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26章 跟着你混

第126章 跟着你混

        这个结果是甄甜提前就预料到的,如果只是她们和玉翘之间的矛盾,楚怀源和钱旭的关系虽然只是面子情,也不会真的这么秉公执法。

        甚至是故意对孙三娘她们判的更重,欺诈这个罪责其实不算很大,楚怀源却判了孙三娘去服役。

        对孙三娘这样的女子来说,一年服役,几乎等于死里逃生。

        至于对玉翘的处罚结果,看着好像比孙三娘还轻的样子,但是作为奴籍贯,到时候通知了钱家,她的命是绝对留不住的。

        楚怀源对作为苦主的甄甜还有杨四姐根本没有太多的在意,随意就打发了,她刺绣的那个屏风自然也没有给她留下。

        甄甜几乎可以知道,章相的那一幅画落在楚怀源的手里,所起的作用,怕比她想的更大。

        不过,从衙门出来的甄甜抬头看着一片晴朗的天空,笑了笑,这就不关她的事情了,虽然废了一些功夫,但是未来,她就要有自己的铺子了。

        杨四姐本来就呆呆的,结果看着甄甜在自己身边,抬头看着天空笑着,突然反应过来一样的,直接蹲在地上,捂着脸嚎啕大哭。

        锦绣布庄是她父母给她留下来的事业,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经营的一个铺子,这不过几日的时间,就经历了差点被人夺走,又被她们反过来打败使坏的人这样的过程。

        之前一直紧张也没有察觉什么,此时一切尘埃落定,杨四姐的腿都是软的。

        郑言看到了所有的经历,看杨四姐那崩溃的样子和自家王妃的对比,抿嘴,急速离开往青山村去。

        “有现在哭的时间,不如去天和布庄看看,那铺子惹了官非,里面的货还有之前接的活计,可都是机会!”

        对杨四姐这种担不住事的性格,甄甜继续无语,唯一庆幸的是,以后她不需要再和她合作了,她还是自己干吧!

        甄甜先谢谢了朱家的这些人,又给他们结了工钱,朱家这些人不过就是保护甄甜一天而已,实际上,也就是遇到了玉翘派的那些人。

        都只是一些普通人,武功底子也薄的很,所以他们也是做得简单,这钱赚的挺轻松的。

        至于六个小混混之前在朱家的帮助下,把之前揍了他们的那些钱家下人都揍了一顿,那些人就是被他们打了,但因为是被控伤人的被告,也只能白白被打了。

        几个小混混在这蔚县里面混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可以这么爽快的揍人,而且还不用担心后续的麻烦,加上之前他们也是看到了甄甜是怎么布置的。

        让他们查了那么多的事情,最后果然衙门那边都没有找他们的麻烦,此时对甄甜自然是越发佩服。

        “你们跟着我干什么,场子我没帮你们找回来?”甄甜从衙门出来就往天和布庄过去。

        这几个小混混一直跟着她,她也只能停下来,看着他们。

        “大姐,以后你就是我们的老大,我们就跟着你混了!”这几个小混混觉得跟着甄甜好像做事更爽,而且甄甜战斗力也惊人。

        “不!”甄甜的回答只有一个字。

        小混混也不是第一次被这么拒绝了,即使如此也继续舔着脸要跟着甄甜,甄甜举起拳头“早上朱家武馆动手太快,我都没来得及出手呢!”

        几个小混混马上四散逃开,走了老远了,还对着甄甜大吼“大姐,以后我们就跟着你混了,有事找我们呀!”

        听着他们这样,甄甜也是忍不住笑了“够赖皮的!”

        虽然一开始这几个混混是被孙三娘请去打她的,但是这几天几个混混一直帮着她办事,反正那时候的仇甄甜也都用揍回来这种方式报回来了。

        现在对几个人倒是没有什么恶感,都是不大的孩子的,中二一点而已,也没什么。

        “晏娘子,我与你一起!”甄甜继续往天和布庄走,走了几步听着杨四姐招呼自己的声音。

        杨四姐的脸上还有之前大哭之后的痕迹,眼睛都有些红肿,不过现在表情还是不错的。

        见甄甜停下来,回头看着自己,杨四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让你见笑了,娘子是去天和布庄吧,我也去!”

        “嗯,一起!”只是同路而已,甄甜还不至于拒绝,她和杨四姐之间,也不过就是性格不合,没有利益冲突。

        “这一次多谢晏娘子了,以后我会继续经营锦绣布庄,如果有机会,希望还能有合作!”

        解决了这一次的危机,杨四姐的状态的确恢复了不少,经历了这样一次事件,杨四姐也有自己的领悟和收获。

        之前甄甜说过和她不再继续合作,她也明白甄甜的意思,之前她和甄甜虽然只是合作了这么两次,可是甄甜的性格人品她还是知道的。

        甄甜不会和孙三娘一样打压她,抢生意,两人生意面对的人群是不一样的,所以称不上多大的冲突。

        所以杨四姐也是给两人的合作留了一分可能,都在蔚县做生意,说不定还是有合作的时候呢!

        “这是自然!”甄甜也没有不给杨四姐面子,干脆的答应。

        即使知道未来之后渐行渐远,但互相留下最后的一分面子,也不是什么坏事!

        两人到天和布庄的时候,果然是一片混乱,好在铺子的主人也听说了,早早的过来。

        孙三娘这样突然离开,这铺子是不能经营下去了,本来的契约不能继续履行,这种时候一般都是用铺子里的货物来顶上房租的。

        这也是为什么甄甜告诉杨四姐过来,天和布庄突然这样不做了,之前积累的客户,还有已经接到的活计,都必然引起后续的事件。

        而未来蔚县只会有锦绣布庄而已,杨四姐这个时候过来,就能最大限度的接管以前天和布庄的业务。

        再就是天和布庄的布匹,那铺子的主人本来租给孙三娘,对方可是签订了三年的合约的,这第三年的租金还没有付。

        虽说可以用布匹还有铺子上的流动资金来抵这些,可是铺子主人也不是做生意的,只能低价卖出来,换来银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