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25章 审判结果

第125章 审判结果

        几个小混混也是完全不遗余力的对孙三娘浑身上下还有她八辈祖宗进行了完全的问候,证明了混混动嘴比动手更有实力。

        孙三娘被堵在巷子里,她和秦师傅都是女子,自然也躲不开,只能躺平任嘲,好久时间才看到有一对衙役过来了。

        “官爷,救命!”孙三娘以为能救自己的人出现了,喊了一声。

        本来以为围着她的这些人见了衙役一定会开溜,哪知道这些人居然不躲开,连六个小混混都是一样的,嘻嘻哈哈的。

        孙三娘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便见到这些衙役走上前,见到几个小混混也是皱眉

        “是你们报官的?”

        “不是不是,咱们几个是来帮忙的,她就是被告人,小娘子看着年轻,心可狠了,算计锦绣布庄!”

        这几个混子在蔚县也是有名,这些衙役自然也都认识,毕竟也抓起来过的,今天见到他们还有些头疼呢。

        哪想到今日这几个混子居然没有惹祸,还这样懂事,那神色也是有些复杂的。

        “孙三娘?”衙役上前问了一句。

        孙三娘点点头“是!”

        “带走吧!”衙役确定了是孙三娘本人,过来拿人,顺便还告诉孙三娘为啥要我她“有人状告你勾结锦绣布庄的人骗取财产,跟我们走一趟吧!”

        孙三娘此时哪里不知道原来甄甜已经知道自己和玉翘的算计了,她不承认“冤枉呀!”

        “闭嘴,冤不冤枉到时候自有县太爷分辨!”

        这些衙役可不知道什么锦绣布庄还是天和布庄的,他们只是接到了任务就出来拿人。

        两人抓了孙三娘和秦师傅,剩下的人继续进了锦绣布庄,不一会儿功夫,就带着玉翘和她的丫鬟,还有张氏以及陆账房出来。

        最后是作为苦主的甄甜和杨四姐跟着一起,一行人往衙门走去。

        郑言在外面也看到了甄甜没有什么大碍,微微松口气,继续跟着上去,保护甄甜。

        “大人,这案子有些蹊跷!”

        甄甜一行人到衙门的时候,作为呈堂证供的所有证据,玉翘手里的那幅画还有甄甜的刺绣也都放在了县令楚怀源的案上。

        “这幅是章相的春日图,怎么会在这里?”楚怀源今年三十多岁,正是男人最旺盛的时光。

        他运气不济,两次科举考试的时候都赶上了父母去世,等守孝结束在考试年纪也已经不小,所以这个年纪才从县令开始做起。

        不过他座师在朝中有些影响力,所以对章相的作品自然熟悉,何况是章相这般有名的一幅画呢。

        “是钱旭的妾室拿来的!”楚怀源的师爷是个秀才,很有经验,对他帮助很大。

        “还有这幅刺绣,刚才钱旭的妾室让衙役给大人传话,想让大人看在钱旭的面子上,把事情抹过去!”

        师爷把事情告知楚怀源,楚怀源听到钱旭的名字也只是讽刺一笑“不过一个小人而已,能有什么面子?”

        说话的功夫,楚怀源也完全打开了这一幅春景图“当年章相做这幅春景图的时候,正是辞旧纳新的新春,藩国上供一奇石,不过婴儿拳头大小,颜色是一种很浅的绿色。

        本官那时候刚刚中举,亲自看着陛下把那奇石赐给了章相,章相用这奇石磨成颜料,后来作了这幅春景图!”

        “这事儿属下也听过,据说章相把这颜料命名为艾绿,今日属下倒是难得有机会见到这艾绿到底是个什么颜色了!”

        师爷听着楚怀源这么说,也跟着笑着一起看,只是当这幅画完全打开的时候,师爷还不觉得如何,楚怀源却是阴沉下来。

        “钱旭,好大的胆子!”

        师爷有些发傻“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看,这可是艾绿?”楚怀源把画给师爷看。

        师爷也仔细的看着这幅画,然后冷汗都下来了“是谁仿造章相的画?”

        章相深受皇帝陛下信任,连几位王爷都轻易不敢得罪章相。

        就这位权倾朝野的权相的作品,居然也有人胆大的仿制,不要命了吗?

        楚怀源冷笑“你再看看,这可是章相的真迹!”

        师爷再仔细看着,就更惊讶了,章施文也不是一步登天的,他没有成为相国之前,也是有作品流出来的,看到的人也有不少。

        他们这些读书人,参加一些场合的时候总是见过章相的真迹,这幅春日图之所以更有名,也是因为用了那一方奇石所制成的艾绿一色。

        所以师爷也很快就发觉了,这幅画不是仿制的,就是章相所做,而且以钱旭和章相之间的联系,能接触到这幅画也不难理解。

        “大人?”师爷想到了什么,看着楚怀源。

        楚怀源冷笑“钱旭做得好事!”

        “据说永定府通判与钱旭很是亲近,大人来蔚县也有五年了吧?”师爷说了一句。

        楚怀源自然懂得他的暗示,把章相的画收起来,又看了旁边刺绣,这刺绣倒是与那改过的画是一样的。

        倒是正好成为这幅画是钱旭所改的佐证,一并收起来放在盒子里,楚怀源坐下写了一封信,仔细润色了许久之后,才一起放在盒子里。

        “立即快马送到知府大人手上!”

        师爷双手接过“是!”

        见师爷出去找人办事,楚怀源眼底里有着野心,五年了,他的机会,终于到了。

        玉翘仗着之前钱旭说过自己和楚县令有些关系,所以并没有多么担心,孙三娘也是因此十分稳重。

        只有甄甜神色淡淡的,好似不担心这些一样,几个当事人都这么沉稳,杨四姐也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一直到楚怀源上堂,听着杨四姐把所有的事情说了,又问了证据还有张氏以及陆账房的供词。

        十分清楚,楚怀源直接就下了令,孙三娘和玉翘涉嫌欺诈,玉翘纵容下人意图伤人,孙三娘被判服役一年。

        玉翘因犯较重,重打三十大板,通知钱家领人!

        杨四姐从衙门里出来的时候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件事居然真的就过去了,孙三娘犯法,秦师傅作为协同作案的人,也被打了板子,天和布庄一下子就没有了老板。

        租住的这个铺子主人自然也不想租给这样的人,之前打压的她几乎不能喘息的天和布庄,今日之后,就这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