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29章 狼心狗肺

第129章 狼心狗肺

        其实助理这个位置至关重要,而且因为是身边人,必须可信,而且能力不能弱了

        比如甄甜自己,她所涉猎的行业非常多,所以作为助理,也一样要会很多东西,一个优秀的助理甚至几乎和老板本人一样可以管理整个企业。

        甄甜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助理,所以她给的工资自然也高,并且,这也只是试用期而已,如果刘小丫做得好,再翻几倍都有可能。

        毕竟甄甜的东西这么好,以后事业也只会越做越大。

        周婶这回就更不会阻止了,这一下,光她这个二媳妇一个月都赶上他们四个人的工钱了,拒绝的是傻子。

        而且甄甜都说了会尽量让人家夫妻在一起,周婶也能自我安慰,就当儿子媳妇一起在外面做工就是了。

        “还不快谢谢东家!”周婶这东家叫的,再没有更真诚的了。

        刘小丫果然道谢“谢谢东家!”

        “嗯,未来你会负责我和员工的沟通,这些日子周大哥和大嫂也做了足够的宣传,等铺子开起来,就继续在铺子里做个管事吧!”

        现在甄甜身边能用的也就这些人,而且周家的人还是比较好用的,之前周大郎就在蔚县里面给人管着铺子。

        甄甜看过他这些日子的表现之后,做出了继续让他管理铺子的决定

        “工钱涨到每个月四百文钱,给他提成整个铺子销售的百分之一,至于周婶和大嫂,就还是原来的待遇!”

        甄甜也不是说开铺子就都涨工资的,之前每个人二百文,本来也是正常请人的待遇。

        周大郎以前在蔚县给人管铺子的时候,工钱比甄甜给的高,但是甄甜给了周大郎分成。

        周婶是没有一点不满的,她这个岁数,能有这个工钱就不少了,他们周家现在给甄甜卖胭脂,要知道现在连个正经铺子都没有。

        连产品也只是那么几件,这一个月两边加起来都有接近快二十两银子的销售了,按照提成比例,周大郎这一个月的工钱,那可真是没有限额的。

        “多谢东家!”周婶只要算算,现在他们还没有分家,按照现在甄甜给的工钱,他们一家人一个月的收入都要快二两银子了。

        这可比青山村的大多数人家都过的好了,没看李长贵当个里正,一年也才十几两银子的进项么。

        甄甜笑了笑“周婶客气了,以后我还需要大家的帮忙!”

        作为老板的架子是需要的,但是也不能和人距离太远了,毕竟他们两家还是邻居呢。

        周婶见甄甜这么说,也是客气几句,这样一来,甄甜的这个铺子的员工就齐备了,就差装修好开业了。

        “不知道咱们的铺子是在哪里呀?”涉及到用人和工钱的事情说完,周婶也好奇问了一句。

        甄甜一笑“你们应该都知道,就是之前天和布庄的铺子,我今天租下来了!”

        周婶还不觉得如何,刘小丫却一脸惊讶,她上午卖货的时候还听着有人议论,说是那个天和布庄的东家被衙门抓到了,说是什么欺诈锦绣布庄。

        因为刘小丫记得和甄甜合作的布庄就是锦绣布庄,便多心听了一句,她一向都是如此细致的性子。

        只是对方也说的不明不白的,现在突然听着甄甜说天和布庄被她租下来了,刘小丫心里也是一惊。

        现在如果和她说,天和布庄的事情就是甄甜弄出来的,她也是相信的。

        刘小丫最后还是觉得自己想多了,没有继续问什么。

        这样一边聊一边走,一行人也终于到了青山村的村口,这时辰本来该是安静的,哪知道村口倒是难得有些热闹。

        甄甜掀开马车一边的帘子,从小小的窗户看过去,发现出动静的是李长贵家里那边。

        刘小丫见到甄甜看着这些皱起眉,才道“甜姐儿还是别看了!”

        周婶也道“对,别看了,这一家子也没什么好心,之前还鼓动村民想欺负晏先生呢,结果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得罪了贵人,连命都没保住。”

        甄甜听着周婶和刘小丫说的话,才知道李长贵的这件事已经结束了,李长贵被关起来,打断了腿。

        虽然现在人放回来了,看了大夫,以后就是好了,估计也只能瘸着了。

        李德华是直接嫌疑人,连李长贵都被打了,李德华的结果自然不必说,据说直接被打死了事的。

        李德福跟着一起去的,他倒是没有什么事,今早带着老爹回来了。

        墙倒众人推,他们回来以后,之前从他们那边吃过亏的,也都过去找麻烦。

        周家人之前和李长贵一家也不是很熟,只是因为李长贵之前说过晏辰坏话,才跟着甄甜一起同仇敌忾的。

        “李忠和李夏怎么也在?”

        甄甜刚才只看了一眼,就见到了李夏和李忠也在,似乎在闹什么。

        “哎,陈二妮真是作死喽,之前的事情发生以后,她躺了很久都没有醒来,李夏嫌弃有这样的娘影响自己的亲事,所以想让他爹休了她娘!”

        这事儿说起来,周婶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陈二妮那事儿是不堪,但李夏是陈二妮的女儿,她娘这躺着起不来,她这是把亲娘往死里面逼呀!

        果然,甄甜也皱眉,她对李家自然仇恨,可是听着李夏这么没有人性,还是心里觉得冷,这该是多么狼心狗肺呀。

        而且,这样的李夏,她可是知道自己老娘到底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之前就有想害了她了,以后只会更恨甄甜了吧!

        “那李忠是什么意思,还有,李忠家的事情怎么找到李长贵这里来了?”甄甜奇怪的是这一点。

        李忠这一家和她之间的账还没有算清楚呢,休妻这样的事情总不是李夏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而且,不是还有李春吗?”陈二妮也不是只有李夏一个女儿,还有儿子呢,总不会就这么看着吧。

        “李春好些天都不出门了,也不说话,看着也是同意的!”周婶说道。

        “休妻这样的大事,是需要族长同意的,李忠和李长贵虽然已经是差了很远,但都是李家,所以李忠要休妻,还是要找李长贵的!”

        周婶又解释了为什么李忠和李夏要为了休妻的事情找到李长贵的门上,甄甜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