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24章 这也算后招?

第124章 这也算后招?

        本来以为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了,杨四姐本来放松的脸一下子变沉重。

        她看了一眼玉翘,又无助的看着甄甜。

        只是此时这屋里的两个女人却是都没有理会杨四姐,玉翘说完之后,就一脸得意的看着甄甜。

        而甄甜的脸上则是沉稳淡定,没有一点慌张的样子,也根本不理会玉翘的威胁。

        到底是玉翘没有稳得住,她一把从自己的丫鬟手里抢过来那幅画

        “我看你能撑到几时!”

        说完之后,她直接把画打开“你以为我是随便找一幅画给你刺绣吗?

        这幅画可没有那么简单,其中这个柳树颜色,我们大康也只有一点,你哪里找到绣线刺绣出来的?”

        玉翘之所以会特意拿出这幅画出来,自然也不仅仅是为了和下人展示一下自己有多么受宠了。

        虽然这个是主要原因,但是玉翘从小被卖了伺候人,在后宅里能当上正经的妾室,甚至现在比钱旭的正妻还被下人看重,她可不是没有脑子的人。

        她和孙三娘相认,会扶植她去做生意,也不仅仅是她们是唯一的姐妹,而是作为一个妾,她需要有人在外面和自己守望相助。

        这个人要值得信任,还要有能力,至少要有银钱,在后宅她也是需要钱打点的。

        所以孙三娘的这个布庄,可不仅仅是孙三娘一个人的生意,对玉翘也非常重要。

        玉翘也的确有些本事,糊弄的钱旭喜欢,之前钱旭就曾经拿出这幅画出来和小妾炫耀过。

        只是钱旭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的小妾居然都记住了,还拿着这幅画的那独特的颜料来算计人。

        杨四姐听着玉翘说是这个非常少见的颜料,神色慌张的看着甄甜“晏娘子!”

        哪想到听着玉翘这么说之后,甄甜却突然笑了,那笑容清冷又带着傲气。

        甄甜当然会骄傲,这玉翘如果所谓的后招是其他的,甄甜也许会有一点担心。

        但是拿着颜色当做后招,甄甜可就只能冷笑了,芬理希梦要不要了解一下,跟现代的人玩颜色?

        这个时代能弄出五百色铅笔么,现代的颜色差别之细微,是这些古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是吗?”甄甜声音清清淡淡的。

        她本来相貌和声音都是清甜的类型,此时压低了声音一般,缓缓的透着浅浅的笑意,自信中多了几分妖娆的惑人。

        “当然,你是不可能做出完全一模一样的刺绣的!”玉翘很自信。

        她一步一步的走到甄甜身边,打开她手里的刺绣,指着她不知道记了几次的地方

        “就是这里,你不可能……”

        自信的声音戛然而止,玉翘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幅刺绣“怎么可能?”

        她之前记得很清楚,钱旭告诉过她这幅画最难得的就是其中几处不显眼的颜料。

        所以她拿画的时候,才特意选了这一幅,一面能表现自己被看重,怎增加自己的地位,一面可以让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

        可是为什么这个晏娘子的刺绣和她手中的画一模一样,那个钱旭告诉他非常难得的颜色,也没有半点的差别。

        “为什么不可能,不就是浅绿色么?”

        甄甜笑得特别讽刺,这幅画在这个时代算是用色比较多且大胆的,但是对甄甜来说,真的没有那么复杂。

        所谓的难得的颜料,也不过是一种奶绿色而已,甄甜在配色的时候,甚至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

        她出错的都不是这一处的颜色,这个玉翘也真是没见识,甄甜心里暗道!

        “不会的,怎么会!”玉翘还是不相信。

        杨四姐松口气一样,只要甄甜这个东西是符合要求的,她和玉翘签订的那个契约就完成了。

        她也就不需要十倍赔偿,她的铺子保住了。

        甄甜不理会玉翘怎么不相信,直接伸手要银子“承惠五十两!”

        “你……”玉翘瞪着甄甜不说话。

        甄甜看了杨四姐一眼,杨四姐之前一直憋着的一口气,此时终于能发出来了。

        她几步走到玉翘身边的那个丫鬟面前,一把抢过来丫鬟手里的荷包,从里面拿出两个银锭子。

        “晏娘子,只有十两银子!”

        杨四姐也都无语了,这个玉翘是有多么自信她这次一定会赢,过来居然连钱都没有带够了。

        “所以玉翘姑娘是要违约吗,衙门的方向在哪里?”

        前一句甄甜是和玉翘说的,后一句问的是杨四姐,杨四姐指着一边“那边!”

        “好,算你狠!”玉翘此时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没有算计成功,还反而被算计了。

        这样一幅刺绣,自然是价值不菲的,可是也绝对不值五十两,她从身上掏了一个荷包,从里面拿了两张银票。

        杨四姐一把夺过来,分别是两张二十两的银票,都是本地钱号的票。

        这是孙三娘给她好处,留着她回到钱家打点的,这一次都赔给甄甜了。

        杨四姐自己留了一个五两的银锭子,把两张银票和一个银锭子给了甄甜“娘子,这是你的!”

        玉翘恶狠狠的盯着这两个人当着自己的面分自己的银子,气的快吐血了,转身就要走。

        哪知道杨四姐现在也是扬眉吐气了,见玉翘要离开,直接过去拦着人。

        玉翘回头看着甄甜“怎么,钱不够?”

        甄甜笑了“钱自然是够的,不过么!”

        说完脸上马上沉郁了下来“你的账可不仅仅是这一点,杨姐姐,开门,放人!”

        杨四姐果然干脆,过去要打开这内室的门。

        见到甄甜和杨四姐这配合默契的样子,玉翘的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慌张“你们要做什么?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时间卡的刚刚好,杨四姐开门,玉翘正好看着几个衙役进门“是哪个报官?”

        “几位官爷有礼,是小妇人状告这人与我店铺伙计勾连,骗我财产!”

        杨四姐掷地有声,玉翘也反应过来,甄甜和杨四姐根本就是打定主意不放过她了,她大叫“她们骗人,我没有!”

        甄甜没有一点激动,她上前微微对着两个衙役行礼

        “劳烦两位官爷了,还有两人可以为我们作证,天和布庄孙三娘和玉翘勾结,试图欺骗和侵吞锦绣布庄财产!

        并且纵容下人意图伤人,我就是受害者!”

        随着甄甜的话说完,锦绣布庄的伙计带了两个人上来,玉翘瞪大眼睛,再说不出一句话!