三十七八岁的妇人坐在正前方的座位上,她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以及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

        “见过太太!”知道这坐着的妇人便是县令夫人,甄甜微微躬身行礼。

        沈氏看着甄甜这样行礼,也笑着说道“之前我就听人说起过晏娘子的名字,今日一见,倒是百闻不如一见了!”

        虽说如此,也没有客气让自己起来的意思,甄甜也好像不知道一样,直接站直了身子,脸上也浅浅的笑着。

        “多谢太太谬赞,不过大家给面子而已!”

        语气谦虚,态度谦和,脸上却从来都是自信。

        沈氏的脸色微微一变,不过迅速压下,她本以为不过一个绣娘而已,之前常俏与她说过这晏娘子手艺好,有本事,人也有些傲气。

        本来她还不信,今天见到了,倒是真的名不虚传了!

        沈氏这般考量甄甜,殊不知甄甜还郁闷呢,这该死的古代,一切都是等级明确的。

        她有手艺,有本事能力,可是她能够对常俏不客气,对玉翘讽刺,可是面对沈氏这样正经有品级的太太。

        她即使不愿意,也一样得躬身行礼!

        也不知道晏辰同学的腿还能不能好,看着那家伙读书还是很厉害的,以后也考个状元什么的,她也能少和人行礼。

        甄甜还不知道,今日这样小小为难过她的沈氏,后来不知道多少次后悔过自己曾经这么做过。

        而未来,她只会接受别人的跪下,而不是反过来。

        “听说晏娘子刺绣做得不错,还会自己做胭脂,小女还有半年成亲了,不知道可否请晏娘子来化妆?”

        沈氏试探之后就说起了其他的事情,倒是也没有因为甄甜自己就站直了身体而继续为难什么。

        甄甜听着她这样说,也知道沈氏是故意抹过去刚才的事情,也没有说故意还对着干,也说道

        “多谢太太信得着,我定会为楚小姐做一个最完美的妆面!”

        按理说,如果叫甄甜过来,就真的只是为了这件事,甄甜都这么说了,接下来的事情也不会多么复杂了。

        但是甄甜说完之后,沈氏却没有继续化妆的这个话题,而是突然说起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